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Category

Diary

陈小马纪事 - 像个大孩子 6

一个月过去,陈小马突然就像个大孩子。

DSC_41045月21日那天去健康院,已经5.23kg,比出生时沉了1.41kg,生长线是90% percentile。难怪每次用背巾背着他在胸前,沉得要命,猫妈都会困惑地想:生他之前我的肚子有这么大么?这么大一个东西是怎么装在我体内的?

然后去看他出生前一两周猫妈的照片,结论就是:猫妈驮他时肚子上那几十磅肉肉,正在迅速地向陈小马转移。

这个时候陈小马已经不像一开始的小动物了,“黑胖子”,“猪小孩”之内的外号也不足以形容他。兔爸给他取了新外号:“陈衙内”。因为他一副赖像,又常常露着个大尿布,特别像个鱼肉乡民欺压邻里的坏小孩。有时候又叫他多啦A梦上的“既安”,觉得这小子长大了就是又高又胖,在外面欺负别人家瘦小孩的。

不过猫妈就喜欢他这幅赖皮肥仔样,最可爱。

IMG_0547第一个月实在是过得过于混乱,到了第二个月,我们才开始有了时间和精力研究陈小马的衣食住行以及教育发展问题。

“衣”没有什么可研究的,猫妈和兔爸都是生活及其简单的人,陈小马可谓穿百家衣长大。希望他长大了不会怨爸妈“家财万贯,一毛不拔”。

“食”就更简单了,美赞臣通过我的产科医生送了陈小马三套衣服,围嘴,纱巾,包被。于是我们就帮衬他家买了一罐小罐的……作为backup。陈小马的食物来源还是猫妈。

“住”,陈小马刚回家时,睡在猫妈和兔爸身边的婴儿床上。有几次实在是闹腾不睡,不得不让他睡在我们之间。两周后兔爸开始上班,家中菲姐对着疲惫不堪的猫妈自告奋勇说weekday晚上照顾陈小马,用奶瓶喂他。于是就变成了陈小马和菲姐睡子母床,晚上喂他2,3次奶瓶。猫妈半夜起来挤奶,而兔爸就只有周末晚上需要起床了。白天则在living room的网床和放平了的high chair上小睡。算下来家里有他四张床,富贵啊陈小马:)其实都是朋友家的孩子大了以后给我们的。IMG_0679

“行”的话,中国人民的传统,满月前的宝宝是不太出门的。结果,由于黄疸,猫妈从陈小马一周多起就抱他在健康院,私家诊所, Queen Mary, Canossa之间跑来跑去。那时候用的是背巾背着他。后来大了,换了一个可以调节的背巾。再后来……实在是重得不得了,换成了一个朋友给的婴儿车。我们还用婴儿车推着他去宝云道溜达,十分神气。可惜宝云道上蚊子太多,不得不用纱巾把他包起来。真希望他赶紧学会走路,就可以和爸妈一道行山去了。

衣食住行简单,教育发展可是个难题。

至今应该没有人知道如何100%确定教育出一个聪明,健康,善良的宝宝吧。

尤其是,猫妈兔爸每天照顾陈小马就疲于奔命,什么宝宝音乐啊,和宝宝游戏啊,都没有精力去弄。唯一的训练方式就是让他肚皮向下趴会儿,听说可以训练他的颈部肌肉。

有这么不靠谱的父母,陈小马似乎也长得挺好。

让他趴着,他也能抬头挺胸一会儿,有点像在做俯卧撑,是个结实健壮的孩子。还有,表情特别丰富,每天早上见到猫妈,都会开心的笑,兔爸说:两个大奶瓶来啦!也有吃惊,狡猾,算计的表情。尤其是吃奶时,那种“谁都别和我抢!”的神态,兔爸常常叫他“小奸奸”,“奸奸的”。IMG_0640

还有好玩的是,比起第一个月偶尔发出那些“唉—–”,“啊—-”的声音,陈小马现在能发出好多声音了。有时抱着他就像在说话。

陈小马:“咿唔—-”

猫妈:“嗯嗯, I know”

陈小马:“噢噢”

兔爸:“高兴什么?小傻子似的。”

陈小马:“呱——–”

兔爸:“哪学的怪声?!”

