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Category

East Asia

Yunnan – 在洱海边骑行 6

当陈兔雄心勃勃地盘算着骑到喜州镇去,李小狐就隐约预感着要倒霉了…….多次旅途经验证明,虽有着一颗驴友的心,一狐一兔本质上都是孱弱的人啊——

DSC_7178

洱海可能不算惊世骇俗的美丽,但在这样温暖明亮的天气,初春刚刚生长的水田旁骑着车,常有过冬的水鸟咿咿呀呀地飞过,多么美好惬意。

DSC_7155沿着环海西路,一路有多道溪流,以及以溪流为界的白族村庄。所以路上的界石都写的是 桃溪,梅溪,灵泉溪这样的名字。

村民沿水而居,在马路左边的田地里插秧,在右边的洱海里洗涤衣服和蔬菜。

 

 

经过浅浅的泻湖,有许多褐色的水鸟自由自在地晒着太阳,随波浪晃动。有时单车在村镇的中间驶过,当地人的白色民居,都喜欢描绘些花草兰竹在上面。

听到喧闹的鞭炮声,原来遇上一家人的婚礼,好几个穿着红色衫裤,腰上银铃叮当作响的喜娘忙进忙出招待客人吃饭,主人家还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来,用蹩脚的国语说:白吃!白吃!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啊……

 

 

过了上阳溪,眼看喜州镇就在前方,但高原的太阳暴晒下已经精疲力尽,这时候终于“迷途知返”。

DSC_7194

当时觉得,骑回去怎么也赶不上4点钟的车了,不得已找了一个三轮车带我们回去—–事实又一次证明:游客永远倒霉。又一次我们被中途扔到了某处,司机收了钱就干脆听不懂我们说话。

于是两人非常努力地往回骑着,一边讨论人性到底是“性善”还是“性恶”??如果是“性本善”为什么旅游区的人民群众后来会转善为恶?如果是“性本恶”,中国的基础教育非常普及,但为什么没有起到效果?

经过一个艰苦的下午,终于回到了大理,之后回到昆明,已经是半夜了。腿用劲得都肿了,一身都是蚊子叮的包,洱海边的水草和浮萍上停泊着一只只木船,我们的行程好像又托大了。李小狐腿痛得在床上滚来滚去,我要去按脚,我要去SPA,假期好像永远都不够。

DSC_7207

Yunnan – 大理古城美丽清晨 5

大理古城成名很多年了,多到李小狐都不想去。没办法啊,自从去了丽江和临近的束河,李小狐和陈兔就对成名的古城,古镇一系列的东东有了恐惧感。

但,作为金庸的小粉丝,陈兔还是毅然决定:去之——DSC_6919

于是在暮色中来到大理,这时候可怜的一狐一兔已经没有什么budget了—–在昆明弄丢了镜头,又惊讶地发现银行卡不能取现金…….肚子好饿,在古城南门旁的一家小店点了酸菜炒猪肉,好吃,很下饭。

(当然,这里像所有的古城古镇,菜价在门口询问,以及下单的时候是很不一样的,volatility高过当初flash crash。我们只能暗自庆幸,店家是善良的,买单时这些蔬菜的价格没有进一步上涨。)

DSC_6916每天晚上数一遍还有多少cash。我们住在城外一点的客栈,早晨十分清冷,窗外小鸟鸣叫,我起来看主人家开得正盛的兰花和杜鹃,还有从楼上长长垂下,翠绿的藤子。

 

之后去大理的清晨。

那些著名的酒吧还在沉睡,精致的店铺还没开张,但本地人的白天已经到来。街上年轻人拿着早饭的糕点匆忙地走过,也有老奶奶缓慢地在街上散步,卖菜的挑着沉甸甸的摊子走过石板路,偶尔也有人骑着吵闹的铁马经过。

背后的苍山被清晨的阳光染上了和暖的颜色,主妇们开始倒水,洗菜,开始准备一天的饭食。DSC_7068

 

来到菜市场吃早饭,摊主老阿姨切绿豆凉粉,煮汤圆给我们吃,还积极地要看我拍的照片,说:“喔好多元宵在锅里—–”DSC_6725.JPG

 

其实这种矮桌,矮板凳,油腻腻不甚干净的样子,和我小时侯街边巷子里也很像。不过那时候可能没有坐下来吃过外面的早饭,因为很贵。后来这些摊子就消失了。

陈兔:李小狐又在幻想症发作中。

 

