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Category

Philippines

宿雾, Sep 2011–Island Hopping7

居然12月了,小小的菲律宾,我写到了第七篇…原来自己是这么罗嗦的人。

其实最impressive的,是最后一天Island Hopping. 看字面上的意思,觉得Island Hopping大概就是坐船到几个岛上,游历一番,吃吃seafood尝鲜--现代城市宅人一族周末游.

其也不能说完全不对啦…早上我们就坐船出发了。这船好大,居然就载了我们两人和一个guide.

坐在船上真的是万里晴空,蓝天碧海。阳光到底有多明媚呢?看我们crew的肤色就知道>_<b

到达岛屿附近,没有上岛,在周围的marine sanctuary 做snorkeling。这被后来李小狐和陈兔称为“看鱼鱼”的活动,真是旅行最大的亮点。

岛屿周围的海水不深,异常清澈。 Snorkeling时可以清楚地看到水底的珊瑚,礁石上的海星,还有一群群色彩缤纷的鱼。

珊瑚大多是淡绿色,偶尔也有非常明亮的蓝紫色。像水底一丛丛灌木,也有像蘑菇一样圆润可爱的。最好看的还是鱼群,有长条形,闪着银光的,在水底像几条亮亮的带子,也有亮黄色,带着蓝色花纹,有秩序地大群游动。我们把手中面包掰成小块喂给它们,就会上窜下跳的过来抢食。

有几只肥肥的,颜色也不漂亮,貌似tuna的也过来吃。真是人为财死,鱼为食亡,tuna也敢靠那么近,也不怕我们把它们抓回去烤来吃了!

还有nemo,虽然很小但在珊瑚中间游动地很快,而且人家是Finding Nemo上的大明星嘛。

上下午各snorkeling三个钟头,精疲力尽。在经过较深的海域,会感到一股寒意。往水底也是一片幽暗。偶尔有一抹银白的光闪过,我还以为有什么震撼型的大型鱼只,再看得清楚一点,原来是背着scuba的人在更深的地方diving啊>_<b

累的时候,经过某处的海水,身上的皮肤会一阵刺痛,知道是被jellyfish给咬了,可恶得很。

我们拣到了小块的珊瑚,蓝色的海星,还有一个活的大海螺,把它放在船上还会翻身呢!玩了一阵把它们放归大海,希望它们下次运气好一点,不要那么快变成别人的食物 ^0^

在船上,竟然还看到了海豚跳跃过海面,真是好可爱啊。

 

午餐到了Olango岛边,一家水上用木条搭成的餐厅。说它是餐厅,似乎也不太合适……但这的确是为tourists准备的,除了我们还有别的蜘蛛船来。

房子搭在水上,在地板下的海水里养鱼虾,用笼子同周围海水隔开,有游客来就下水去抓。

刚一进去,李小狐还在观察这里的建筑,陈兔便叫:快来,我看到了能令你灵魂燃烧的东西—————-

于是我就看到了这家人肤色棕黑的小女孩,戴上游泳镜下水去抓prawns. 她非常地灵活,像鱼一样在养虾的笼子游动着,用网兜捕捉大个的prawn给周围的游客看。大概是因为每一只prawn被成功扑捉都会让游客中几个同龄的孩子惊呼,她非常地开心和得意,几乎是在展示着她矫健的泳姿了。

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几乎像十几年前希望工程那帧出名的film。于是李小狐觉得,这会是此行最好的照片了……摄影之魂开始燃烧!

灵魂燃烧的结果,就是我们把今天最大的两只买了下来,他们charged us 20USD for 2 prawns。加上别的seafood,又大吃了一顿……当地median monthly salary只有$400ish?? 想想在Cebu的旅程,relatively真是贵得可以。

于是在回去的flight上, Cebu之行圆满结束!

李小狐对陈兔说起:

—-我还是更想雇一艘小船,沿着Cebu岸边行驶,看一看真实的Philippines.