猫妈:“等下,妈妈去喝水,等下给你奶吃。”

陈小马:“啊欧——”

陈小马一定是想说话了,才会这样和我们一问一答。

Advertisements

陈小马纪事 - 满月了!陈小马 5

IMG_0430到了5月16日前几天,猫妈和兔爸突然发现,陈小马快要满月了!

因为爸爸妈妈家人都不在这里,没法给你一个热闹的满月宴,但是蛋糕一定要给你买一个的。

给陈小马买了一个轻松小熊的蛋糕,点了一支蜡烛,代表“1”个月大的陈小马。

还拍了一张全家福。

猫妈和兔爸小时候照片很少,尤其是兔爸,上大学前只有一两张照片,家里也没有拍全家福的习惯。直到某年在日本的神社里,看到本地人一家拍全家福。男的穿西服,女的穿传统服饰,孩子们都打扮得漂亮整齐,在和煦的阳光下由摄影师给他们拍。当时觉得好羡慕。

于是在陈小马满月的这一天,我们也拍了一张全家福。虽然我们很仓促,没有时间换上好看的衣服。忙碌了一天直到晚上,所以也没有和煦的阳光。就在家中的餐桌旁由菲姐给我们拍照,陈小马也总是不肯看镜头。不过这的确是我们美满的一家。以后我们每年都会拍全家福,等陈小马大一点儿,就带他到外面的阳光下拍。IMG_0432 这一个月真是酸甜苦辣,猫妈的每天每夜都是在喂奶,扫风,换片中循环,比念书和工作都辛苦得多。可能是整个人生中最具有挑战性的一个月。IMG_0340

而陈小马从懵懂无知,到后来变得白净清秀,笑起来像个大孩子。 兔爸还说,最喜欢听陈小马偶尔发出的,好像“唉—-”,“啊—-”一样的声音,还有他脸鼓鼓,嘴尖尖的样子,真是太可爱了。IMG_0353

陈小马纪事 - 黄疸和湿疹 4

现代新生儿为什么这么多黄疸和湿疹,连陈小马这么健康的宝宝也有。

说起黄疸,真是让猫妈和兔爸跑断腿。IMG_0199

在Canossa时还未爆发。当时兔爸在育婴室里看见几个宝宝照灯,回来绘声绘色地向猫妈描绘“几个瘦弱的婴儿,在育婴箱里照着紫光灯”的惨状。于是猫妈就建立了错误的第一印象—-以为黄疸是很瘦弱,身体不好的小婴儿才会有的。

出院前问下儿医,答曰:新生儿大都有黄疸,陈小马很轻微。

一周后复诊,说有点发黄,最好取脚底板血验一下。检验结果265,也还可以。

过了两天,家中陪月阿姨开始唠叨,说陈小马黄。

那时觉得阿姨又唠叨又烦,不明白什么算“黄”。他真的黄么?我们觉得他天生皮肤黑啊。最后实在被唠叨不过,打了电话去西营盘的母婴健康院登记。

猫妈曾固执地认为,公立的医疗机构必然很差,所以从未去过。结果,母婴健康院出奇地好。比如,给陈小马磅体重,把衣服尿布都脱了再磅,明显比私家精确。再如,健康院的人奶姑娘多次指导猫妈喂奶,给了当时痛苦不堪又不好意思问别人的猫妈很多帮助。

去健康院那天,给陈小马穿了猫妈拿旧体恤改的“熊猫服”,看上去又黄又黑,又疲惫,一直在睡觉。一查黄疸,就被转介到了Queen Mary医院。于是,隔了两天,Queen Mary做了和Canossa一模一样的测试,黄疸指数高了,达到280。

IMG_0220猫妈怯怯地问:怎么办?Queen Mary的姑娘中也是有一个年纪较大的,也暴凶,凶恶地回答:“能怎么样?照灯呗!!”立即把陈小马脱到只剩尿布,陈小马大哭。又在陈小马头上戴了环形的标签,把他放到了育婴箱里。然后催猫妈去买留院的尿布。

