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Category

Southeast Asia

西贡,双城之二3

从Cai Be 回来的时候,李小狐已经累得半死。 不是因为参与了什么work out,实在是因为坐车坐得很久……

于是晚上去了西贡河边,河上漂着几只大船,其实上面是餐厅。这也很像长江边上吃鱼的,不过装饰得十分漂亮,一下就晃瞎了来自backpacker集散地的一狐一兔的狗眼。

不仅如此,更为振奋人心的是,韩国大型旅行团活动的痕迹出现啦!

李小狐:韩国大型旅行团!

陈兔:他们的存在,可以证明这是一个旅游区了!

于是我们就眼巴巴地看着这群韩国人,步入金壁辉煌的大船上,吃鱼。

———————————————————————————————————

沿着河边走到下一艘大船,前面挂着牌子 HSBC Annual Dinner

李小狐:HSBC!HSBC野!你的那家公司有没有在胡志明市开分摊?

陈兔:没有。为什么有?

李小狐:为什么不?  Emerging market,大家来淘金么!一会儿看到你公司Annual Dinner的牌子,我们就可以混进去吃了。

———————————————————————————————————

西贡河边的确光鲜亮丽,衬托着我们衣衫褴褛。在河边买了一只甜筒,之后去逛著名的Dong Khoi 路,这里的摩托车远远少于西贡其他地方,建筑物像欧洲的文艺复兴时代>_<.我们看了很多漂亮的衣服,因为身上太臭,都不好意思去试。还有做的很精巧的cuff links,一近看才发现是仿制Givenchy, Bvlgari什么的…买假货好像不太好吧…

沿途看到了一家Pho 24。

李小狐:就是这个了!我看yutube上有人拍的越南美食之旅,这是当地人吃早饭的地方!

陈兔:这个价格像当地人吃早饭吗?

河粉和春卷还是很好吃的。

接下来的一天我们去了大部分游客们会去的地方,比如Central Post Office ,和它旁边的cathedral,还有最特别的War Remnants Museum。

Central Post Office,好像Hokkaido某个火车站??

这些地方和我们住的Xuan Mai一带灰尘满天,摩托车飞驰的样子,多么不一样。

 

 

 

 

 

War Remnants Museum里打落下来的飞机。不过对战争罪行的展示,我实在兴趣缺缺,兴趣缺缺啊……

非常确定我在看Pulitzer Prize的时候见过这张照片,为什么印象中应该是 Cambodia的呢?

 

 

 

 

门口摆着鲜花的Nha Hang Ngon,在这里吃了热热的火锅,还配一些奇怪的菜,看起来像通菜吃起来却不一样。

 

的确是在热带,窗子都是打开的,看得到外面的芭蕉叶子,电扇也吹出冷气来。一楼还有水池,凉气从水上升腾到二楼来。这里的游客来的很多,旁边的几个韩国大型旅行团的人羡慕地看着我们的火锅,也叫了一样的来。

 

 

 

在 Independence Palace慢慢消磨最后一个下午,这里原来是南方的总统府。

陈兔:真是边陲小国,比起天朝来,总统府的设施是多么简陋!

李小狐:…….

看到北方打败南方时,最先冲进这里的两架坦克,陈兔激动地冲上去与其合影。这里绿草茵茵,我还在旁边的cafe里叫了一个stawberry tart,巨大无比,吃都吃不完。多么适合消磨无聊的时光啊。

Advertisements

西贡, 世上的水2

Saigon河是Mekong 的分支, 我们的船驶过这些支流。

在去梅里雪山的路上见到她很多次,当时她还叫做澜沧江。澜沧清透凛冽,在苍茫的群山间飞奔疾驰,是风华绝代的水。

再到Thailand见到她时,李小狐:Ahya……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现在在Vietnam, 陈兔:喝一口这里的水,会不会被毒死??…….>_<b

—————————————————————————————-

由于第一天就被摩托车惊吓到……我们就逃走去Cai Be floating market.  这个和Thailand那种不一样,是大宗商品交易的地方。

人家在水上生活,有个女孩正在处理食物。

这个local tour,似乎很便宜??至此发现西贡的价格可以很不一样,比如之前看过的Saigon river express大约要$90含VAT, 比如现在这个只要$17。其实从2011年中, Vietnam每月的inflation rate都在+/- 20%,真是个fast-developing country.