Cebu沿岸大部分地方,也就是一家resort连着另一家resort. 之前有租水上motorcycle,掠过 一些非resort,还有public beach,可惜真实的Philippines,看起来就像遭过自然灾害一样凌乱不堪。还看到海边玩水的小孩,肤色棕黑,眼睛明亮,但衣衫褴褛。

如果我是个environmentalist,大概会大力指责 tourists的到来破坏了环境,而且resort占有了beach也对本地人不公。不过想想我的家乡,也许没有什么远见,但大多数的人比起关注环境与公平, 不过就是想多赚一些钱,让孩子吃饱穿暖。

就像我镜头中的小姑娘,她捕到了今天最大的两只虾,卖得我们$20,还有周边的孩子一片欢呼,灿烂地笑容像清晨的露珠一样。

 

 

 

Advertisements

宿雾, Sep 2011–娱乐休闲篇6

菲律宾最好玩的还是海。

于是陈兔就scuba diving去啦。去前像spider man,回来的时候浑身是水,样子很惨,就说了一句:very beautiful…

不过据说diving对耳朵不太好,再看一看我们coach的肤色…..>_<

这家resort还有出名的 Spa。不细看的话是很优雅的园林。不过对我们来说:这一类的端庄幽雅,人工雕琢的痕迹太过明显……

不过现在,的确没有太多人喜欢自然风格。

这家连笼中的小鸟都是很优雅的。

在这里做了pool massage…为什么叫做pool massage呢?因为做的时候人待在pool里,massagist在水岸上帮你按摩…..

我和陈兔都称这些massage为“隔靴搔痒”。会来这里的人真有耐心。

 

 

还有最休闲,又不花钱的娱乐休闲方式,就是待在沙滩上晒太阳,听海浪。或者像陈兔,躺在水中间的吊床上大睡下午觉。哈哈,岁月安稳,浮生静好:)

宿雾, Sep 2011–食物篇 5

今天精神还好,决定写写陈兔最爱的—美食篇!

其实菲律宾好像没有什么出名的美食,去前我在家中google: Philippine, food. 只发现一个东东叫做halo-halo,虾米??

而且,由于resort有四家restaurants, 我们又住了四天…于是就吃了其中三家。最后一家的serves burger, jumbo hotdog…真是没食欲,听着就。

第一家Palermo,光线暗淡,需要点蜡烛吃饭。角落里有人弹钢琴和唱那种东南亚的靡靡之音。Open pantry还挂着一串串大蒜, 干番茄??

The menu is very simple. 一页,因为叫做pasta and tapas, 于是它就只有一面pasta, 一面tapas>_<b真是简陋。

好了,从上到下的starters依次是:Spanish ham and garlic grilled oyster.

Oyster比较好,因为现在在放假,可以大吃蒜味很重的东东(邪恶地笑…)

而陈兔是个meat person。所以ham都被他吃掉了。

不过,还是很不喜欢吃包括spaghetti在类的各种pasta的:((

—-同样都是“条状物”,四川的酸辣粉,沙锅米线,还有早上吃的小面是多么好吃,多么值得怀念啊!!

但是西人吃的pasta,除非像今天这样饿得快死,或者又像今天这样,没有除了pasta以外的任何main course, 我才不会主动吃。

这东西太难吃了,每次都吃得我面有菜色。尤其是放mayonnaise那种,看着就像曾在河南吃过的“浆面条”。

于是就要了squid ink spaghetti 和 spaghetti Bolognese. 至少看起来比较细T_T

最为creative的是new york cheese cake, 上来居然是这么个黑糊糊的东西。外面大概用chocolate and digestive biscuit做的,里面才是cheese cake。

不过呢,李小狐对食物的要求很不高。在这样的夜晚,只要让我吃得饱饱的,回去睡觉就满足了^0^

 

第二家Fiji. 有趣的是有sea view, 看得到外面的码头,还有大蜘蛛船,天上的云,像一幅画。

风格奇特的bread basket,还是竹子编的。对比一下右边正常的on arrival bread basket.

下面就是主菜lar,Signature food is tempura @_@, 为什么还没有philippine food呢?陈兔爱吃的lobster and prawn tempura, 卖相尚可。还有好大的salmon steak, 真是好实惠…..

为什么这些碟子怪怪的?

好吧,这样圆圆的炒饭,也蛮可爱的…..虽然没有给我chop sticks,也凑合着吃完了。

第三家叫做 Kilimanjaro,哈哈,居然叫做Kilimanjaro. Resort里面用各种地名,比如商店叫 Jamaica, 沙滩叫Galapagos.  就好像中国的大城市总有南京路,陕西路??

主菜依旧乏善可陈,但在这里,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Halo-halo!!!

原来,Halo-halo= lavender冰激淋+cereal??+牛奶+刨冰+蛋卷 这就是著名菲律宾美食?

(陈兔旁白question: 菲律宾有什么美食嘛?我怎么不记得。)

(当然是没有什么美食,不过每餐必点一大桌子菜,引得路人侧目的人—–是谁?)

一出门就暴饮暴食,这种生活习性李小狐和陈兔真该改一改。记得在台湾,东西很好吃,两个人常常点“五人套餐”>_<b怎么可以??!一点都不环保。

好了,在Cebu市里我们才尝试到了真正的local food (Really??) 长得是不怎么好看啦,比如陈兔在超市边上的food booth买了这个貌似粽子的食物。 结果—-没有味道??

