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Category

Japan

Kyoto, Nov 2014 – 奈良小鹿 7

去奈良前就听说有好多小鹿,去了觉得受骗上当—-照片上是可爱的梅花鹿,结果都是灰不溜丢,像在泥里打过滚的脏兮兮的鹿。而且还挺凶,追着游人要煎饼吃。
DSC_3770

那就不关注这些鹿了,简直是这里一害,又多,没准哪天就有人做鹿肉料理了。也避免陈兔感叹自己每天吃京豆腐料理,吃得他清心寡欲。
DSC_3778先去春日大社。日本的神社真是他们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逢年过节人民群众就穿着传统服饰来参拜他们的祖先牌位。

 

虽然我也来自一个十分封建迷信的地方,但他们的参拜好像比我的老家正经得多。

 

有年轻妈妈穿着素净的和服,抱着孩子站在社前虔诚地拜着。儿童们大都穿着华丽,像在在戏台上演出。

春日大社名字动听,也十分美丽。奈良在京都的东边,阳光明媚,枫叶和黄叶也被照得亮亮的。这里尤其多石灯笼,有的时间久了,顶上长了绿苔。有的很新,上面纸糊的灯笼还完好无损。层层叠叠地排列在道路两旁。DSC_3792

 

在旅途上走了这么多天,我们都开始觉得疲惫,尤其在这么暖暖的下午阳光里,吃饱了甜的糯米团子,真想支个床在这里睡午觉啊。

 

神社的木屋檐下常常挂着一排青铜的钟,不知道是作什么用的。这里还有一个小型的博物馆。我们的习惯是逢博物馆必看,常常能看几个钟,看到脚都站不住。

 

下午去了东大寺,这里又有一点中国著名旅游区的感觉了,旅行团多,人声鼎沸。不知为什么,可能现在安静的地方去多了,突然觉得这种很旅游区感觉的旅游区也不错,阿姨叔叔们开心地买着纪念品,热闹得很。

Advertisements

Kyoto, Nov 2014 – 两次来到二条城 6

陈兔对二条城特别感兴趣—-不管怎么说,德川家的将军在日本也是枭雄式的人物,虽然古代日本的疆域同中国实在没得比较。二条城也是世界文化遗产么,还是京都难得的,比较大型的世界文化遗产。当然最关键的,这是一个在陈兔年轻时候玩的电脑游戏中,重要的堡垒。真是年少往事,令人怀念啊。
DSC_3715
第一次来到二条城的时候,门口排的队让人震撼了。当时大概下午4点左右,阳光已经在消减,长队几乎绕了二条城一圈。因为交流困难,我们多方打听,才明白是晚上6点有演出。。。这真是沮丧,不知道没有提前买票,日本人民又这么踊跃地排在门口。

 

因为陈兔的锲而不舍,第二天又来。终于得其门而入,先是经过了装饰非常复杂的唐门,听讲解说上面的金色菊花是天皇家的家徽,而三叶葵是德川家的,暗示着将军的野心—-现在我逐渐明白了,这种形状像锅盖,花样复杂的门就叫做唐门,麒麟就叫做唐狮子,辣椒就叫做唐辛子。。。

DSC_3660

光脚走进中心建筑二之丸御殿,地上是黄莺地板,据说是为了防止刺客,走上去会有黄莺啾啾的声音。其实让我比较困惑的是—-这难道不是木地板装得不够平整就会这样么?御殿的墙壁非常古朴,金色的背景上绘有巨大的松树,白鹤。不得不承认他们的笔调很有唐风,与中国经过了元明时代的清隽娟秀的花鸟画不同。

DSC_3694

我们走到二条城的的最高处。这里可能是京都最大型的建筑,可以俯视庭院和远处的京都风貌,小小遗憾就要离开了。明天早晨再去走走旅店后山的观鸟径吧。

Kyoto, Nov 2014 – 岚山,嵯峨野,竹林,野宫 5

之前几天都是随便走走停停。后来突然想到要去坐一次嵯峨野岚山小火车,于是兴致勃勃地买了票去龟岗。

DSC_3448龟岗的小车站在一片淡绿色的农田上,有许多狸猫的雕像。

日本传统的狸猫形像一点也不卡通,都是挺着个肚子,戴着草帽和念珠做和尚打扮。

岚山小火车好像我们在北海道坐过的Norokko,是以前的旧火车淘汰下来做旅游用。游人很多,没有座位的地方也站着人。
火车沿着保津峡前行,两侧的枫树非常美丽。除了坐小火车,游船也是另一条通路。所以我们就看见桥下三三两两的木船经过,木船上的游人向火车上的人招手。这里真是有几分像我幻想中的三峡。以前想到三峡便觉得大概是这样吧,“巴东三峡巫峡长,猿啼三声泪沾裳”。当然保津峡像日本所有的景致一样小巧精致,是没有这样的心境的。