 

再后来我们就发现了这个早晨最好玩的东西—–大理古城图书馆。

首先发现了一个叫“灯光球场”的地方,进去看见几个老人在晨运,然后偶然地从后门进了图书馆。这是那种老图书馆,院子里摆了大大小小的花盆,种着山茶。冲上四楼,中间有管理人员阻止两个一看就是外面来的人,回答说看看景色就下去,就放了我们。四楼看得到广阔的苍山,和古城的屋顶。DSC_7076

绕到图书馆正面,一群老阿姨们正在伴随欢快的节奏跳着舞,前面还有三人“领舞”。哈哈好多年没有见过这样的情景了。不好意思打搅她们,我们静静地看了一会儿,又远远地拍下了她们群体的样子,就离开了,出图书馆大门时还看到另一个小团体练气功哪。DSC_7080

Yunnan – 潺潺流水边的人 4

除了金色的油菜花,罗平也有鸭蛋青的河水。

DSC_6196

九龙瀑布名字普通不吸引,只不过我们的假期又慵懒又漫长—–(陈兔语)。

其实也是不错的,层层叠叠的流水,在山谷间倾泻而下,撞得一身雪白的珠碎,再坠入青色的深潭。正月刚过,然而艳阳高照,水声喧哗,上了年纪的游人在山道上缓行,也有年轻人欢快地吵闹,像是一次暑期的出游。

01018水潭边有当地人在撑竹筏,十蚊可以坐。我们也好奇地上去,在哗啦的水底下任雾气水沫凉凉地飞溅到身上。过去几年一直装驴友,从不帮衬这些旅游设施,突然就觉得像小时候去公园了,什么简单游戏都想玩一遍。

经营旅游业的当地人也很复杂,好像我们几年前在广西遇到的一样,说不上是淳朴还是奸诈。他们有时侯狡猾,李小狐的旅程中几乎所有上当受骗的倒霉事都发生在中国大陆;然而有时又很羞涩,在对着他们举起相机时会不好意思地背过身去,给tips的时候露出莫名其妙的表情。

后来的一天又去了多依河,云南不只一个地方名字带“多依”,元阳也有“多依树”。据说“多依”在彝族的语言里意思是“蜂蜜”,真的吗??DSC_6490

这里有小小的河流,瀑布和水车,这天天气阴霾,景色平平。反倒是在路边的烤罗非鱼好吃。还有当地的五色米饭,据说是用不同的花草汁染成的,再涂上蜂蜜,可爱得很。

当地人好像是布依族,女人穿蓝色衫子,只在领口和袖口绣些简单花样。她们坐在路边卖烤鱼,五色米饭,烤土豆,或是用野花编织花环,用竹子做风车和水桶。

这里的竹林郁郁葱葱,看到有人砍了一根大竹子,不知道做竹筏还是造房子去了。

回罗平的路上,司机说今年天气太热,罗平的菜花凋谢得早,十万大山的花还开得好些。我们经过时看到连绵的山峦,淡黄色的花朵一片一片地铺在层叠的梯田上。“十万大山”也是很广义的,广西,云南,贵州都崇山峻岭,不知道指哪一处了。

DSC_6617

Yunnan – 西伯利亚的海鸥飞来过冬 3

DSC_59412月底还没有听到H7N9爆发的消息,我们在滇池边上惬意地喂着红嘴鸥。现在这些可爱的海鸥不知道回家了没有?没回去的可就悲剧了。

——————————————————————————————————————————————————————————–

高原的阳光永远灿烂,几只海鸥神气地排着队从我们面前经过。DSC_5861

她们大部分的时间都在水上随着波浪的晃动慵懒地晒太阳,偶尔也群起起来散散步,飞几圈。

但有游人在就不一样啦,我们买了便宜的面包,掰碎了抛给她们,她们也不挑剔,欢快地飞着来吃这些嗟来之食。

———————————————————————————————————————————————————

湖面上的水波泛着点点金光。这里除了太晒,一切都安详。虽然也有长相可怖的begger来讨钱,但我们很快就忘记了。坐在柳枝拂动的滇池边,幻想一下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昆明被人叫作“春城”,可能也不算幻想。