猫妈真是晴天霹雳啊,这么辛苦,每天喂奶喂奶,喂出个黄疸病孩来。

好在当时兔爸还比较镇定。或者说兔爸从小在医院里混迹,对医院太熟悉了。一点也不觉得“留院”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带着猫妈去楼下商店买了尿布,买了猫妈的零食,去餐厅吃了饭,就再去育婴房探视陈小马时。

这时的陈小马被一张粉红色的包被裹得特别小,特别瘦。看上去弱弱的。猫妈坐在屏风后给他喂奶,他也不太吃。

育婴房的探视时间只能到晚8点,兔爸看着陈小马。而猫妈挤了几次奶,留给陈小马晚上吃。当然是不够,陈小马需要第一次吃配方奶了。这里一个年轻的姑娘和护工阿姨特别好,批评了猫妈一次喂一个钟的“累死”喂奶法,还教猫妈如何扫风弄醒陈小马。让两个纳税人突然发现,政府医院也是不错的。

第二天的探视时间从早11点开始,猫妈和兔爸早早就来,陈小马黄疸降了,开心地带他回家。

那天是4月26日。我们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4月28日,我们因同样的原因再次去了Queen Mary,幸而这次不用照灯,只是待了好几个小时等检查结果。这还不是结束,5月21日,健康院第三次转介我们去Queen Mary。这次猫妈很聪明,直接去Canossa检查了陈小马的肝功能,并详细问了儿医如何看这个报告。直到6月16日,给了健康院陈小马的肝功能报告,黄疸问题才让我们放下了心。来来回回抽了四次脚底板血,尤其是查肝功能那次,挤了大概10ml,陈小马鬼哭狼嚎。

——————————————————————————————————–

相对于黄疸,湿疹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只是有些丑陋—让刚出生不算美貌的陈小马更丑一些。

IMG_0259出生不久,我就注意到陈小马眉毛附近有些奇怪,像在脱皮。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听说新生儿都会脱皮。而且那一阵陈小马越来越好看了,皮肤变白了,因为脱水,脸也变得清秀。看起来不再是懵懂无知的黑胖子,而是一个有思想的,会想事的的小东西。

结果好景不长。很快就可以看出,眉毛附近是些厚厚的皮疹,还发黄了。严重的时候,兔爸都叫他“黄眉大侠”。而且由于眉毛显得很粗,脸又胖乎乎地鼓起来,扫风的时候,简直像蜡笔小新。

IMG_0530—-蜡笔小新真是源于生活的!

为此猫妈带着他看了几次儿医。第一次让猫妈纪录每天的饮食,看在湿疹发出前猫妈有没有吃什么特别的东西。纪录的结果就是:猫妈每天吃一样的东西……所以陈小马的湿疹和猫妈的食物可能没有关系。

如果和食物没关系就很难解决,儿医说,大概到六个月前,他都会反复发作湿疹和反复好转。

后来陈小马连头上都是,看上去黄黄脏脏更为丑陋。在香港人们叫头上的湿疹为“头泥”—-非常形象的名词。

猫妈考虑要不要给他剃个光头,但剃光头可能并不能让他的湿疹好转,反而可能更丑……真是让人泪崩!

 

 

 

 

陈小马纪事 - 最初的两周 3

4月19日的晚上,猫妈和兔爸带着陈小马回家。

回家前,猫妈惊讶地发现,腋下的淋巴肿成几大块。心想坏了,可能是某种并发症。不过实在是不想继续住院—-我真的很想洗澡又不惯在医院洗澡啊。于是决定先回家,明天再看医生。

可见现代人是多么地迟钝—-当时乳房硬得像石头,连着腋下肿成一片,痛得连走路都要扶着墙根—-都不明白这是谷奶。

回家的车上,陈小马待在蓝色的包被里,看起来怯怯的,又有点鬼祟。猫妈兔爸认为他第一次离开医院,害怕。很快我们就会认识到这小东西胆子又大性格又恶,根本不怕。那种鬼祟样是他经典表情—-尤其是在捧着乳房吃奶的时候。