比较好玩的是带我们去看一些本地的小作坊,做米纸,椰子糖,米花糖,蜂蜜茶什么的。Vietnam的乡村风光平平,但这些可以骑单车的小路和石桥,坐在桌边一边聊天一边包椰子糖的人,却像极了我记忆当中的景色。

以前也有捕鱼的人家住在长江上的蓬蓬船里,女孩在傍晚时坐在船头,用木瓢舀清水洗头,水从湿发上滴落到长江里。在我的家乡,长江还叫做金沙江,常常看到有人在江边,用竹簸箕淘金沙。

(陈兔:李小狐的记忆,一半是幻想,一半被严重夸大)

我们还坐了这种人划的小木船,划船的人有女性,都穿了红色的上衣。在蓝天,白云,黄黄的河水间明亮的很。

以前李小狐的朋友杨猪猪去了 Hanoi,回来大谈经过连年征战,越南男性大量减少,干活的都是女性……在Saigon我倒是没有什么感觉,可能那已经是过去一代的事情了吧。

西贡双城1

李小狐年青的时候,Duras可谓红极一时……红到大概十年内大家都觉得西贡是一个浪漫的地方,红到中国人把她译作“杜拉斯”,哈哈这名字太搞笑了。

出发前,我又迅速地翻了一遍”The Lover” 这本书,然后,困惑地想为什么十年前觉得这是个浪漫爱情故事>_<b

后来发现西贡就像是两座不同的城市,这和个人喜好有关……

——————————————————————————————————-

第 一座城市是我们居住的Cong Quynh路一带。从出租车上下来,我们就被当地的摩托车惊吓到了……狭窄的道路上全是摩托, 而且开得飞快,对面就是我们订的Xuan Mai Hotel,但过街真是需要很大的勇气啊T_Tb

这个 first impression不算最可怕的,因为我们最终还是过了街。

(陈兔:为什么我们在 Cambodia住$120一晚的hotel, 在Saigon住$20的?

李小狐:因为Cambodia有吴哥么,就忘记了其他事情,Saigon什么都没有,就想起来要装驴友了。)

Xuan Mai这一带可是真的backpacker集散地,各种颜色的驴友们混迹在local当中,在尘土飞扬的街边坐着小椅子喝酒。Hotel里面的陈设也十分简朴, 但还很干净。好玩的是它在Tripadvisor上排名很高,这让人诧异,要知道很多城市的hotel rating差不多就是价格排名。还有一个简单但可爱的小餐厅。

在成功地过了街,成功地check in,和Xuan Mai的人亲切地交谈了一番之后,我们做了一天中第二件不知死活的事情—-徒步走去Indepence Palace那边看Water Puppet Show。

重点是:徒步走去,啊,徒步走去!Xuan Mai那里reception的男孩子问我们要不要帮叫出租车,我说不用了,算了算30分钟能走过去。

Reception男孩:……

笑话!李小狐和陈兔在Himalayas Mountain Range也trekking,一个月前才完成我们的moon trekker,怎么可能无法走着去。于是,我们就从Xuan Mai挪动到了大路上,挪动到了Tao Dan Park…..实在走不动了……

李小狐:呜呜太可怕了,摩托车太可怕了

陈兔:放眼望去敢在大街上乱走的旅客就我们两个,local们都好奇地看我们

李小狐:那边有几个旅客,也不敢过街!!

陈兔:摩托车是善良的!

心力交瘁的我们无心搜寻美食,于是就在路边的一家cafe找了点东西填肚子。这就是我们的第一餐了。Panini + fruit smoothies, 没有任何越南风味。

———————————————————————————————————

Water Puppet Show却是很好看的,虽然完全听不懂。舞台和中国风格相似,以龙凤作装饰,但整体小很多。两侧还看得到穿着传统服饰,吹拉弹唱的人。

节目有凤凰舞,狮子舞,因为这里很南方,还有插秧,钓田鸡,捕鸭,打狐狸……

下面的一幕叫做“Returning to the native land after winning the first place of nation-wide exam”,大概就是类似“中了状元,衣锦还乡”的东东。

状元郎骑着高头大马在街上威风地经过,乡里们都啧啧赞叹,一对父子在人群里羡慕的看着,父亲还用这个正面实例教育儿子—–“看看人家,努力学习!拿了第一名!”—-我的想像。