旁边很多本地人都在吃啊?难道其实他们喜欢吃没有味道的东西?

还有就是去了应该算是他们商业区的Ayala.  见一家餐厅似乎本地人很多的样子……我们兴奋地加入,还问waiter什么是traditional Philippine dishes? 于是,他推荐了garlic rice, 放在香蕉叶上盛上来。还有一个“Kare-kare”。

看起来很tasty, 牛肉,豆角放在黄黄的酱汁当中,结果—-again, 没有味道…..那种黄黄的sauce不是curry是什么?@0@

还有一个发现,当地人热爱deep-fried food, (奇怪,这里那么热)路上随处可见 Jollibee, 原来Jollibee竟是来自菲律宾?

 

觉得食物篇最大的亮点是—-吃得饱又饱,回房间的路上,看到灯下有好些壁虎。记得小时候住在山上,挂的是纱窗。夏天月光照进来,纱窗上映着芭蕉的影子,还有两三只壁虎在跳。那时候的我是多么开心啊。

宿雾, Sep 2011–城市 4

虽然都说Cebu城市多么危险……李小狐和陈兔还是要去历险一番。

可是,真没想到mactan island离本岛那么远啊!

不过怎么说呢,离开了resort,我们就看到了真实的宿雾…这种色彩鲜艳的jeep居然是他们的public transportation,在无比破旧的城市间穿行,大概能坐6,7个人吧。

--其实我是很想exprience一下,不过找了许久都没有找到bus stop。

这次没有带任何旅游书,就看了一眼map上有几个heritages的标志,就冲过来。

第一个看到的就是magellen cross……啊……还真是乏善可陈。

可能这一天是天主教的节日,有几个ladies拿着一些candles似乎想要出售给我们。还劝说着:for family 云云。不幸的是,陈兔是个Christian while 李小狐这个没信仰的人(笑……)

这里的cathedral 看起来非常古老—-当然规模和气势不能同欧洲的相比—-但是因为人多而非常地热闹。在去sant nino的路上,有大量的人在卖鲜花,小吃,还有一些小型的圣像。

古老的建筑和鲜艳的现代广告牌拥簇在一起,中间夹杂着缤纷的热带花果,肤色tan的人群,并没有多少游客,十分local的节日。

这些鲜花都好漂亮啊。不过local们买来都是送给cathedral的,而非亵玩>_<

还有这些人,卖的是中国的扇子。

在sant nino,就有好玩的事情了。前面的广场还在举行巨大的宣道会?? ( I guess) 中间的yard上有一排一排的蜡烛架子,许多人都在这里点着蜡烛。我对此是不太懂得的啦,不过大概是一种pray的方式吧。

小女孩也在点candles。

像李小狐,对各种超自然神秘现象,灵异事件,science不能解释的事都兴趣浓厚,多么地愿意相信神的存在。不过现世某些church,太像某种 political party了。所以,不管陈兔如何persude,李小狐都不会去Di。再说,李小狐这么relax的人—-虽然不信仰鬼神,但对人民群众的不同信仰 都抱有尊敬之心—-让我在别人worship他们各自的神的时候,在旁边大叫 ‘evil spirit! evil spirit!’ 真是搞笑嘛>_<b

总之,Cebu城市之旅,李小狐和陈兔in one word:乏善可陈。不过我现在越来越喜欢拍摄“人类活动的痕迹”了,以前都是totally get rid of portrait的。菲律宾还真是喧嚣的国度,随处可见拥挤的人群,人们都吃deep fried food。

比较郁闷的是去一家local的大超市,像中国一些地方一样,cashier之后有一些food booths。大概这些人都以为我们是 Korean(囧),纷纷热情地说:An nyoung?? 大概就是韩语的hello…真郁闷,难道我长得像Korean??我虽然不是绝世美女还有点baby fat但也不至于像Korean 吧,难道陈兔像? T_T泪如宽面啊。

宿雾, Sep 2011–韶光岛屿 3

刚一settle down下来,我们就四处探访这一家plantation bay resort。然后就发现,它看起来就和它的名信片上一模一样,也和所有的southeast Asia resort非常接近……

对于人类对这些resort的热爱,李小狐和陈兔一直非常好奇。可能现代人生活苦闷??就会跑来这样一个地方,每天大吃大喝,游泳,tennis,spa…总之骄奢淫逸,自我放纵>_<