快到家时猫妈已经痛得走不动了,这时候请的陪月阿姨刚好来了,一看便说猫妈是谷奶痛的。

事情证明还是有必要请陪月阿姨的。不然,可能的结果就是猫妈一整晚痛到发烧,而陈小马还是没奶吃。

于是,陪月阿姨下了“毒手”给猫妈推啊挤啊,陈小马也“用了吃奶的力气”在前面吸。反复几次,猫妈痛得整个人都在抖,陈小马终于吃到了人生中第一顿饱饭。而猫妈的乳房也软了下来,腋下的几大硬块也消失了。当然,第二天猫妈会发现,乳房一边淤青一边红肿。

—–总觉得我miss掉了什么重要tricks,难道人类的女性哺乳都是这样辛苦吗?偏偏那时身边没有什么人可以咨询,问我妈吧,回答是“忘了”,问婆婆吧,“喂第一个孩子因为太痛而失败,后来也就没喂奶”,问我的姐妹们吧,标准答案:“喂奶粉,奶粉好”。那时又还不好意思问同学朋友。

解决掉了第一个问题—-陈小马的吃饭问题,现在面临着第二个问题—-睡觉问题。

在医院时猫妈在病房,陈小马在育婴室。育婴室的姑娘夜里叫醒猫妈几次:“太太,BB需要你。”猫妈就抱起枕头去育婴室。当时觉得很困很辛苦,但也错误地理解为,陈小马半夜醒来的原因无他,唯吃奶尔。

19日那晚才明白,我真是太欠缺育婴知识了!

我们把陈小马放在床边的小床上,然后就认为,可以睡觉了。于是,陈小马开始哭闹不休,猫妈开始喂奶。陈小马好像吃完了,继续哭闹不休,猫妈抱起来摇啊哄啊。然后陈小马再一次要吃奶,猫妈又开始喂奶。陈小马不再吃奶,但继续哭闹,猫妈继续抱起来哄—-循环啊循环,直到我们突然福至心灵—-他是分不清白天黑夜的,所以不可能晚上只有“吃”和“睡”两种状态,他还会有一种“醒”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要么要人抱,要么哭闹。当然还有一个原因,猫妈奶水还不够,陈小马每次只吃到一点点,所以很快就又觉得饿。

那天晚上忘了陈小马究竟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他是在兔爸的手上睡着的。IMG_0190

而4月20日,他照样睡意全无,兔爸抱他在膝上,他才睡了三个钟。

接下来,我们会迅速发现,陈小马不单分不清白天黑夜,他还昼夜颠倒。凌晨1点到3点则是他的游戏时间,吃得别多,还有就是要人抱要人同他玩。而他的睡眠时间,如果没人抱着,也很难睡得安稳。

最初的两周就这样在混乱中过去了,白天陈小马昏昏欲睡,陪月阿姨来,推啊挤啊猫妈的乳房,做各种汤水给猫妈“发奶”。晚上陈小马开始号啕大哭,要吃,要抱,要玩。

猫妈和兔爸疲惫不堪,几乎没给他拍什么照片。只记得他那时还是很肿,眼睛肿成一条线,皮肤先发红再发黑,兔爸心情沮丧,骂他“黑胖子”,晚上怎么喂都不饱,兔爸又骂他“饿死鬼”,“大食鬼”,吃奶时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又被骂成“猪小孩”。但猫妈坚决认为,陈小马是个长得很有灵气的孩子。因为我们是一体的,他就是我,我就是他,而猫妈一出生就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嘛。

每天半夜,猫妈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给陈小马喂奶—-当时对喂奶还十分不熟练,坐在床上使不上劲,没法喂。搬了个椅子坐在上面挺直了腰会好点。

一天晚上,好不容易陈小马成功含到了右边乳房,吃完,成功含到了左边乳房,吃完,再次含到了右边乳房,又吸了一阵。那时大概凌晨4点多,借着窗口的微光,看见陈小马看着我,露出了一种“馋馋的”表情。猫妈瞬间崩溃了,天哪,没有奶给你吃了啊,你个大食鬼,妈妈发奶发得快要厌食症了啊,妈妈快被你吸成人干了啊。