上次来这里大概已经二十年了,那时的兴趣都在爬西山上。对于滇池的印象,就是人们谈论填湖造田,红藻污染,古代称“五百里滇池”,现在已经缩小很多了—–当然这些评论未必合理,古人说“五百里”是文学的说法,而且云南内陆么,这样一个池子就是大海了。

——————————————————————————————————————————————————-

陈兔非常邪恶地冲向一地吃着下午茶的鸟儿,作争食状吓唬她们。DSC_5917

之后的某一天,我们又去了翠湖。不如滇池有名,翠湖是处于闹市的建筑中,市民们遛弯的公园。黄昏的夕阳倒影在水上,鸟儿们似已疲惫,想要休憩了。有游人喂面包的时候还是会飞来吃上两口,我们旁边的昆明女孩一边喂着,一边用方言说着:晚上了,你们要少吃点……

——————————————————————————————————————————————————-

海鸥吃饱了都会飞上几圈拍翅膀消消食,突然飒地一下子,就全不见了。我们环顾四周, 东湖西湖南湖北湖,原来已经日落,整个翠湖的海鸥都全不见了。DSC_7281

Yunnan – 罗平的金色油菜花 2

李小狐会爬山涉水来到遥远的云南,其实是被几张金黄的照片吸引的过来的。当时幻想的情节是,早晨起床打开窗子,漫山金色的花瓣……

事实证明这个情节被改写成:早晨起床打开窗子,尘土飞扬的小县城,嚣叫的小面包车在路边上拉旅客去花田。当然,这对李小狐和陈兔这样的旅行者毫无压力,出生在这样的小县城,在和路边商贩的斗志斗勇中长大,当晚上在罗平的小餐馆里吃个蒜苗炒老腊肉时,两人都感到无比的亲切和满足。

于是在金鸡峰之后,下一个螺蛳田。DSC_6461

螺蛳田可能更不像景点一点,原来就是在一条环山公路边上站着,看底下的花田,view最好的地方被用泥巴块围了一圈,当地的妇女坐在那里收钱。公路上时有运煤的大卡车呼啸着经过,”龙友“们兴致勃勃地在路旁摆弄着相机。

这里是多山的丘陵,依山整出层层叠叠的油菜田,每一块都小小的,但因为有“螺蛳”般弯曲的线条,看起来秀气一些。DSC_6374

脚下的山崖侧种了些桃花,这个季节不疏不密地开着。

 

花田边是牛街的小村庄,远远地看古朴可爱。可惜这里灰黄的雾气消散不去,下午反而越聚越浓,无论如何也捕捉不到远处山上一些清秀的线条。

—–始终煤矿和锌矿才是罗平的经济,而非油菜。之前载我们来这里的司机说螺蛳田看15分钟,本地人大概早就对花,对每年二月蜂拥而至的游人兴趣缺缺了。

 

天气实在太晒,花朵似乎就在我们的眼前凋零,花田渐渐地发绿。正是一年好风光,李小狐戴着大眼镜,用围巾包头,活像骑骆驼的埃及人,又要上路啦。

DSC_6479

Yunnan – 罗平的金色油菜花 1

好像来云南很多次了,每次都会抱怨糟糕的公路和路畔洗手间,但每次也都有新鲜的东西可看。

比如二月底盛开的油菜花。之前调查了类似“开花情报”一样的东西,又算了日子,2月28日终于来到这里,结果还是有些晚了,高原暴热的太阳,油菜花马上就要凋谢。

DSC_5990

这里的山峰清秀,是我们所熟悉的,南方的山峰,零星点缀在金色的花海里。还有蜜蜂嗡嗡的满天飞舞,花海边上许多卖蜂蜜的,卖花粉的,还有可以坐人的小牛车。

我们在买蜂蜜的时候好奇地尝了点白色的蜂巢,很甜,而且晶莹可爱。不知道蜜蜂会不会愤怒—-可恨的人类,把我们的家都拆开吃了。DSC_6844虽然人们都说中国有很多假货,不过这里那么多蜂农,还有油菜花海任蜜蜂采,应该是真的吧。

居然还有卖菜油的,在我们父母辈看来,菜油是多么日常生活化的东西,可出门前看了一本书上olive oil, flaxseed oil and rapeseed oil的对比,结果菜籽油又成了21世纪健康油啦。

