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Category

Cambodia

Angkor Wat, Beng Mealea 5

Beng Mealea的确不为人所知,偶遇的几个旅人也一样沉默不语。这里的废墟像是有生命,一转眼就沉睡了千年的历史,我们仿佛都能听到,她梦酣时一阵阵厚重的呼吸。

陈兔:这个地方太适合你了。李小狐,燃烧吧!你的摄影之魂!

———————————————————————————————————-

Beng Mealea 是吴哥的终点,终点即指,李小狐与陈兔要去往下一站。“终点”还有另一层意思,吴哥的繁华落尽,大概就是Beng Mealea了。

陈兔:这个地名太奇怪了,谁翻译的“崩必列”??我们坐的车一路“崩,崩,崩”,然后看到一堆石头裂开了!

李小狐:台湾人在游记里叫它“崩美丽”,是不是好点?

陈兔:>_<b

———————————————————————————————————-

最特别之处就是她还没有被修复过。浓密的丛林生长在成堆的石头上,浮雕上有重重的绿苔。中心的主塔已经非常地不明显,每一座塔尖都被树根缠绕。在树木的荫蔽下,阳光变幻莫测。我们在至高的一处待了很久,眼前的景象每一刻都不尽相同,迷雾,明媚,光点摇曳在幽深的石塔之上,春光,坍塌的石像,灌木,废墟,像剧台上的生命从开始到完结。

像李小狐的旅程从Angkor Wat开始,在Beng Mealea的废墟上落幕。

最好的一幕场景,是在离开Beng Mealea时,一转身看到的。

一棵树从支离破碎的塔尖上长出来,展开浓绿翠绿的枝干,树根紧紧抓牢了身下的石头。无数细细的阳光从树荫洒下,微风过时摇碎一地的金光。

在废墟之上,生命又活过来。

 

 

Advertisements

吴哥,红4

我会把 Banteay Srei 单独出来,因为她和吴哥别的地方都不一样。在吴哥黯淡的黑白影像中,唯有她是红色的,夏天的颜色。

Banteay Srei在 Siem Reap遥远的北面,安静地沉睡在田野和树林之间。她用粉红色的沙石建造,看上去十分精致,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传说,这座宫殿是纯女性建造的(笑……)

李小狐:没有必然联系么。而且这个世界上精巧柔美的东西,大多还是男性创造的。

我小时候读那本”Letter from an Unknown Woman”,到真是打死都不信Zweig不是女性。

而且Banteay Srei是一座建给Shiva的宫殿,这也和 Angkor Wat不同。有很多Shiva坐在狮子上的装饰,还有的浮雕是 Hindu神话里Shiva的故事。

Hanuman是一只重要的猴子,在这一类故事中是将军。在很多别的地方也看到他,而且据说还是孙悟空的原型>_<

Banteay Srei就被许多猴子Hanuman的雕像守卫着。

这一日阳光也一样明亮,红色的宫殿像是涂染了朱砂一般的美。游人中有个十分年轻的女孩,她的白肤金发不染纤尘,在红色燃烧的宫殿间走过,像尘世的仙子。

Banteay Srei的外面是水池,虽然临近 X’mas,但是池塘春草,还有人坐在墙边画素描。

比较小的一处池子开满了莲花。微风过后光点在片片莲叶上闪耀。

———————————————————————————————————

来回Banteay Srei的路很长,算是第一次经历吴哥周围的乡村。她也可以被叫做”我的美丽的南方“。

我们经过村庄里一座座木楼,早晨时分每座木楼都在门口支起大锅,燃起炊烟,就有一阵阵熟米的香味传来。

经过农田的时候也看到当地的女人挽起裙子,在种水稻。

当然陈兔后来说,这样美丽的小村庄,远远地看去就可以了>_<b

原因是我们一下车,就有三个很小的小孩子涌上来,劝说我们买他们的东西,或者直接说:”I want candy”, “I want pencil”.