那时候的心情是多么绝望啊。

陈小马纪事 - 喂奶大作战 2

陈小马出生在4月16日的凌晨。猫妈在早晨6点模模糊糊地醒来。产科医生来看我,叮嘱一定要去洗澡—-可能担心猫妈于中国传统文化浸淫多年,还很老套地坐月不肯洗澡。还叮嘱要自己休息好,吃好,再去喂陈小马。

于是猫妈吃完早餐,就兴致勃勃地要姑娘把陈小马抱过来。IMG_0154

小家伙在羊水里泡久了,全身通红,皱巴巴的,像只小猴子。一对张飞眉,明显遗传了兔爸的眉毛。只是紧闭着眼昏昏沉沉地睡着,一点吃奶的欲望都没有。猫妈和兔爸像揉泥巴似的把他捏来捏去,又抱起来照相,完全不醒。

也好,抱着昏迷的陈小马拍了第一张全家福。

没办法只好求助于医院的姑娘。来了一个比较年长的,暴凶,把陈小马坐在她大腿上,啪啪啪地拍他的背。嘴里大声问:你要食嘢的吧?你要食嘢的吧?猫妈兔爸目瞪口呆—-之前有学过扫风,但从没想到可以扫得这么劲的啊。尽管姑娘很凶,陈小马照旧一幅昏死状装睡。最后无奈,只好把他抱走。

IMG_0161这时猫妈还没有意识到,一场巨大的战争就要开始了。

当天傍晚,姑娘说因为我是顺产的,现在起自己到育婴室喂奶,不会再把陈小马抱过来。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猫妈都过的十分混乱,唯一的记忆就是在育婴室同陈小马搏斗。现在回想起来,猫妈和陈小马要共同面对以下三大问题:

问题一:如何让陈小马含住猫妈的乳房?

上过产前训练班,但在育婴室里,猫妈完全地没有技巧手足无措。唯一会做的就是笨拙地捧着他的后脑勺,一遍又一遍地硬往自己乳房上按。因为吃不到奶, 陈小马哭得惊天动地,猫妈惊慌失措。育婴室的姑娘来帮忙,可陈小马和猫妈两个人都太过紧张,也是不断的失败。几次失败的喂奶下来,陈小马越哭越愤怒,愤怒得用头不停地撞我的胸口。

忘记了什么时候陈小马第一次含住了我的乳房,可能某一次他哭得太厉害,嘴张到足够大,于是姑娘趁机把他的头往我胸上一按,他就吸住了。

于是,陈小马第一次找到了乳房,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我完全没有预计到,喂奶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每天要喂十几次奶,每次喂奶我们都要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个搏斗的过程。试遍各种动作,到最后陈小马哇哇大哭,猫妈才能趁机把乳房塞到他嘴里。

原以为这是动物世界最为自然不过的事情,但人类的自然性居然退化到了这样的地步—-猫妈频繁地跑健康院请人奶姑娘作指导,又咨询各位新妈妈的经验教训。直到陈小马两周大,学会了自己找到乳房含住,猫妈喂奶才喂得稍微顺畅了些。

问题二:怎么样才可以有足够奶给他吃?

这真是一个让人十分地疲惫和挫折的问题啊!

因为入院的时候选择了exclusive breastfeeding,所以每三个钟,以及陈小马哭起来时,育婴室的姑娘都让猫妈过去。于是,每天半夜,一个人凄凉地坐在育婴室时,猫妈几乎都要哭了。

但有什么办法呢?没有奶就是没有奶,陈小马费力地吸了好一阵也没有奶吃,不愿再吸了只是哭天抢地。

一天夜里,育婴室的姑娘见猫妈实在是疲惫不堪,建议猫妈用奶泵把奶泵出来。于是猫妈努力了半个小时,只泵出了5ml的奶。而那时陈小马一顿要吃30ml的奶。姑娘说兑一点水,兑到30ml给他喝。

直到出院后,猫妈的乳房有了胀痛的感觉,陈小马才结束了人生第一个忍饥挨饿的时期。而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见这样,你大概知道input,却完全不能估计output的任务。而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猫妈照样担惊受怕,每天都觉得陈小马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天夜里,兔爸还慌张地出门,买了一罐奶粉回来作为 backup。

值得庆幸的是,陈小马一直都吃猫妈的奶,而且茁壮成长了。出生的时候体重是75 percentile的他,到满月时已经是90 percentile的小婴儿了。

问题三:喂奶怎么会这么疼?