原本还想坐个小牛车的,但是钱不够了,只能看着红色篷子的小牛车从面前驶过…….DSC_5981

这时已经接近日落,于是登上一座朝西的山峰。中国的“龙友”群体十分广大,山峰顶上的位置都被早早霸占了。DSC_6067我们在他们脚下霸占了一块石头,也悠然自得。

在一群tripods下等待日落。

说起日出,日落,看了那么多,好像也没有看到特别辉煌灿烂的,看到头上的”龙友”拿着偏光镜在那里测试,就暗自好笑。

这些偏光镜,滤光镜和Photoshop的本质区别在哪里呢?偏偏National Geography也说不要Photoshop过后的图片。哎呀,什么时候我也买个偏光镜玩玩。

 

 

之后日落,果然不太辉煌灿烂,金鸡峰下的油菜花海,已经有些发绿了。

于是我就开始进行进一步的计划:四月份,去Jeju island看油菜花;七月份,去青海湖看油菜花……

陈兔:…….

DSC_6072

Japan – Sapporo 7

Sapporo,或者说整个日本,都是极度适合陈兔的地方。

因为每天晚上,我们都在喝啤酒,吃烧肉……“烧肉—–”,陈兔说。

当然除了啤酒和烧肉,札幌还是有一些别的东西的。我们在旧本厅舎(是叫这个名字吗??)前面的睡莲池,拍鸭子。相对中国一些古城,札幌太年轻,这座19世纪的government buidling 算是她最重要的heritage site。有大型旅行团出现,还有一些可能是本地的老年人在画画或摄影。

这种“日式欧风建筑”不算太有趣,不过里面很多的展览却可以看一看。北海道的历史,叫做“拓荒”也可以,叫做大和对虾夷的殖民也可以,原住民爱奴人不知去了哪里,也可能被同化了。最好笑的是这里面有一个类似“万人签名“的活动,本意是为日本与Russia北方四岛的争端获取民众支持,不幸的是,这个活动已经被同样写汉字的中国人破坏掉了,签名本上大都是中国人留下的骂他们的话,真是悲剧>_<

我们兴致勃勃地研究了一番前面莲池里的鸭子。札幌市里的“古迹”乏善可陈,不过城市干净有整洁,实在不像亚洲城市—-李小狐亚洲城市的standard是香港。

最吸引我的是她的书店,巨大,一排排的书。

回想李小狐的青春时代,周末下午最多常见的娱乐项目就是坐在书店里看书—-那时候还没有3点半定要抱杯咖啡在bakery里放纵一下的恶习—-那种大型化,什么类型都有的书店深得我心。后来,书店这种生意在中国的高租约环境下日渐凋敝……

还有他们本土的历史书,像讲日清战争,日露战争,太平洋战争的,唉,可惜李小狐的日语太不成器,不然研究下他们的perspective,也有一些乐趣。

还去了郊外的白色恋人巧克力工厂—-札幌很小,这个郊外也很容易reachable。这里更像个小型游乐场,花园里开了满园的玫瑰……因为已经下午三点,而且我们又很累了,再加上这里是chocolate factory…..所以就在顶楼的cafe放纵了一下……

总之,日本之行,在食物上是十分美好的。李小狐是baking mad,但真正的西式甜点经常吃得我直咳嗽(因为太甜??),而这里的dessert奶味很重,又不太甜,太适合我了。

当然我们还去了她著名的商业街狸小路。经济正当recession中,但日本人也一样热爱吃喝。每家烧肉店都坐得满满的。

第一天去的时候随便walk in一家,烧肉也很好吃,但是在金属的烧烤架上的,而非著名的“成吉思汗”烤肉。

第二天就刻舟求剑去了叫做“达摩成吉思汗”的那一家,结果门口竟然排着队!!!!!日本人,香港人都习惯排队,我们可受不了,就跑了。

再过了一天又去狸小路,找了另一家“成吉思汗”,就是圆圆的铁锅上烤肉,还有蔬菜,荞面面,陈兔很满意,一口气吃了两份—-当然在日本,陈兔每天都吃得很满意,日本实在是个很适合他的国家。

沿着狸小路往里走,可以看到“狸神”的神社,“狸神”胖胖的挺着肚子。还有年轻的学生,兴奋地去拉他神社里的钟,年青真是太好啦

Japan – Hokkaido Shrine 6

北海道神宫—-好像很多的游客都选择跳过她? why? 不过对于李小狐来说, 神宫是Sapporo的亮色—-大多数的大城市都可以replicate狸小路一样的购物街, 巧克力工厂的玫瑰园, 不过大概不会复制神宫吧, 因为这是spiritual的东西。