DSC_3462过了一段铁道桥就到达嵯峨野,然后沿着竹林小道走到野宫神社。这些地名都在小时候看的《源氏物语》上出现。

到了这里就有几分像中国著名旅游区了,竹林小道狭窄,游人十分多,一眼望去都是黑压压的人头。当然陈兔不这么认为,陈兔坚持觉得中国著名旅游区到了旺季人会更DSC_3628多,保证走不动。。。。。。

大多数游人都去了天龙寺,而野宫神社隐藏在幽暗的竹林深处,门口有黑色的巨大鸟居。周围的树木高大荫蔽,深绿的草地湿漉漉的。走进去又看到一个朱红色的小鸟居,两侧亮着灯笼,一如既往地满满挂着各色绘马,再往里走也供奉有白瓷的狐仙雕像。

今天有几分潮湿,而且草木葱茏,这里的气息十分清新。了解历史的游人应该不多,但到了这里都很安静,静静地观赏这里的鸟居,草绳结,灯笼,绘马,偶尔有相机响起的咔嚓声。

Kyoto, Nov 2014 – 夜色下的金阁寺 4

京都有金阁寺和银阁寺。

我知道金阁寺还是因为小时候看了三岛由纪夫的小说。小说的内容忘记了—-一般都记不住。但看了几张金阁寺的美丽照片,就决定要去。

来到金阁寺的时侯天色已晚。京都的11月真的就是冬天了,下午4,5点钟的时候阳光渐渐消失。而且金阁寺也是挺远,坐车绕来绕去。DSC_3354

到门口看到了大群从奈良来秋游的小朋友。穿着校服,一路唱着歌排队来玩。日本的小朋友真和我们不一样,对中国人的养生之道,我已经从善如流地穿上了羽绒服,雪地靴,毛线帽,毛毛手套和护耳,小朋友们还光腿穿着裙子。

金阁寺真是美啊,金色的寺庙掩映在红叶和松柏之间,还有一半倒影印在平静的湖面上。

我们绕着金阁寺走上周围的小山坡,这里是京都北边,真的是深秋了,在淡淡的夜色中,红叶都浓得有些发乌。

 

Kyoto, Nov 2014 – 清水寺与清水坂 3

清水寺,音羽山,应该是很出名的地方,我的旅游书上也特别地提及。不过最让我印象深刻的,居然是清水寺前的清水坂。
毕竟名胜古迹太多,而一条陡峭的清水坂上,日本人民群情踊跃地购物—-买各种果子和手信,和吃东西—-主要是吃各种果子,到走都走不动的情形,让我十分震撼。
DSC_3262
首先我这人非常的懒,手信从来都是机场才会买。其次各家的果子大都是糯米团子和抹茶雪糕,味道其实差不多,日本人民应该吃了很多年了,现在他们还是十分开心地吃着。
于是在拥挤喜乐的日本人民中,我们艰难地爬上了清水坂。人群中还有做传统艺伎打扮的女孩,水白粉涂在脸上,不知为什么不涂后颈,漏出茶色的脖子,穿布袜和木屐,居然走得比我还快。
同无邻庵这样不出名的小庭院不同,清水寺来的人真的很多,一些大型旅行团也出现了。我们走过正门仁王门,找了一处偏僻的小道坐下来休息。可能因为人多,这里的枫树也不太寂静。音羽山上风大,黄的红的叶子摇曳着飘下。

清水寺供奉的大神是大黑天,看名字很威武。结果雕塑是个圆圆的,背着个布袋子的胖子,又卡通又可爱。人民群众虔诚地崇拜着。

 

 

 

 

除了枫树,还有一些叶子圆形的黄叶树,和屋顶的金饰一起,在阳光下闪光。DSC_3263

清水寺里有地主神社,这里有著名的恋占石,或者叫做姻缘石。其实是一块绳文时代的石头,被美化成有关姻缘与月老的象征,就一下子在年轻女性中红了起来。

虽然不太明白,但觉得在日本还真是把他们的神道教和佛教混在一起,倒也相安无事。

 

 

