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Category

Uncategorized

陈小马纪事 – 童年就像五颜六色的游乐场 30

猫妈度过了非常颓废的半年。。。

不知道为什么,每晚9点就困得不行想要睡觉。无论睡了多长时间,白天也是一副眼肿脸肿,迷迷糊糊的样子—–简直懒得让人不好意思。

糊里糊涂之中也做了一些事情,比如9月份,小马开始上Pre-Nursery,二毛上Playgroup。人生好像又往上升了一级。二毛上得很开心,虽然是班上最小的,据说在学校很乐意跟着挥手跳舞。小马可不一样,真是哭了三个月。每天早上猫妈和菲佣姐姐帮他穿衣服都是崩溃啊。偏偏他能量又大,哭声震天,还满地打滚,真是唯恐他把头撞到墙上。

学校的老师也十分惊慌,每天打电话来谈他在学校的情况。其实不用说大概也猜到—–估计就是躺在地上,打滚耍赖。老师也打印了他在学校拍的照给我们看,笑得很开心—–以此证明他不是从头哭到尾的。。。

猫妈心里也明白,小马从小就敏感,分离焦虑十分严重。之前同菲佣姐姐一齐上Playgroup,突然间变成妈妈和菲佣姐姐把他往Pre-Nursery一放就走了。对他而言是多么大的冲击。于是,真是传说中的哭满三个月啊!!

除了一个人上学有些困难,小马的生活,就像永远在飘满五颜六色肥皂泡的游乐园里。

有时有小朋友的生日party邀请他,开心地去参加,抢着吹蜡烛。

有了海洋公园的年票,几乎每个周末都说“Ocean park!”,“I want to see pandas!”。我们总在海洋公园流连,看熊猫,看猴子,坐缆车,有时去冰极餐厅同企鹅一齐吃饭。

公园里歌声永远飘扬,到处的泡泡机源源不断地制造着彩色的泡泡,真像在梦里一样。

真希望他们能一生都这样。

——可惜,真实的世界里,爸爸妈妈要背着二毛,推着或抱着小马,满头大汗,手痛得都要断了。而小马从11月开始,就要到处面试下一年的K1课程了,这个时代作为小宝宝也很有压力。猫妈犹豫了一番,考虑要不要再多上点兴趣班什么的,最后觉得小马太累了。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午的Pre-Nursery课程,他常常念叨”I am sick”,”I am tired”,听得我都想帮他装病请假不去上学了。

我们反倒不担心二毛,虽然他到了年底也需要面试Pre-Nursery。人们说作为家里第二个孩子,一出生就面临着激烈的竞争—–所以二娃往往聪明些。

可能是真的,二毛身体弱(毕竟猫妈怀他时状态已经不那么好了),长相又呆萌,总穿着哥哥穿旧了的衣服,看起来可怜吧吧的,但暗地里似乎很聪明狡黠—–

从2个月起,二毛就总是注视着小马。小马玩什么,他就一脸羡慕地看着。6个月开始吃粥,他害怕了两,三天,然后就欣然开吃了。小马有冰激凌吃,他哇哇大叫,表示他也要尝尝。于是,10个月时,二毛就会同人挥手说Bye-bye。11个月时,二毛已经会走路,很快走得不错。12个月开始上Playgroup,马上就跟着跳舞了。

我们其实不很关心二毛。养小马让人心力交瘁,到二毛时,已经觉得随便啦—–他总会长大,他总会学会走路,Bye-bye,etc.。其实也深知对他关心不够,但猫妈真是过着颓废的日子。。。

即便如此,二毛除了身体弱些,容易过敏和肠胃不好,学什么都很快,非常狡猾。兔爸总说他“蔫坏”,“阴坏”。我说家里就是这样,大的是胖虎,小的就是强强。。。。

看着他们的成长,真是让人开心的事情啊。

 

Advertisements

陈小马纪事 – 快乐宝宝的夏天 29

想要他们快快长大,会跑会跳,在阳光下快乐地吹着泡泡。

想要他们永远都不要长大,还是雪白柔嫩的小团子,睡在爸爸妈妈的中间。

小马的眼珠又黑又深,仰头看你的时候,就好像要溶化在了这深邃的黑里。

二毛的眼廓出奇地圆,晶莹剔透,带着喜悦的笑,像两颗水滴。

在漫长的生命里,曾有这么两个小家伙,用这么纯真爱恋的眼神看着你,三生有幸。今后为他们再怎么辛苦劳累,也觉得可以了。

陈二毛六个月开始,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奶,猫妈突然觉得轻松了一些,腰酸背痛的毛病也好了不少。

二毛也大了。样子还是呆萌呆萌的像个小BB,偶尔也baba,mama地叫。还挺调皮,姿态奇特地在地垫上爬行,试图去够各种东西。

终于可以带着两个娃出去玩了!

