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害怕亏待了陈小马。猫妈承认,一直到现在,我们都对大娃感情更深一些,可能是带他带得太过辛苦吧。2015年的圣诞节,猫妈给8个半月的陈小马断奶。2016年1月中,可能是香港多年来最寒冷的几天,猫妈却怀上了小小的陈二毛。2016_maternity-qj-li-011

陈二毛也是可怜的娃,猫妈从怀上他起就病。那个时候,陈小马还不会走路。周末菲佣姐姐放假,猫妈带他出去玩时,总免不了要扛着婴儿车连陈小马上上下下。陈小马已经很沉,连着婴儿车,猫妈扛了两次就发现自己流血。

香港的医学始终是采取顺其自然的态度,而中国的传统观点就是躺床上不要动了,什么都不要做。猫妈自己研究了下,躺床上不动是不可能的,还要赚一份薪水养大娃呢。只能相信现代医学,同时尽量休息。

我们回家同菲佣商量,以后周末陈小马都同她睡。毕竟晚上照顾陈小马太辛苦,即使我们只有周末晚上照顾,怀着二毛的猫妈也可能吃不消。2016_maternity-qj-li-052p

三月初菲佣姐姐放假回乡。兔爸十分努力,晚上独自带陈小马。早上6点猫妈接手,煲汤做菜。产科医生讲过三个月内不要再抱陈小马。但没有办法,兔爸补觉的时候,猫妈需要把不会走路的陈小马从床上抱到餐椅,从餐椅抱到地垫,从靠近电源插座的墙角一次次抱回地垫的中心。。。下午,兔爸起床,我们一起带陈小马逛公园—-常常感慨为什么两个大人带一个孩子都那么辛苦,因为我们太笨拙了吗?

菲佣回来了,兔爸又去了上海办事。猫妈吃了一块可疑的老婆饼后,躺在床上不断呕吐。菲佣姐姐带着陈小马在卧室门外玩,同时不断进来帮猫妈换呕吐袋。

只能说万般皆是命,希望二毛健康。

三个月满,医生说二毛安全。我们松了一口气。猫妈抱陈小马的时候不再惴惴不安,二毛是个坚韧的孩子。

可能搬家,装修,带陈小马这些事让猫妈很劳累,二毛一开始个子就小。到了大概5,6个月的时候还看不太出来。跟陈小马真是太不一样了—-陈小马一直都是超高,超重的那一款。但好的事情也有—-二毛十分活泼,产科医生让猫妈注意胎动,猫妈觉得完全没那个必要—-二毛同学几乎每分钟都在运动着。

六月开始,猫妈进入了不停感冒的阶段。

真是做什么都会感冒:一堂瑜伽,感冒。一次游泳,感冒。这也就罢了,毕竟中国人觉得孕期本来就不该做这些。天气降温,感冒。一次走路走太急了,感冒。一天突然觉得累,感冒。。。感冒就会长疱疹,感冒就会鼻炎。猫妈十几岁时得过鼻炎,这次复发,呼吸,讲话,睡觉都吃力,搞得整个人浑浑噩噩。和医生谈为什么最近身体这么差,居然说是我年纪大了怀孕,免疫力差。。。无语。2016_maternity-qj-li-028

从那时起,猫妈开始隐约担心二毛长得不好。人人都说我的肚子怎么那么小,连产科医生也说了一次怎么没长起来。于是猫妈开始尽量多吃了。这和陈小马是多么不同—-怀陈小马的时候,因为体重增长太快,检查血糖,到后来基本绝食。。。但到了二毛,太忙,想多吃点都没有时间煮。

2016_maternity-qj-li-146p终于搬回我们自己的家,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猫妈这次决定土豪一把,请摄影师拍大肚照。今年我们够悲催了,到年底做些开心的事情吧。

九月中终于放了产假。想着二毛的预产期还有两周,猫妈开始教第二名菲佣煮饭做菜—-为了两个宝宝,家里不得不请两位菲佣。同时,努力带陈小马出去玩。记得产假第一天是周四,出门买些零食,觉得腿酸,回家需要躺下休息。陈小马好奇地想爬到我身上,被菲佣姐姐抱走。到周六,带陈小马去海事博物馆逛了逛,又回中环饮茶。全程兔爸和菲佣姐姐一起帮忙,猫妈还是觉得哄着陈小马在外吃饭好难。。。晚上回到家就觉得一阵阵的肚子痛。

那时候阵痛大约30分钟一次,很规律,但并不太疼,只觉得小腹和大腿阵阵酸痛。猫妈和兔爸都是胆子很大的,于是不管,直接睡觉。我也是够困,一觉睡到6点,醒来计数,发现阵痛已经每10分钟一次了。于是叫醒兔爸一起上医院。那是周日早上7,8点,猫妈嘱咐菲佣们照顾好陈小马就出了门。

到了养和医院,阵痛真的很轻微,一次次兔爸都以为要被医院退货了。但护士咨询了医生后,还是让我留下来住院。

到下午4,5点,阵痛加剧,但属于还能忍受的范围,于是兔爸说他去买晚饭。兔爸刚走,护士过来检查了下,居然就说要进产房了。2016_maternity-qj-li-161p

于是就在兔爸买饭的时候猫妈进了产妇,只能发信息告诉兔爸我的方位。6点多兔爸来了,医生也来了。不到8点,二毛就嗖嗖嗖地出来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