而且也不愿意,比如陈兔既是中国的抗日青年, 又是Christian, 对于这种异教的崇拜充满了不屑, 来到北海道神宫就开始大摇大摆, 指手画脚, 可能已经作出了十种以上不敬动作—-被日本人放到youtube上大概会被永久拒绝入境。

神道教似乎比较接近“原始人朴素的自然崇拜” —-在李小狐看来,日本的“神”实在是非常广义的概念, 集中了中国人perception里的各种非人类智慧生物, 比如妖, 仙, 佛, 鬼…..>_< 当然这种广泛的崇拜也有优点, 比如, 日本随处可见小小的神社和鸟居, 可爱的狸猫像,点缀广阔的绿色田园。

再比如,李小狐对陈兔说: 如果世上每一个人都跟随你的神,人类文明史和人类的精神世界会多么单调

陈兔: …….神原谅你这个无知的人类

 

除了我们都很安静, 树木苍翠, 一座座小巧的木结构神社掩映在松柏间。老奶奶在开拓神社里pray了很长时间。这里的神社十分简朴,未油漆的木料,白底蓝花的布幔是某家商店奉献的。

之后到达神门,门口挂着胖胖的大稻草绳。

屋檐下一盏盏菊花灯,也是李小狐所喜爱的—-相对于陈兔抗日青年,李小狐从来就是被日本文化侵略洗脑的无知少女。

 

“洗脑”真是个奇怪的词啊……会这么想,是因为香港的家长和学生们正在静坐,绝食以protest国民教育对学生一代的”洗脑“

静坐大概类似于李小狐每天在yoga studio里作meditation,但绝食也太需要persistence……

李小狐: 奇怪,为什么我没有被洗脑?都被教育了三十年了。

陈兔: ……

等李小狐从小yogi成长到guru的级别,大概三天不吃饭连续meditation也是可行的。不过那永远也不可能发生,我对这种still的运动严重缺乏天赋。

神门前还有个水池,来访的人需要在这里洁净口和手。

走进神门就看到了形状像一只大天牛的本殿。殿前同样挂着布幔,白底棕色的菊花纹。

其实我们很幸运,还看到了神社中举行的当地人的婚礼。

白衣红裳的巫女在台上跳舞,新娘一身白衣,新郎白衣蓝裳。宾客寥寥(中国的标准),音乐缓慢而哀伤 —- 传统的婚礼还真是不喜庆啊。

Japan – Cycling along Patchwork Road 5

又要骑车出去了。

其实昨天骑车一天,我的手背已经got a sunburn, 不过怎么办,世上这么多美丽风光。

Patchwork Road路上没有很多人,只有经过那些著名的树,比如,Ken&Marry Tree,才会发现游客们聚在树下。 当然我们还是不停地迷路。不过在这里迷路,也会多看到一些花和风景。大草地上开满细碎的小花,要靠得很近才能看清。

还有这种色块一般的田野,应该就是“拼布”吧。

陈兔路遇一大片湿漉漉的草地,高兴地骑车进去践踏草坪,撒欢。

在漫长的迷路过程中,我们经过一家小小的cafe,其实是人家自己住的房子,周围长满白桦树。这里的老阿姨招待过往的人简单的午餐和coffee,还做一些非常复杂的刺绣。我们在原木桌子上吃cheese, toast和味道像四川泡菜一样的salad,小巧的瓷杯盛着黑咖啡。老阿姨好奇地问我们从哪里来。

真是可爱在白桦林中有一座这样的房子,有着原木的地板和铜制的台灯,院子里堆着木柴和一艘小船。吃饭的时候从窗口看得到幽暗的树丛,以及背后明亮的田野。

后来绕来绕去,我们终于到达了西北望的丘。这时是下午,夕照强烈。向日葵都背着太阳。这次出来还打破了“向日葵向着太阳转”的谬论。

在漫长和混乱的迷路过程中,还看到了一种李小狐很喜欢的花—–油菜花!原来不需要去济州岛或者云南,这里也有油菜花啊。还和向日葵一起开放,周围还有鸡冠花(随便取的名字),棉花(??),粉红雪白冰绡紫,像以前的windows屏保一样。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