DSC_3294

这个神社也是很可爱的,虽然小。木屋檐下垂着一排排白底红字的巨大灯笼,小路的尽头供奉神态狡黠的狐仙雕像,木架子上挂满各种图案的绘马。

神社里的商业氛围同清水版一样发达,穿着像神官(??)的售货员坐在窗口,售卖各色各样封建迷信的小布袋子—-学业守,健康守,母子守,恋爱守,等等。
我们看见路过好几个学生模样的购买学业守,就觉得这些小家伙们是不是要期末考试了,跑来抱佛脚的

虽然不觉得这里的诸神能够保佑我们到日本列岛以外的地方,但因为觉得好玩,我们也买一个“安产守”的布袋子吧。

Kyoto, Nov 2014 – 路上经过无邻庵 2

清晨起来就看见窗外的红叶和听见雀鸟的叫声。原来窗外正对着一条向上的行山小径,几个园丁半蹲在径旁修整。一处泉水哗哗地响。这泉水大约是有开关的,夜里就没听到。

DSC_3254我们起来就去寻找附近的平安神宫。白天的京都也很静谧,木结构的房子深棕或是黑色,屋顶还垂下青藤。

 

无邻庵是在路边出现的小小庭院,门前几棵苍翠的松柏,门洞里露出红叶,秀丽得很。进去也小,两层小楼结构简单,因为地板上铺了草席,坐在那里也很舒适。

这里也售卖抹茶和团子,难道京都人都习惯以这个为食么?

 

石阶下一道溪流,还有几只水鸭悠然地划着水。

除了红叶,还有一些黄色或橙色的叶子间插其中。

游客很少,大概是不出名,几个上了年纪的人慢吞吞地拍着照。

 

 

 

无邻庵的红叶在京都红叶情报上被标注了五星,就是最红但又未凋的时候。的确是红得十分艳丽啊,我的相机拍出来都像假的明信片一样了。DSC_3241

Kyoto, Nov 2014 – 永观堂的夜枫 1

在京都赏枫有个很神奇的地方:就是赏枫分日枫和夜枫。

大小寺庙庵堂神社白天收一次票,晚上再收一次票。有人马上问那我中间待那里面不出来呢?答案是不行的,下午5点清一次场,6点再开门赏夜枫。

不管怎么嘲笑人类在商业上的精明,夜枫也有其特色之处。尤其我们到京都已经夕阳西下,住的Westin Miyako又偏僻,好处就是旁边就是赏夜枫的永观堂。从住的地方走过去,是一条弯曲的小道,本地的学生踩着单车放学。京都的房子不高,也比较古朴。路边有小摊卖果子的,到这里常常粘着酱汁吃这种软软的糯米团子。

DSC_3027

人突然多了起来,传统的白墙外亮着灯,几株火红的枫树从墙头探出身来,引得游人在墙外纷纷拍照。日本的的寺庙房子低矮,墙外一道水渠环绕,建筑得同中国不同。我们以为到了,走近才发现是另一处叫做归云院的小观,看了看。旁边就是永观堂,买了票进去。DSC_3046

游人很多,亮着红色的夜灯。枫叶的颜色,在灯下金红得发亮,似乎艳丽得也不真实。

但永观堂是一处小巧的精致的院子,枫树下的台阶湿漉漉地长了绿苔。有一处泉水,水边影影绰绰立着佛像和诗碑,在夜晚看不清楚,只听得到水声潺潺了。

Japan – Sapporo 7

Sapporo,或者说整个日本,都是极度适合陈兔的地方。

因为每天晚上,我们都在喝啤酒,吃烧肉……“烧肉—–”,陈兔说。

当然除了啤酒和烧肉,札幌还是有一些别的东西的。我们在旧本厅舎(是叫这个名字吗??)前面的睡莲池,拍鸭子。相对中国一些古城,札幌太年轻,这座19世纪的government buidling 算是她最重要的heritage site。有大型旅行团出现,还有一些可能是本地的老年人在画画或摄影。

这种“日式欧风建筑”不算太有趣,不过里面很多的展览却可以看一看。北海道的历史,叫做“拓荒”也可以,叫做大和对虾夷的殖民也可以,原住民爱奴人不知去了哪里,也可能被同化了。最好笑的是这里面有一个类似“万人签名“的活动,本意是为日本与Russia北方四岛的争端获取民众支持,不幸的是,这个活动已经被同样写汉字的中国人破坏掉了,签名本上大都是中国人留下的骂他们的话,真是悲剧>_<

我们兴致勃勃地研究了一番前面莲池里的鸭子。札幌市里的“古迹”乏善可陈,不过城市干净有整洁,实在不像亚洲城市—-李小狐亚洲城市的standard是香港。

最吸引我的是她的书店,巨大,一排排的书。

回想李小狐的青春时代,周末下午最多常见的娱乐项目就是坐在书店里看书—-那时候还没有3点半定要抱杯咖啡在bakery里放纵一下的恶习—-那种大型化,什么类型都有的书店深得我心。后来,书店这种生意在中国的高租约环境下日渐凋敝……

