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要他们快快长大,会跑会跳,在阳光下快乐地吹着泡泡。

想要他们永远都不要长大,还是雪白柔嫩的小团子,睡在爸爸妈妈的中间。

小马的眼珠又黑又深,仰头看你的时候,就好像要溶化在了这深邃的黑里。

二毛的眼廓出奇地圆,晶莹剔透,带着喜悦的笑,像两颗水滴。

在漫长的生命里,曾有这么两个小家伙,用这么纯真爱恋的眼神看着你,三生有幸。今后为他们再怎么辛苦劳累,也觉得可以了。

陈二毛六个月开始,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奶,猫妈突然觉得轻松了一些,腰酸背痛的毛病也好了不少。

二毛也大了。样子还是呆萌呆萌的像个小BB,偶尔也baba,mama地叫。还挺调皮,姿态奇特地在地垫上爬行,试图去够各种东西。

终于可以带着两个娃出去玩了!

路上通常把二毛捆在猫妈胸前,再带上小马,BB车。到目的地把二毛放到BB车上,小马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玩,而二毛可以看着小马玩。

办了海洋公园的年票,打算至少每个月去一次——对于小宝宝来说,海洋公园真是好玩得不得了!陈小马去了一次,受到巨大的精神冲击,回来就总是在说:“Panda bear”,“Monkey dance”,表情还很神秘。

一直知道锦田那边的农场春天可以摘草莓,一直没有机会。复活节才第一次去,幸运地赶上了摘草莓的尾巴。

原以为陈小马不明白什么是摘草莓的。结果他很合作,提着小竹篮。猫妈用小剪刀剪下草莓交给他,就放在篮子里,大概被又红又漂亮的草莓吸引住了。

还可以喂小羊,喂兔子。第一次去小白鹭,发现那里有十几只黑色的小山羊。我们买了两把草去喂,有几只高大又进取,我们想要喂给几只小羊仔总是被抢走。陈小马一开始有些怕,不敢喂。很快胆子就大了,自己拿着草去喂羊,还示意兔爸去买更多草来。突然看到旁边有只特别高大的,被圈在木栏里,吓死了。

在锦田也有小羊,因为没有围栏,非常欢快地奔来吃草。后来抢着吃,还试图攀上人的膝盖。小马怕了,又想喂,又想躲。有一只小羊突然尿尿,小马惊奇地看着。回家的呓语就开始说“Baby goat! Wee-wee!”

香港的春天短暂,夏天转瞬就来。

夏天赶快来吧,希望猫妈少生病,兔爸的工作轻松些。娃的童年也是短暂,我们需要多一些精力带他们出去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