路上通常把二毛捆在猫妈胸前,再带上小马,BB车。到目的地把二毛放到BB车上,小马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玩,而二毛可以看着小马玩。

办了海洋公园的年票,打算至少每个月去一次——对于小宝宝来说,海洋公园真是好玩得不得了!陈小马去了一次,受到巨大的精神冲击,回来就总是在说:“Panda bear”,“Monkey dance”,表情还很神秘。

一直知道锦田那边的农场春天可以摘草莓,一直没有机会。复活节才第一次去,幸运地赶上了摘草莓的尾巴。

原以为陈小马不明白什么是摘草莓的。结果他很合作,提着小竹篮。猫妈用小剪刀剪下草莓交给他,就放在篮子里,大概被又红又漂亮的草莓吸引住了。

还可以喂小羊,喂兔子。第一次去小白鹭,发现那里有十几只黑色的小山羊。我们买了两把草去喂,有几只高大又进取,我们想要喂给几只小羊仔总是被抢走。陈小马一开始有些怕,不敢喂。很快胆子就大了,自己拿着草去喂羊,还示意兔爸去买更多草来。突然看到旁边有只特别高大的,被圈在木栏里,吓死了。

在锦田也有小羊,因为没有围栏,非常欢快地奔来吃草。后来抢着吃,还试图攀上人的膝盖。小马怕了,又想喂,又想躲。有一只小羊突然尿尿,小马惊奇地看着。回家的呓语就开始说“Baby goat! Wee-wee!”

香港的春天短暂,夏天转瞬就来。

夏天赶快来吧,希望猫妈少生病,兔爸的工作轻松些。娃的童年也是短暂,我们需要多一些精力带他们出去玩。

陈小马记事 – 两场大病 21

中国人对于运气不好有很多奇怪的说法:比如五穷六绝,比如流年不利。难道是真的?

这一年的5,6月份,兔爸和陈小马分别得了一场大病。猫妈是不停地感冒,感冒好了疱疹,鼻敏感,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兔爸和陈小马就好惨,平时很壮,一生病就吓人。

五月初,一天中午兔爸跑步,晚上看电视喝柠檬水时说肚子不舒服。猫妈嘀咕了一声柠檬是不是放太久了就去睡觉—–毕竟兔爸一直很健康,几乎每次说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就已经好了……早上5点猫妈突然醒来,发现兔爸不在旁边,出去看了一下,发现兔爸躺在陈小马的游戏垫上,满头大汗,还是肚子疼,喝水也不喝。于是,猫妈确凿地认为柠檬放太久……兔爸又上了次洗手间,磨蹭到7点,猫妈嘱咐菲佣姐姐照顾好陈小马,然后拉着兔爸去看急诊。

兔爸这个人过去十几年,几乎只看牙医。这次去看急诊,也觉得没什么大事,可能就是东西吃坏了吧。我们先到了Queen Mary,只有公立医院才提供急诊。人真是多啊,尤其老年人,用担架抬进来的,戴着氧气面罩的……护士一看兔爸年轻,马上把他归于不紧急那一类。一看要等5个小时,兔爸已经疼得要满地打滚,猫妈当即决定去Canossa。以前,以兔爸怕麻烦的性子,肯定宁愿在这里等,也不愿意又去别家医院的。不过这一次,他神奇地同意了。C360_2016-05-06-08-47-43-522

又一次来到了Canossa医院,有个离家近,人气不旺的医院真是好啊。虽然小,陈小马也是这里出世的。门诊部两针止痛打下去,等了半个小时,没用,于是基本认为兔爸是阑尾炎。接下来就是入院,做CT,CT图上确诊阑尾炎,然后找外科医生做手术。可怜兔爸几十年不生病,一生病就动手术。

猫妈在手术室门外等着,到医生出来,聊他的病因。说对取出来的阑尾要做个检查,但是阑尾炎很多时候是找不到病因的。医生走了,又过了半个钟,猫妈左等右等,都没见护士推着兔爸出来,突然醒悟是不是已经推回病房去了。回去一看,兔爸已经清醒。

虽然痛苦了一晚上和一个白天,兔爸也算手术及时,第二天就似乎没什么事,喝着Canossa的米汤,羡慕地看着猫妈吃toast,吃水果。又在医院住了几天,猫妈早上上班,中午晚上去看兔爸,回到家菲佣姐姐和陈小马都睡了。周末带着陈小马去看了一次兔爸,陈小马不明白爸爸是在生病,在医院还皮皮的。等到出院,白天让菲佣姐姐做些清淡的食物给兔爸,晚上就大摇大摆地出来买零食吃。IMG_20160519_073713