还有一个我感兴趣的“黎王还剑传说”,在越南的历史上好几次都看到“黎”这个汉字。查了一下是带领人民脱离明朝的King Le Loi?这个故事大概是黎王把一口剑还给一只老龟,老龟还口吐人言,原来是个先知老龟—-还是我想像的。

最盛大的就是仙女舞,puppet最多,不过舞蹈动作简单,大概就是上下挥动手臂^_^

看完好看的show发现外面下雨了,雨夜中摩托车车灯闪亮,更为可怕(泪流满面)。幸运地找到了一部Taxi回家。Xuan Mai附近还是一样的热闹,人们喝啤酒,吃火锅,我们好像一瞬间就睡着了。

Angkor Wat, Beng Mealea 5

Beng Mealea的确不为人所知,偶遇的几个旅人也一样沉默不语。这里的废墟像是有生命,一转眼就沉睡了千年的历史,我们仿佛都能听到,她梦酣时一阵阵厚重的呼吸。

陈兔:这个地方太适合你了。李小狐,燃烧吧!你的摄影之魂!

———————————————————————————————————-

Beng Mealea 是吴哥的终点,终点即指,李小狐与陈兔要去往下一站。“终点”还有另一层意思,吴哥的繁华落尽,大概就是Beng Mealea了。

陈兔:这个地名太奇怪了,谁翻译的“崩必列”??我们坐的车一路“崩,崩,崩”,然后看到一堆石头裂开了!

李小狐:台湾人在游记里叫它“崩美丽”,是不是好点?

陈兔:>_<b

———————————————————————————————————-

最特别之处就是她还没有被修复过。浓密的丛林生长在成堆的石头上,浮雕上有重重的绿苔。中心的主塔已经非常地不明显,每一座塔尖都被树根缠绕。在树木的荫蔽下,阳光变幻莫测。我们在至高的一处待了很久,眼前的景象每一刻都不尽相同,迷雾,明媚,光点摇曳在幽深的石塔之上,春光,坍塌的石像,灌木,废墟,像剧台上的生命从开始到完结。

像李小狐的旅程从Angkor Wat开始,在Beng Mealea的废墟上落幕。

最好的一幕场景,是在离开Beng Mealea时,一转身看到的。

一棵树从支离破碎的塔尖上长出来,展开浓绿翠绿的枝干,树根紧紧抓牢了身下的石头。无数细细的阳光从树荫洒下,微风过时摇碎一地的金光。

在废墟之上,生命又活过来。

 

 

吴哥,红4

我会把 Banteay Srei 单独出来,因为她和吴哥别的地方都不一样。在吴哥黯淡的黑白影像中,唯有她是红色的,夏天的颜色。

Banteay Srei在 Siem Reap遥远的北面,安静地沉睡在田野和树林之间。她用粉红色的沙石建造,看上去十分精致,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传说,这座宫殿是纯女性建造的(笑……)

李小狐:没有必然联系么。而且这个世界上精巧柔美的东西,大多还是男性创造的。

我小时候读那本”Letter from an Unknown Woman”,到真是打死都不信Zweig不是女性。

而且Banteay Srei是一座建给Shiva的宫殿,这也和 Angkor Wat不同。有很多Shiva坐在狮子上的装饰,还有的浮雕是 Hindu神话里Shiva的故事。

Hanuman是一只重要的猴子,在这一类故事中是将军。在很多别的地方也看到他,而且据说还是孙悟空的原型>_<

Banteay Srei就被许多猴子Hanuman的雕像守卫着。

这一日阳光也一样明亮,红色的宫殿像是涂染了朱砂一般的美。游人中有个十分年轻的女孩,她的白肤金发不染纤尘,在红色燃烧的宫殿间走过,像尘世的仙子。

Banteay Srei的外面是水池,虽然临近 X’mas,但是池塘春草,还有人坐在墙边画素描。

比较小的一处池子开满了莲花。微风过后光点在片片莲叶上闪耀。

———————————————————————————————————

来回Banteay Srei的路很长,算是第一次经历吴哥周围的乡村。她也可以被叫做”我的美丽的南方“。

我们经过村庄里一座座木楼,早晨时分每座木楼都在门口支起大锅,燃起炊烟,就有一阵阵熟米的香味传来。

经过农田的时候也看到当地的女人挽起裙子,在种水稻。

当然陈兔后来说,这样美丽的小村庄,远远地看去就可以了>_<b

原因是我们一下车,就有三个很小的小孩子涌上来,劝说我们买他们的东西,或者直接说:”I want candy”, “I want pencil”.