还有他们本土的历史书,像讲日清战争,日露战争,太平洋战争的,唉,可惜李小狐的日语太不成器,不然研究下他们的perspective,也有一些乐趣。

还去了郊外的白色恋人巧克力工厂—-札幌很小,这个郊外也很容易reachable。这里更像个小型游乐场,花园里开了满园的玫瑰……因为已经下午三点,而且我们又很累了,再加上这里是chocolate factory…..所以就在顶楼的cafe放纵了一下……

总之,日本之行,在食物上是十分美好的。李小狐是baking mad,但真正的西式甜点经常吃得我直咳嗽(因为太甜??),而这里的dessert奶味很重,又不太甜,太适合我了。

当然我们还去了她著名的商业街狸小路。经济正当recession中,但日本人也一样热爱吃喝。每家烧肉店都坐得满满的。

第一天去的时候随便walk in一家,烧肉也很好吃,但是在金属的烧烤架上的,而非著名的“成吉思汗”烤肉。

第二天就刻舟求剑去了叫做“达摩成吉思汗”的那一家,结果门口竟然排着队!!!!!日本人,香港人都习惯排队,我们可受不了,就跑了。

再过了一天又去狸小路,找了另一家“成吉思汗”,就是圆圆的铁锅上烤肉,还有蔬菜,荞面面,陈兔很满意,一口气吃了两份—-当然在日本,陈兔每天都吃得很满意,日本实在是个很适合他的国家。

沿着狸小路往里走,可以看到“狸神”的神社,“狸神”胖胖的挺着肚子。还有年轻的学生,兴奋地去拉他神社里的钟,年青真是太好啦

Japan – Hokkaido Shrine 6

北海道神宫—-好像很多的游客都选择跳过她? why? 不过对于李小狐来说, 神宫是Sapporo的亮色—-大多数的大城市都可以replicate狸小路一样的购物街, 巧克力工厂的玫瑰园, 不过大概不会复制神宫吧, 因为这是spiritual的东西。

而且也不愿意,比如陈兔既是中国的抗日青年, 又是Christian, 对于这种异教的崇拜充满了不屑, 来到北海道神宫就开始大摇大摆, 指手画脚, 可能已经作出了十种以上不敬动作—-被日本人放到youtube上大概会被永久拒绝入境。

神道教似乎比较接近“原始人朴素的自然崇拜” —-在李小狐看来,日本的“神”实在是非常广义的概念, 集中了中国人perception里的各种非人类智慧生物, 比如妖, 仙, 佛, 鬼…..>_< 当然这种广泛的崇拜也有优点, 比如, 日本随处可见小小的神社和鸟居, 可爱的狸猫像,点缀广阔的绿色田园。

再比如,李小狐对陈兔说: 如果世上每一个人都跟随你的神,人类文明史和人类的精神世界会多么单调

陈兔: …….神原谅你这个无知的人类

 

除了我们都很安静, 树木苍翠, 一座座小巧的木结构神社掩映在松柏间。老奶奶在开拓神社里pray了很长时间。这里的神社十分简朴,未油漆的木料,白底蓝花的布幔是某家商店奉献的。

之后到达神门,门口挂着胖胖的大稻草绳。

屋檐下一盏盏菊花灯,也是李小狐所喜爱的—-相对于陈兔抗日青年,李小狐从来就是被日本文化侵略洗脑的无知少女。

 

“洗脑”真是个奇怪的词啊……会这么想,是因为香港的家长和学生们正在静坐,绝食以protest国民教育对学生一代的”洗脑“

静坐大概类似于李小狐每天在yoga studio里作meditation,但绝食也太需要persistence……

李小狐: 奇怪,为什么我没有被洗脑?都被教育了三十年了。

陈兔: ……

等李小狐从小yogi成长到guru的级别,大概三天不吃饭连续meditation也是可行的。不过那永远也不可能发生,我对这种still的运动严重缺乏天赋。

神门前还有个水池,来访的人需要在这里洁净口和手。

走进神门就看到了形状像一只大天牛的本殿。殿前同样挂着布幔,白底棕色的菊花纹。

其实我们很幸运,还看到了神社中举行的当地人的婚礼。

白衣红裳的巫女在台上跳舞,新娘一身白衣,新郎白衣蓝裳。宾客寥寥(中国的标准),音乐缓慢而哀伤 —- 传统的婚礼还真是不喜庆啊。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