我们犹豫了很一下,其实也是可以给这几个小孩子一些钱的。

然而,突然回忆起上次乘坐尼泊尔航空(又是世界上最烂的航空公司之一)去  Kathmandu,同样贫穷的国家,下机前每个乘客都被发了一张像是Things to do/not to do的纸,有一条“Don’t encourage child begging”被我觉得很搞笑……

于是两人就很没有同情心地离开了。连陈兔本来在这一家很有兴趣的鼓,也没有买走。

——————————————————————————————————-

回Siem Reap的路上经过Banteay Samre。十分宁静的寺庙,这段时间里我们大概是唯一来拜访她的旅人吧。

她也是像Banteay Srei一样的砂石建造,朱红色的废墟。

于是陈兔想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但又无比神似的地方:“好像明孝陵”。Banteay Samre前一条宽阔的步道,像明孝陵前的神道。两边有大型的石狮,和七头蛇,虽然已经残破,但还看得出过去的宏伟来。

红色的石缝间长出细草,我对陈兔说,在这些石塔间的空地,过去一定是注满水的。

也许不是水而是牛奶,白色的牛奶围绕着红色的石塔,每一间窗子透出金色的太阳,石头上描绘着靛蓝的涂料,青铜的器皿泛着幽暗的青光,是老掉了的童话,童话还没有变成真的就老掉了。

吴哥,微笑3

陈兔:吴哥这个地方,别的人不会来,宅人们是必然来的。

李小狐:??

陈兔:毕竟Tomb Raider,前有游戏后有Angelina,风靡万千宅男宅女

李小狐:…….

—————————————————————————————————-

Angkor Wat 的四周是正正方方的护城河,在日出的阳光下有种初春清晨的美丽。据说在寺庙的周围修建护城河,代表着世界的边缘是海水…好吧…

我们离开Angkor Wat后朝着Angkor Thom 的南门走去。这里又是Churning of the Ocean of Milk的故事。这个故事也有趣得很,一边是神,一边是魔,为了得到乳海下的长生不老甘露,抱着一根蟒蛇churn the ocean. 所以说在他们的神话中,神和魔难道是地位相等的??

Angkor Thom的中心是Bayon,我们在许多的窗棂,廊柱和台阶之间穿梭,最后到达寺庙的最高一层,看到了著名的“高棉的微笑”。

在黑褐色的石头上,浮现一张张巨大的脸,每张脸都带着毫无二致的微笑。真是一个奇妙的场景。

高棉的微笑+李小狐的微笑

看来古代Khmer还没有制造完整巨石像的技术,一张张脸都是由方形的石块拼接而成的。

远看像笑容上的道道裂纹,或者像“打碎了的笑容”。

 

 

Thom 即指巨大,而且游客来得不多。烈日当空,这里的寺庙大都荒凉。在Angkor Thom外的一些庙宇则更为寂寥。我们经过一些坍塌在地面的小寺庙,黑色的石头散乱在春草当中,野菊摇曳,蝴蝶纷飞,似乎很久都没有人踩踏过了。