对喂奶的痛的形容,我觉得有一个词再恰当不过了—-痛彻心肺。因为乳房的位置刚好在心脏上面。

可能因为猫妈一开始没有奶而陈小马在那里干吸,也可能是医院的姑娘说的,陈小马很有力气,再或者,我们一开始动作都不对,生下他的当天猫妈乳头就被吸破了。IMG_0178

之后陈小马愤怒地再吸,奶出不来但血出来了,猫妈换了好几件衫,因为每件的胸口都被血迹搞得污糟。

陈小马继续愤怒继续再吸,然后就是痛彻心肺的痛

猫妈使用了很多传说中的tricks,比如把自己的乳汁涂在上面,比如使用羊脂膏,比如用奶泵代替身喂,最后结论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忍着痛给他吸,吸上一个月,直到乳房变得皮实。

这么想来,猫妈在医院的四天,以及回家后的一两个月都是些痛苦的回忆,其实好像也不是。

在育婴室的一天深夜里,猫妈一个人抱着陈小马奋斗着。而陈小马终于睁开了眼睛。那时候他的脸还是很肿,眼睛睁开了,也是两条细细的缝。两条细缝黑黑的,透出探究和好奇的光来。

虽然我明白陈小马只有几天大,看不见东西,但无论如何,我都觉得他是看见了妈妈的。

虽然后来,陈小马有了很多清秀可爱的照片,但对猫妈来说,这一张是最可爱的了。因为目睹一个小生命的成长,猫妈所感到的惊奇和感动,把所有的痛苦都冲淡了。

陈小马纪事 - 陈小马的诞生 1

陈小马突然就七周大了,一直想要写的育儿日记,到现在才开始动笔。

先写写陈小马的诞生吧。

猫妈驮他驮到了第40周,和兔爸一起焦急地等待他出来。39周零2天的时候去做检查,顺便和医生讨论催生的可能性。当时十分郁闷,超声波显示陈小马的个头已经十分大了,双顶径超过了10厘米。而猫妈的产道只是中等宽度—-原以为根据我的身高,产道也会宽—-让他再待下去顺产会越来越难。而且猫妈的子宫颈也比较硬,催生可能不行。没办法,只好和医生约定到了due date再讨论。

做完检查时医生提醒,这次检查可能会让你流一点血,不用担心!

因为实在是郁闷,猫妈做每天的daily workout—-爬八十层楼—-还不够,又跑去pre-natal yoga课程上做了40个下蹲,做完大腿好痛。

可能医生的检查其实是种古老的催生密法,也可能40个下蹲起了作用。39周零3天早晨6点,猫妈从阵痛中醒来,看到床单上有些血迹。想到医生昨天说的话—-实在是难以相信这是陈小马的labor sign。于是在家里深呼吸,转移注意力。一直折腾到了下午4点,和work from home的兔爸出门买零食。走在路上吃朱古力,每5,6分钟就阵痛一次,不得不停下来靠着兔爸休息,引得路人侧目。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了,回家。兔爸继续和人开会,还在会上和人说: “My wife had a false alert…”—- 现在回想起来,觉得两个人都迟钝得可以。

阵痛下没有精力去指导菲姐做晚餐,她煮了简单的蔬菜,我也食难下咽。在手机上下载了几个contraction的Apps开始记录阵痛的time intervals,平均要7,8分钟才一次—-还是觉得不像。

磨蹭到晚上8点,洗了个澡,终于觉得:反正这么疼晚上肯定睡不着的,不如去医院看看吧!

就这样在家中阵痛了14个小时才出门,这一段经历,现在所有的人听到都很吃惊:“这么晚才去医院?!”