我们犹豫了很一下,其实也是可以给这几个小孩子一些钱的。

然而,突然回忆起上次乘坐尼泊尔航空(又是世界上最烂的航空公司之一)去  Kathmandu,同样贫穷的国家,下机前每个乘客都被发了一张像是Things to do/not to do的纸,有一条“Don’t encourage child begging”被我觉得很搞笑……

于是两人就很没有同情心地离开了。连陈兔本来在这一家很有兴趣的鼓,也没有买走。

——————————————————————————————————-

回Siem Reap的路上经过Banteay Samre。十分宁静的寺庙,这段时间里我们大概是唯一来拜访她的旅人吧。

她也是像Banteay Srei一样的砂石建造,朱红色的废墟。

于是陈兔想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但又无比神似的地方:“好像明孝陵”。Banteay Samre前一条宽阔的步道,像明孝陵前的神道。两边有大型的石狮,和七头蛇,虽然已经残破,但还看得出过去的宏伟来。

红色的石缝间长出细草,我对陈兔说,在这些石塔间的空地,过去一定是注满水的。

也许不是水而是牛奶,白色的牛奶围绕着红色的石塔,每一间窗子透出金色的太阳,石头上描绘着靛蓝的涂料,青铜的器皿泛着幽暗的青光,是老掉了的童话,童话还没有变成真的就老掉了。

吴哥,微笑3

陈兔:吴哥这个地方,别的人不会来,宅人们是必然来的。

李小狐:??

陈兔:毕竟Tomb Raider,前有游戏后有Angelina,风靡万千宅男宅女

李小狐:…….

—————————————————————————————————-

Angkor Wat 的四周是正正方方的护城河,在日出的阳光下有种初春清晨的美丽。据说在寺庙的周围修建护城河,代表着世界的边缘是海水…好吧…

我们离开Angkor Wat后朝着Angkor Thom 的南门走去。这里又是Churning of the Ocean of Milk的故事。这个故事也有趣得很,一边是神,一边是魔,为了得到乳海下的长生不老甘露,抱着一根蟒蛇churn the ocean. 所以说在他们的神话中,神和魔难道是地位相等的??

Angkor Thom的中心是Bayon,我们在许多的窗棂,廊柱和台阶之间穿梭,最后到达寺庙的最高一层,看到了著名的“高棉的微笑”。

在黑褐色的石头上,浮现一张张巨大的脸,每张脸都带着毫无二致的微笑。真是一个奇妙的场景。

高棉的微笑+李小狐的微笑

看来古代Khmer还没有制造完整巨石像的技术,一张张脸都是由方形的石块拼接而成的。

远看像笑容上的道道裂纹,或者像“打碎了的笑容”。

 

 

Thom 即指巨大,而且游客来得不多。烈日当空,这里的寺庙大都荒凉。在Angkor Thom外的一些庙宇则更为寂寥。我们经过一些坍塌在地面的小寺庙,黑色的石头散乱在春草当中,野菊摇曳,蝴蝶纷飞,似乎很久都没有人踩踏过了。