不过tropical island是满好玩的,比如随处可见椰子和香蕉。哈哈,挂在树上没人吃。我要是会爬树就把它摘下来打椰汁喝。

于是我们躺在lagoon边上,看着头顶上的青椰子,思考它们掉下来砸到我头的可能性。

陈兔还添油加醋地说:据说,椰子是一种善良的植物,从来不会有果实掉下来砸到人……

这个传说也太不可靠了吧!像李小狐这种scientific person,是绝对不会信的。还不如思考一下是砸到头,还是砸到脚比较惨。

 

这里一个巨大的好处就是人少,虽然有韩国大型旅行团和日本大型旅行团的存在,但是相对于这里的capacity来说,还是很人烟稀少Di,尤其对于我们来说--来自中国,千军万马挤公交车的城市^o^

到了海滩边上这个巨大的好处就彰显无疑,虽然不大,但是对于只有两个人就很好,很好。

这时下午四点,已经不是太热。 Wide angel lens没有带来。但我还是最喜欢,这样躺在沙滩上看云。夏季微醺的风从耳边拂过,带来淡淡的盐的气息,有细沙从脚边掉落。天上浮云悠然变幻,真想生活在四季都是夏天的国度。

一定是因为我出生在夏天,所以才会这么热爱这个季节。陈兔则用来解释为什么李小狐这么爱吃chocolate, tiramisu, coffee mocha这些高热量junk食物>_<

之后天色便慢慢变暗,潮水开始退去。我们在沙滩上流连,看阳光在pier上淡淡的金光。天上的云彩开始迅速地变化,镜头里每一张film都和之前不一样。

陈兔从前就说过:世界上的风景,李小狐是通过镜头来看的--不过现在发现这是一个cope with my short-term memory的办法。

 

原来这里的海很浅,陈兔四处explore, 在浅海里发现了活的大珊瑚,用手触摸起来软软的。可惜是纯绿色,也许那种五彩的珊瑚就是不好找

还有海藻,海带的近亲,不知道是否可以带回去cook呢?

退潮之后,露出光裸的海滩上还出现了许多奇特的小动物。颜色纹理都和海滩和石头一样,在海滩上的小洞探头探脑。不过它们窜得太快,看不出来到底是什么,暂且就叫做“跳跳鱼”吧!

宿雾, Sep 2011–遭遇大型旅行团 2

September 1st 2011 我们就出发了!Flights是早上的,陈兔说:我们也fly with Cathy Pacific一次啊…..例举李小狐劣行累累,每次为了买到available的,最!最!最!便宜的机票,坐尽世界上最烂的几家航空公司:尼泊尔航空,俄罗斯航空(Areoflot是叫做俄罗斯航空吧??)……现在还在计划坐越南航空!!!

菲律宾有7000多个海岛,在飞机的窗边上看很迷人的。李小狐大叫:陈兔你看,这些岛边上的水颜色都是一层一层的ye!

真是的,海岛都像深绿的翡翠,到了边上一环细幼的白色沙滩,延伸到海里变成较浅的碧色,再到海里又回归海水的深蓝。每种颜色都清澈纯净,在阳光下闪着光。

这里的水真的很清啊,李小狐道。陈兔就吐槽:也许你飞到HK Island上空,发现也是这个样子Di…>_<b

于是就到了cebu,经过custom的时候我们就发现:遭遇大型韩国旅行团!他们这种浩浩荡荡的气势,就好像我小时候,爸妈工作的中国大型企业,会组织四,五十人一起出游。当地还有人举着横幅,拿着喇叭接待。我真都很想take photo of这些穿衬衫,胸口挂着一个牌,手里还举着韩文横幅的人啊…但觉得不太好,可能会被打,而且对方四,五十人冲上来打……我还是坐上resort的shuttle bus去到安全的地方去…

原来plantation bay离macton airport这么远啊…这里大概是cebu的countryside或者是tourist destination。一路上途经一个接一个的resort。但是, 不要误会了,except for resorts,路上所有的一切都非常的破败……我觉得很难形容,它并不是大片的slum那种india式破败。路上有零星的住宅或者小商店,中间的空地是居民们倾倒垃圾的场所,有很小的商店,开着又矮又黑洞洞的门,挂着一串串香蕉。大概去过中国云南或贵州非旅游区的同学能想像,因为陈兔评论:这里看起来就和你家差不多,可能比你家还好点>_<b

怎么会这样?? (李小狐泪流满面T_T) 菲律宾是经济奔溃,女人在外面做helper的国家,我家可是中国西部经济奇迹--为什么是个奇迹呢,因为每次回家,我都觉得中国的economic stats是个奇迹。

Wow…resort和外面,真是太不一样了!!这是一张胡乱拍的照片,我对新的 50mm prime lens掌握不大好。不过可以看到lobby还是很潮的(相对外面)。而且四面通透,背后是碧绿的水池,顶上悬着吊扇代替air conditioner,很有热带的感觉。

但是!大型韩国旅行团又在这里出现了,还有大型日本旅行团…..啊啊啊啊,之前听人说日本游客大量入侵东南亚的岛屿,哄抬当地物价,还兴起许多日韩风格的resorts和restaurants,原来是真的??