当然到了医院,事情就迅速发展起来。

医院的姑娘一看:开三指了,联系过你的医生没有?—-还没T_T

我们现在打给你的医生,爸爸开始填表吧。要什么病房?有预约吗?打无痛针吗?惊慌之下,兔爸连自己身份证号都忘记了。还好猫妈比较IMG_0149镇定,labor plan也是早就做好了。唯一是在选择不打无痛针的时候,兔爸十分犹豫,隐约预感猫妈要倒霉。

姑娘一不在房间,兔爸就在猫妈床前做各种“思考兔”的东西,试图转移一下注意力。他也换上了头罩,口罩,和蓝色的袍子。

助产的姑娘把猫妈推入产房,并劝说打一支麻醉针。在阵痛的间隙猫妈还有力气问:为什么不让我吸gas and air?姑娘解释说那个你要手拿着不方便啊,打针的麻醉程度比gas and air还轻微的……

产科医生还没到,但产道已经打开,助产士们开始让猫妈脚蹬踏板,手握住床两侧的把手,上半身前倾。兔爸也在身后帮忙把猫妈的身体往前推。几个人在我耳边”Push! Push!”地喊着。虽然我还有力气深呼吸,但真是控制不了身体做不到这个Push的动作啊,最想的就是在床上打两个滚。一片混乱当中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在猫妈脑海飘过—-

  • 现在已经到睡眠时间,要是能睡一觉并且醒来发现已经生出来就好了……
  • 怪不得生完孩子后先生送给太太的礼物叫做push present,原来生产就是一个不停push的事情…..
  • 我的产科医生进来给我打招呼了,第一次见她不穿白大褂。
  • 叫我“don’t move your bottom”,这么疼我自己也不知道有没有move my bottom好不好?
  • 说看到陈小马头发了,你们是为了鼓励我哄我的吧?
  • 为什么以前很多妈妈都告诉我,生产的过程就像便秘的时候努力地便便一样?完全不觉得像啊…..
  • 不肯打无痛针,因为听说打了以后下半身失去了知觉会很难生。结果现在由于太痛,下半身也失去了知觉,这种感觉是不是和无痛分娩差不多?
  • 我好像忘了同医生讲,不想要侧切的…..

其实医生到了之后的事情就顺利起来,当医生和姑娘说看到陈小马头发时还以为她们哄我,结果再按照这个Push的动作做了一次,一直涨得快要破了的肚子突然就轻松了一点,然后就听说头已经出来了,同时感觉到腿间一个毛茸茸的东西。

再做了一次这个Push的动作,肚子一下就完全松了。后来知道这时是凌晨12点28分。

她们把陈小马放我身上,先看到了两条圆滚滚的腿,和一根粗得吓人的脐带。猫妈的第一印象是:陈小马可真是肥啊…..之后的记忆比较模糊。姑娘让兔爸去剪脐带,倒提着陈小马的脚踝去磅他—-像磅个兔子,8磅6盎司,好重的兔子,还把他放在我的头边,这次看到了他的脸—-紧闭著眼,满脸青紫的小东西。

IMG_0150之后他被抱走,产科医生一边缝我的切口一边絮絮叨叨说话,说比她想象的顺利什么的。我偷偷看了一眼取出的胎盘,真是血淋淋的吓人啊—-幸亏我没有突发奇想要做胎盘胶囊什么的。

之后被送回病房,因为又累又困,已经忘了同兔爸讲了些什么就让他回家报喜去了。下半身还是没有知觉,所以也感不到疼。

凌晨两点,姑娘问我要不要给陈小马喂奶,我很困惑地想该如何喂他呢?虽然我上过产前辅导课程,入院时也选择了exclusive breastfeeding,不过还是完全不知道如何喂他啊。

即便如此,还是让姑娘抱着陈小马过来。他已经洗了澡穿了衣服,紧闭着眼,偶尔微微地动一下,像只软乎乎,睡得沉沉的小动物。他被放在我身上,就这样过了几分钟,我不知道如何吸引他来吸我的乳房,他也一幅困得没有力气的模样。

于是姑娘说,给他喝点水吧,他也挺大的。

我说好吧。陈小马就被抱了回去。我似乎睡着了,又似乎清醒着。模糊地想到为什么陈小马不是睡在我身边呢?我们两个一直在一起了九个月,突然就这么分开了。下次要问医院可不可以母婴同室才行。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