所以,兔爸的阑尾炎不算什么。

陈小马这种小BB,病起来就可怕了。

其实我们整个5月都十分happy的,学校有school book day,以美国队长的形象出境,非常神气。还去了科学馆,小BB第一次踏入了科学的殿堂,各种可以玩的玩具—–其实都是一些科学实验,通电啊,声波啊,做成玩具的形式给小朋友玩。进去镜之迷宫,像万花筒一样映出好多个陈小马。

但在科学馆,陈小马就已经不太舒服,虽然还是很开心,到处玩到处皮,但拉了两次肚子。那天早上,还呕吐了一次。

猫妈当时没有觉得太严重,小BB么,出牙时到处乱咬就拉肚子。陈小马常常拉肚子,过两天就好。但当天晚上,陈小马拉肚子5次,菲佣姐姐辛苦地换洗好几次床单。猫妈开始觉得不安,同兔爸商量要不要去看医生?IMG_20160528_151550

兔爸倒是觉得可以再观察,毕竟周日的医生好少,而且陈小马全母乳的时候,一天不也拉个8次10次?

于是陈小马继续玩,虽然没胃口,但是玩性还是很大。下午带回去自己家楼下的Playground,指着秋千表示要坐。兔爸抱着陈小马荡秋千,他还对着旁边的小女孩笑。荡完秋千下来,陈小马好像累了,往前走了几步就坐在地上。于是兔爸过去抱他,觉得他好像真的累了,神情委顿地靠在兔爸肩上。突然猫妈就看到,陈小马的手在发抖。

兔爸也觉得,陈小马全身都在抖。赶紧把他从肩上放下来一看,陈小马全身抽搐发抖,眼珠子乱翻。

猫妈和兔爸一下吓得不行,脑袋里像闪电一样经过以前学的宝宝急救知识。第一反应是choke,以前经常听说有宝宝呛奶什么的。于是兔爸马上把陈小马翻过来,拍他的背。拍了几下,陈小马嘴里流出些口水。我们突然醒悟,刚才又没吃东西,其实这一天他都没吃什么东西,怎么可能choke住??再把陈小马翻过来看,已经脸色发紫,眼睛发白。猫妈顿时吓得直哭,同兔爸抱着陈小马往楼下跑。

我们往楼下跑,心里一片茫然,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经过管理处时看到里面有人,猫妈突然觉得他们也许懂点急救,于是大力拍打管理处的玻璃门。里面的工作人员出来,简单问了一下情况。他们也不懂急救,但是帮我们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这时陈小马的脸色不再发紫,但眼睛紧闭,陷入昏迷。

等救护车的时间十分漫长。

救护车终于来了,我们坐到了车上,救护车上的人员给陈小马测血压,心跳。陈小马醒了几分钟,哇哇大哭一阵,又继续睡过去。我们再次来到Queen Mary,及时看了医生,入院。接下来的流程非常复杂,公立医院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医生,兔爸和猫妈对每一个前来询问的人重复讲诉陈小马抽搐和昏迷的经过。陈小马时睡时醒。医院认为他是因为肠胃的病毒而拉肚子,然后因拉肚子而昏迷,所以入院观察。IMG_20160529_162524

可怜的陈小马,在医院住了4天!每天都打着吊针,还两次抽血化验。兔爸晚上不睡觉,在病床边上坐着,白天换猫妈和菲佣姐姐。陈小马在医院的环境中十分惊慌,总要人抱。测肛温都让他害怕,更不要说抽血,公院的护士实在没有well trained,抽血都要换几个地方,陈小马抽完之后哭了一个小时,猫妈怒complain,然后医生才说抽血不是必要的,检测尿液也可以。猫妈肚子大,抱着陈小马辛苦的很,偏偏公院不让菲佣姐姐和猫妈一起待在病房,不停进来赶人。IMG_20160529_162812

这样过了4天,终于出院了!可怜兔爸3晚没有睡觉,又刚切了阑尾,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陈小马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大病,精神上受到了太多的压力,抱回家洗完澡就睡。全家都是洗澡,什么也没吃,倒头就睡。

这次陈小马的生病是由Norwalk病毒引起,但也是因为爸妈经验不足,一开始没有重视他拉肚子的问题。不管怎么说,我们全家都经历了人生中一次大的挫折,以后要吸取教训。

现在要面对的……是陈小马住院之后,习惯又发生了变化T_T……十个月开始不再夜奶的,现在13个月,又喝回来了…….戒夜奶真是个长期又困难的工作啊,爸妈还要更努力才行。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