逃离充满大型旅行团的lobby,来到我们的房间。为了省钱,我又订的是available的最!最!最!便宜的一种,叫做pool side。结果……果然在pool side啊,哇哈哈哈。第二天早上,陈兔就非常高兴地泡了一壶茶,拿了welcome package里的home made chocolate,泡在池子里饮茶了。

我们的房间也满可爱,门前有个小小的白色风扇。我有个习惯,看到这种小时候家里用的吊扇,就会装作时尚大师的样子说:hmmm…colonial style。其实吊扇和colonial有什么毛线关系呢??

宿雾, Sep 2011–旅行之前 1

2011 October 30 Sunday

这样的一天,我突然决定写游记, 一个原因是这个周末无事可做,还有一个原因是自己记性越来越坏…会突然忘记前一分钟在烧水或者make coffee的事情 >_<b。所以,人还是需要记录一些事情的,就从最近的菲律宾之行开始好了…
(我的两台pc的中文输入都很难用啊T_T。别的mac 或 fedora user都是怎么生活的??)

一,旅行之前
会去菲律宾是个偶然,因为只有四天假期,然后突然发现cathy有direct flight to Cebu. 于是开始买票,办visa。陈兔又开始叫唤:小小的菲律宾, 竟敢向天朝上国要visa…

习 惯性地看菲律宾的历史和各种游记。在前spanish时代,这里的历史少得可怜,不过还是发现了几个眼熟的名字Luzon(吕宋国?), Tondo(东都国?)这些名字都见于《明史》,在明朝海禁时代,吕宋和东都被允许每两年同明朝tribute一次,当时可怜的日本只被允许10年一次, 所以当时倭寇盛行…好吧,古代史就随便看看。

至 于近代,就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故事了,一个叫做麦哲伦的葡萄牙人被西班牙王室雇用航行,来到了cebu这个地方。当然他死在这里,数十年后西班牙建立统治, 引进catholicism,这种影响在本地根深蒂固,现在菲律宾是亚洲最大的天主教国家,现在的名字philippine来自King Philip II of Spain.

看到这里转头问陈兔:
-知道这次我们住的地方叫什么吗?
-不知
-我们住的Plantation Bay Resort, 地方叫做Lapu Lapu City, Mactan island。Lapu Lapu 是人名,是当时这里同麦哲伦战斗的酋长,民族英雄。
-喔。。。

再 后来就是美西战争了,也就是我一年都没看完的”The Rough Riders” ….>_<我还真是挺懒的,反正后来菲律宾又赶走了美国人,二战结束又赶走了日本人,终于独立了!二战结束后,一时她还是东亚第二富庶的国 家,不过后来就不行,不行到现在30万domestic helpers在香港争取居留权,每个周末hsbc下面的集会,每次见到我都觉得那是香港社会dark side。

接下来看旅游forum,哎…真是看得来,让我质疑去cebu这个主意。评论似乎都是:自然风光很好,可是…lonely planet上称mactan island: over developed mudflat,这也太难听了。

至 于游客们写的,cebu真是scammer横行。一定不要接路边local的搭讪,上taxi前一定要问两个问题:no fuel fee? no extra charge? 下了taxi就走,不管他们会在后面追一阵。有几句话被反复写道:it’s not safe, the drivers are crazy.
周围的人也是一脸诧异:什么?你要去菲律宾??!black travel alert! Travel insurance will not cover!

最好的schedule就是–待在resort里面,不要出来了!

这也太严重了吧…..

陈兔的观点是–这些人这么倒霉,多半是因为一张白人的脸^o^我们这样的东方面孔,不会被狠狠rip-off 的. 再说了,我们中国人,还怕菲律宾??
而且了,我们经常参考的,台湾人写的部落格,他们还是很常去菲律宾的,而且,他们称cebu为宿雾(还是夕雾??),bohol为薄荷,多么美好的名字, 怎么也不像那么恶劣的地方。

好吧,就由李小狐和陈兔,做这个mythbusters吧!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