之前觉得两百年间,热带丛林就湮灭了吴哥,有些不可思议。但后来觉得人生也不过百年,中国人写:他生未卜此生休,多么失落。

陈兔每座塔都爬上去好奇地看上一圈,“趁吴哥还没有完全消失”。

—————————————————————————————————

我们在吴哥看到了许多巨树,又经过着许多年,树根和吴哥的石头缠绕,已经成为一体了。在Preah Khan的门后,看到了陈兔印象中最impressive的一道门。

在吴哥有那么多层层叠叠的门,那么多的窗。

这些门窗都幽深黑暗,偶有阳光进入,也像被这里面的黑暗吸收了一样。

这里曾是繁盛的帝国,所以才会有那么多“高棉的微笑”。

安详的微笑和黑暗的石头,这情景多么奇妙。

吴哥,石头的默片2

吴哥, 我的梦想之国, 我来了! —–李小狐

Siem reap, 柬埔寨火锅和辣鱼, 我来了! —–陈兔

结果还是不知道Siem reap的中文怎么念–怎么这么困难,字典上都查不到–难为了我这个文艺青年。

———————————————————————————————–

因为天生色盲,很多时候对颜色的感觉都不对,于是,总是把冷色调称为“蓝”,把暖色调称为“红”。家里的打印机,用得最快的就是这两种颜色。

陆陆续续拍了一千多张照片,于是吴哥的颜色,变得不太红也不太蓝,每一张照片都类似,像是过去那种黑白默片。

第一站是Angkor Wat。我以前常常看的那些台湾人的游记,把这个著名的场景,称为“五根玉米棒”>_<

Travelfish的书则写道,信仰Hindu的Khmers修建Angkor Wat献给Vishnu, 他们的三大主神之一,Angkor Wat 即指 “City Temple”。

因为Hindu的思想相信世界的中心是一座山: Mount Meru,Vishnu就坐在那里。Mount Meru有五座山峰,于是吴哥的寺庙会修建这样的“五根玉米棒“。

(陈兔旁白:这些人的世界观是多么狭窄……)

后来在别处,发现类似的五座塔峰以及Churning of the Ocean of Milk的雕刻随处既是,不过大都坍塌陷落。Angkor Wat大概是修复得最完整的。连我们到的那一天,前面都搭着脚手架,蒙着绿色的沙>_<严重破坏风景。

在热带正午的阳光下,明暗的对比异常强烈,千重黑白的回廊和门洞重重叠叠地矗立在那里。

我们在Angkor Wat里游荡,看许多千姿百态的 Apsara, 直到日落时漫天的晚霞,第二天又早早起来看日出。

————————————————————————————

日出时吴哥的城墙便不再黑白,纯净的金色渲染在石头上。

对着吴哥的城墙忍不住想:十年前我就该来了。

陈兔吐槽:十年前的现在你正努力血拼,通宵上网,打游戏,抄作业,怎么会想到来吴哥??

可是十年前,让我四点起来看日出,应该不至于这般地痛苦>_<b

不管怎么说,在吴哥的这些天,每一天我都非常疲惫,物理上和精神上都疲惫不堪。

一座被遗忘的城市,天上曾有浮云千万 ,之后白骏过隙,水逝云飞。

然后很多人来到。

吴哥,一个时代的终结1

从胡志明市回香港的班机上,看到报纸上说北韩领袖金正日死了。

李小狐:啊……真是可惜,没有游历过铁幕下的朝鲜。

陈兔吐槽:你以后再去,也是一样的吧—–陈兔是北朝鲜播音员阿姨的小粉丝,喜欢她慷慨激昂的音调,也对去这个国家旅行很感兴趣

于是李小狐反驳:世事难料。一个时代常以一件大事的发生作为完结的标志。而且,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

去往吴哥的前一天,我坐在图书馆里面看一本叫做”Khmer”的书。Khmer指修建吴哥的Khmer帝国,也指他们的语言,和他们的人。

Khmer帝国曾经盛极一时,第一代的国主自称“世界之王”,“万王之王”。

中国元朝的使者来到这里,写道当时的Angkor Thom,中心的主塔以黄金包裹。

两百年后,吴哥就被热带繁茂的丛林所湮灭,只剩下废墟里的石头。

连当地人也遗忘了曾经的帝国,在欧洲人再次发现它时,当地对这些石头的传说是:是神或者巨人修建的庙宇。

———————————————————————————————————–

无论如何,吴哥都恍惚地不似人世。或者,过于耀目的热带骄阳和过去时代的神灵呓语让我一连几天都神情恍惚。黑白的石头,褐色的石头,赤红的石头,和那些树根一起缠绕在我的梦境。在一重重残破的石门里安静地呼吸,这就是我的梦想之国。

宿雾, Sep 2011–Island Hopping7

居然12月了,小小的菲律宾,我写到了第七篇…原来自己是这么罗嗦的人。

其实最impressive的,是最后一天Island Hopping. 看字面上的意思,觉得Island Hopping大概就是坐船到几个岛上,游历一番,吃吃seafood尝鲜--现代城市宅人一族周末游.

