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_cny_2居然已经到了陈小马的第二个农历新年了!

去年陀上陈二毛,年夜饭吃了火锅,然后猫妈就过敏,大年初一看急诊一天。大年初二,陈小马得了“小儿急疹“发烧,再看急诊一天。农历年假期就此结束。

今年好些,大年三十公司早放,猫妈去街市买菜,回家整治年夜饭。街市明显有过年的气氛—-12点半时人还不多,就那么一会儿,人头就攒动起来。人们买金桔,买旺菜,买包起来贴上“大吉大利”红纸的芫茜和萝卜(我也不知道这两样东西谐音表示什么??)。

回家时陈小马在楼下playground,猫妈一会儿去喂下陈二毛,一会儿在厨房折腾下,顺便让菲佣帮着清理橱柜和冰箱。20170127_181415

晚上年夜饭就有了粉蒸排骨,豌豆尖,油焖大虾,蒜薹炒腊肉,木耳红枣露,虫草花桂圆枸杞汤,然后有兔爸要求的:锅贴煎饺和水饺两样。

我们的年夜饭不像四川农村那样丰盛,但对于四个大人两个宝宝也不错啦。猫妈一边炒菜,一边从外面回来的陈小马开吃。现在偶尔可以用勺子,大部分时候用手,开心地捞着锅贴吃,和第一次尝试的腊肠。

小时候过年都在乡下,最期待的事情是放鞭炮。偶尔进堂屋吃几瓣桔子,把桔子皮放在炭火上烧。后来鞭炮禁了。。。只好早早睡觉。在香港又有了两个小宝宝,睡得更早,晚上只有兔爸一个人看电视。猫妈看了一眼,春晚花团锦簇让人眼晕,8点半给二毛喂完最后一次,交给菲佣姐姐就去睡了。

大年初一出门逛,听说新界那边有许愿树。很怕吵很怕挤的猫妈背着陈二毛,菲佣姐姐抱着陈小马,兔爸拖着部BB车前往。真是人山人海!我们坐出租车去地铁站,然后转了3程地铁到大埔,再从大埔坐巴士过去。。。真艰难,不是为了让两娃看许愿树我打死也不出去。

在许愿树下,兔爸去买许愿用的桔子。猫妈把二毛放在BB车里,然后给小马拍照。jojo_cny_3

我们又贫寒又笨拙,唯一的优点是猫妈曾经想当艺术家来着,镜头下的小马和二毛可爱极了。

许愿树其实就是一棵南方常见的榕树,挂满了许愿用的桔子。林村是一个小小的村庄,有些低矮的房屋,还有家在过年时香火缭绕的小庙。因为有了游人,路边也卖气球和风车。还有临时几张桌子几条凳子拼成的食店。我们坐下来吃这里的鱼蛋,豆腐花,萝卜,猪红。二毛难得能同爸妈一起出门,虽然不能参与,坐在旁边的婴儿车里,眼睛闪闪亮。

jojo_cny_7突然就下起雨。没带雨伞的我们匆忙回家。小马坐婴儿车,顶棚可以防些雨,二毛背在猫妈身上,拿围巾勉强遮着。

回家路上也一样,人山人海,潮湿浑浊的空气。小马还好,手里拿着气球和风车,勉强可以安抚他紧张的心情。二毛大概第一次坐这么多趟公交地铁,外界刺激让他精疲力尽,一路乱哭。大年初一就这么过完了。jojo_cny_11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