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Month

April 2017

陈小马纪事 – 第一次开party 28

三月陈小马的菲佣姐姐回乡3周。

这3周向公司请了假,辛苦得够呛。晚上猫妈和兔爸轮流和陈小马睡,陈小马一会儿抬头问:Aunty? 再过一会儿又抬头问:Aunty? 早上起来,大概是觉得自己的aunty不见了,担心二毛和二毛的菲佣姐姐也不见,一大早就到处找“Jasper? Aunty Jen?”

最后一周还发烧了,半夜咳嗽个不停。听着咳嗽声,猫妈也没法睡。白天要喂二毛,累时乳腺很容易就塞住。到菲佣姐姐回来,猫妈自己也发烧了。

比起在家带娃,工作就像休假一样。

但带娃有很多快乐。因为工作时间长,猫妈明白自己可以给小马和二毛的时间太少。难得能在家呆着么久,尽可能地带他们出去玩。尤其是可怜的二毛,因为哥哥太吵,爸妈总关注不到他。

这个假期,猫妈努力想给他拍些可爱的照片。两个娃长得不太一样—-小马6个月已经很成熟状,二毛6个月,奈何还是个小BB。

也带着他们去博物馆,看“玩具传奇”。有很多可爱的玩具鸭子。我们第一次去时人太多,第二次再去终于和鸭子们合了影。

两个娃都这么可爱。猫妈觉得再辛苦,看到他们烦恼也没有了。

小马突飞猛进地成长。虽然脾气暴躁,嫉妒心强。但本事真是长了不少—–

  • 数数,从1数到11,再回到6
  • 唱歌 ,“rain, rain, go away”。有时候唱得特别快,像在比赛一样。还会唱“ABC”
  • scooter也会滑,自行车也会骑
  • 勉勉强强可以说几个整句,好像“Mommy, mommy, where are you?”一类
  • 过生日时吹蜡烛,吹了一次还想吹,于是说“One more!”

二毛虽然得到的关注少,也偷偷地在进步—–

  • 六个月开始加固体吃,一开始被米糊吓得哇哇哭—–米糊有什么可怕的??——结果很快,七个月不到就每天三顿粥,吃得比小马当初还好
  • 第一次注意到他会坐起来,是被小马看的天线宝宝给吸引了,盘着腿,昂着头看了很久
  • 开始努力爬着去抓感兴趣的东西,姿势奇特,像在自由泳
  • 天生就是个开心快乐的宝宝,大部分时候笑容灿烂。但看到小马出门玩就会大哭,表示自己也要去
  • ……

又懒又怕麻烦的爸妈,连结婚仪式都没有,这次为了给小马一个2岁生日party要努力。

在反斗城买了餐具和小礼物,从淘宝搜罗了装饰,订蛋糕,自制炒面,菲佣姐姐还从她的老家带来了气球和生日帽。最大件的,是租了一个大城堡弹床和波波池。来了大概15,6个小朋友,吃着蛋糕,上窜下跳。

唯一可惜的是会所光线不够,拍照很不清楚。这个年龄,小马大概有模糊的意识是自己在过生日。后来的两三周,每天猫妈让他拆一件礼物,希望快乐延续。

好像我们这两个做爸妈不太称职,既不太明白如何帮你进名校,也不太会和小BB玩。连唱儿歌,都是在你出生后才开现学现卖。所以,现在要开始努力让你有些快乐的回忆。

 

 

Advertisements

陈小马纪事 – 第二个生日 27

冬去春来,转眼就到夏天!

猫妈的一大任务,就是帮陈小马准备幼儿园的面试。

其实对于香港幼儿园的面试,猫妈一点都不反对,甚至觉得,面试比我们从小熟悉的笔试更容易看出一个宝宝的性情来。

但是,何为“性情”?何种“性情”和“才能”可以让一个长大的宝宝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世俗的成功是否等同与人生的意义?何为人生的意义?有意义的人生是否幸福?怎样才能让陈小马感受到快乐和幸福?—-所有的宗教和哲学都在试图解答这些问题,每个人都在寻找心灵的归所。猫妈自己不明白,更没有办法帮助陈小马。

面试训练班也没有参加,也没有特地准备看上去就很贵的衣服。猫妈唯一做的就是帮陈小马拍了标准照,填表。面试日,猫妈和兔爸请了半天假,带着陈小马出现在维多利亚的校园。

我们在两个校区—-铜锣湾和宝翠园—–都有面试。其实面试形式和陈小马当前正在上的playgroup几乎一样—-先玩会儿玩具,然后是cricle time —-就是围成一个圈跟着老师唱歌跳舞做动作。

平时陈小马在playgroup也是上蹿下跳,这次到了陌生环境,更糟糕T_T。。。无论如何都不肯坐下来。猫妈和兔爸在一边看着,觉得算了吧。。。回去等据信。

话说陈小马为什么如此调皮??明明爸妈小时候都是那种乖乖坐着,听老师话的小朋友。。

不过的确,陈小马感到了大人的焦虑。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猫妈偶尔说到“interview”这个词,陈小马都会转头很凶地朝猫妈怪叫一声“哇————”!!

以前觉得BB就是天真无邪,两小无猜,天真烂漫。。。现在才发现他们有着很多大人不能理解的焦虑和不安。

比如一岁多久开始的分离焦虑,菲佣姐姐早上去洗手间,他在门外一声一声的惨叫。

比如二毛出世后的嫉妒心,看到猫妈喂奶,扑过来试图从猫妈身上抓扯走二毛。

也许成人也有同样的焦虑。猫妈仔细回忆了童年,回想起自己十岁左右还想着亮着灯睡觉,十几岁时还担心爸妈会不见。。。这些痛苦从来都没有消失,只是人类在漫长的时间里学会了自我压抑或自我安慰。宝宝不懂得这些,他们的情绪只会直接发作出来。
于是,陈小马的焦虑,乱哭,调皮,猫妈突然都觉得可以接受。

眼看他就要过第二个生日了。

一岁生日我们是在租的房子里过的。当时怀了二毛,一切都很仓促,家里很乱,猫妈又病得七荤八素。唯一的庆祝就是买了个生日蛋糕,点了蜡烛,唱了生日歌。多么希望能给他一个漂亮又欢乐的生日会,虽然他长大未必记得。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