其也不能说完全不对啦…早上我们就坐船出发了。这船好大,居然就载了我们两人和一个guide.

坐在船上真的是万里晴空,蓝天碧海。阳光到底有多明媚呢?看我们crew的肤色就知道>_<b

到达岛屿附近,没有上岛,在周围的marine sanctuary 做snorkeling。这被后来李小狐和陈兔称为“看鱼鱼”的活动,真是旅行最大的亮点。

岛屿周围的海水不深,异常清澈。 Snorkeling时可以清楚地看到水底的珊瑚,礁石上的海星,还有一群群色彩缤纷的鱼。

珊瑚大多是淡绿色,偶尔也有非常明亮的蓝紫色。像水底一丛丛灌木,也有像蘑菇一样圆润可爱的。最好看的还是鱼群,有长条形,闪着银光的,在水底像几条亮亮的带子,也有亮黄色,带着蓝色花纹,有秩序地大群游动。我们把手中面包掰成小块喂给它们,就会上窜下跳的过来抢食。

有几只肥肥的,颜色也不漂亮,貌似tuna的也过来吃。真是人为财死,鱼为食亡,tuna也敢靠那么近,也不怕我们把它们抓回去烤来吃了!

还有nemo,虽然很小但在珊瑚中间游动地很快,而且人家是Finding Nemo上的大明星嘛。

上下午各snorkeling三个钟头,精疲力尽。在经过较深的海域,会感到一股寒意。往水底也是一片幽暗。偶尔有一抹银白的光闪过,我还以为有什么震撼型的大型鱼只,再看得清楚一点,原来是背着scuba的人在更深的地方diving啊>_<b

累的时候,经过某处的海水,身上的皮肤会一阵刺痛,知道是被jellyfish给咬了,可恶得很。

我们拣到了小块的珊瑚,蓝色的海星,还有一个活的大海螺,把它放在船上还会翻身呢!玩了一阵把它们放归大海,希望它们下次运气好一点,不要那么快变成别人的食物 ^0^

在船上,竟然还看到了海豚跳跃过海面,真是好可爱啊。

 

午餐到了Olango岛边,一家水上用木条搭成的餐厅。说它是餐厅,似乎也不太合适……但这的确是为tourists准备的,除了我们还有别的蜘蛛船来。

房子搭在水上,在地板下的海水里养鱼虾,用笼子同周围海水隔开,有游客来就下水去抓。

刚一进去,李小狐还在观察这里的建筑,陈兔便叫:快来,我看到了能令你灵魂燃烧的东西—————-

于是我就看到了这家人肤色棕黑的小女孩,戴上游泳镜下水去抓prawns. 她非常地灵活,像鱼一样在养虾的笼子游动着,用网兜捕捉大个的prawn给周围的游客看。大概是因为每一只prawn被成功扑捉都会让游客中几个同龄的孩子惊呼,她非常地开心和得意,几乎是在展示着她矫健的泳姿了。

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几乎像十几年前希望工程那帧出名的film。于是李小狐觉得,这会是此行最好的照片了……摄影之魂开始燃烧!

灵魂燃烧的结果,就是我们把今天最大的两只买了下来,他们charged us 20USD for 2 prawns。加上别的seafood,又大吃了一顿……当地median monthly salary只有$400ish?? 想想在Cebu的旅程,relatively真是贵得可以。

于是在回去的flight上, Cebu之行圆满结束!

李小狐对陈兔说起:

—-我还是更想雇一艘小船,沿着Cebu岸边行驶,看一看真实的Philippines.

Cebu沿岸大部分地方,也就是一家resort连着另一家resort. 之前有租水上motorcycle,掠过 一些非resort,还有public beach,可惜真实的Philippines,看起来就像遭过自然灾害一样凌乱不堪。还看到海边玩水的小孩,肤色棕黑,眼睛明亮,但衣衫褴褛。

如果我是个environmentalist,大概会大力指责 tourists的到来破坏了环境,而且resort占有了beach也对本地人不公。不过想想我的家乡,也许没有什么远见,但大多数的人比起关注环境与公平, 不过就是想多赚一些钱,让孩子吃饱穿暖。

就像我镜头中的小姑娘,她捕到了今天最大的两只虾,卖得我们$20,还有周边的孩子一片欢呼,灿烂地笑容像清晨的露珠一样。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