之前觉得两百年间,热带丛林就湮灭了吴哥,有些不可思议。但后来觉得人生也不过百年,中国人写:他生未卜此生休,多么失落。

陈兔每座塔都爬上去好奇地看上一圈,“趁吴哥还没有完全消失”。

—————————————————————————————————

我们在吴哥看到了许多巨树,又经过着许多年,树根和吴哥的石头缠绕,已经成为一体了。在Preah Khan的门后,看到了陈兔印象中最impressive的一道门。

在吴哥有那么多层层叠叠的门,那么多的窗。

这些门窗都幽深黑暗,偶有阳光进入,也像被这里面的黑暗吸收了一样。

这里曾是繁盛的帝国,所以才会有那么多“高棉的微笑”。

安详的微笑和黑暗的石头,这情景多么奇妙。

吴哥,石头的默片2

吴哥, 我的梦想之国, 我来了! —–李小狐

Siem reap, 柬埔寨火锅和辣鱼, 我来了! —–陈兔

结果还是不知道Siem reap的中文怎么念–怎么这么困难,字典上都查不到–难为了我这个文艺青年。

———————————————————————————————–

因为天生色盲,很多时候对颜色的感觉都不对,于是,总是把冷色调称为“蓝”,把暖色调称为“红”。家里的打印机,用得最快的就是这两种颜色。

陆陆续续拍了一千多张照片,于是吴哥的颜色,变得不太红也不太蓝,每一张照片都类似,像是过去那种黑白默片。

第一站是Angkor Wat。我以前常常看的那些台湾人的游记,把这个著名的场景,称为“五根玉米棒”>_<

Travelfish的书则写道,信仰Hindu的Khmers修建Angkor Wat献给Vishnu, 他们的三大主神之一,Angkor Wat 即指 “City Temple”。

因为Hindu的思想相信世界的中心是一座山: Mount Meru,Vishnu就坐在那里。Mount Meru有五座山峰,于是吴哥的寺庙会修建这样的“五根玉米棒“。

(陈兔旁白:这些人的世界观是多么狭窄……)

后来在别处,发现类似的五座塔峰以及Churning of the Ocean of Milk的雕刻随处既是,不过大都坍塌陷落。Angkor Wat大概是修复得最完整的。连我们到的那一天,前面都搭着脚手架,蒙着绿色的沙>_<严重破坏风景。

在热带正午的阳光下,明暗的对比异常强烈,千重黑白的回廊和门洞重重叠叠地矗立在那里。

我们在Angkor Wat里游荡,看许多千姿百态的 Apsara, 直到日落时漫天的晚霞,第二天又早早起来看日出。

————————————————————————————

日出时吴哥的城墙便不再黑白,纯净的金色渲染在石头上。

对着吴哥的城墙忍不住想:十年前我就该来了。

陈兔吐槽:十年前的现在你正努力血拼,通宵上网,打游戏,抄作业,怎么会想到来吴哥??

可是十年前,让我四点起来看日出,应该不至于这般地痛苦>_<b

不管怎么说,在吴哥的这些天,每一天我都非常疲惫,物理上和精神上都疲惫不堪。

一座被遗忘的城市,天上曾有浮云千万 ,之后白骏过隙,水逝云飞。

然后很多人来到。

吴哥,一个时代的终结1

从胡志明市回香港的班机上,看到报纸上说北韩领袖金正日死了。

李小狐:啊……真是可惜,没有游历过铁幕下的朝鲜。

陈兔吐槽:你以后再去,也是一样的吧—–陈兔是北朝鲜播音员阿姨的小粉丝,喜欢她慷慨激昂的音调,也对去这个国家旅行很感兴趣

于是李小狐反驳:世事难料。一个时代常以一件大事的发生作为完结的标志。而且,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

去往吴哥的前一天,我坐在图书馆里面看一本叫做”Khmer”的书。Khmer指修建吴哥的Khmer帝国,也指他们的语言,和他们的人。

Khmer帝国曾经盛极一时,第一代的国主自称“世界之王”,“万王之王”。

中国元朝的使者来到这里,写道当时的Angkor Thom,中心的主塔以黄金包裹。

两百年后,吴哥就被热带繁茂的丛林所湮灭,只剩下废墟里的石头。

连当地人也遗忘了曾经的帝国,在欧洲人再次发现它时,当地对这些石头的传说是:是神或者巨人修建的庙宇。

———————————————————————————————————–

无论如何,吴哥都恍惚地不似人世。或者,过于耀目的热带骄阳和过去时代的神灵呓语让我一连几天都神情恍惚。黑白的石头,褐色的石头,赤红的石头,和那些树根一起缠绕在我的梦境。在一重重残破的石门里安静地呼吸,这就是我的梦想之国。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