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了清明节,又过龙舟节,连七一都过完了。

陈小马满了一岁,又过了三个月。

猫妈在忙碌中突然发现,哎呀,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好久没有同他拍照,好久没有写他的成长日记。

这几个月我们一家做了很多的事情,比如说要装修我们的家,为此搬去一个临时的地方住四个月;比如菲佣姐姐放假回乡,兔爸不得不晚上照顾陈小马;比如从不生病的兔爸得了急性阑尾炎,住院三天休息一个月;还有猫妈驮上了陈二毛,这时候二毛都已经28周了。还有最可怕的,陈小马得了一场大病,把爸妈都吓坏了。

事情真是多得不可思议!

三月初我们搬家,之前猫妈和菲佣姐姐装好很多的箱子,猫妈还同公司说好在家工作,结果到了那天还是一个total disaster。 首先是猫妈在搬家途中被公司电话叫走,然后是兔爸忘记了在家中衣柜里挂着的衣服。再之后,到了新的地方,因为一团混乱中找不到地方坐,菲佣姐姐抱着陈小马,兔爸努力地想把BB床支起来。忙乱中床怎么也支不起来,陈小马在陌生的地方,一声声惨叫痛哭。直到猫妈终于从公司返回,吓坏了的陈小马已经把菲佣姐姐的脖子抓得满是血痕了。C360_2016-03-24-10-47-13-118

看到一塌糊涂的家,听着陈小马声嘶力竭的哭声,猫妈郁闷至极—–因为香港的房租实在太贵,我们也没有时间多方寻找,租的房子比自己的家小很多,各种东西没处放,看起来混乱不堪。陈小马在像废墟一样的家中放声大哭,真是一幅凄凉的景象。后來每天猫妈下班回家,都看到陈小马坐在拥挤的家中,十分可怜。

即使再郁闷,兔爸和猫妈也不得不振作。当晚发现,衣柜里的衣服没搬过来,第二天两人回到家中,自己把所有的衣服用塑料膜缠好,背在身上,叫了一辆出租车搬走。

那时候猫妈陀了陈二毛两个月,在传统的观念中,应该是平躺休息的时候。但是没有办法,我们不得不搬。兔爸尽可能得多背上东西,让猫妈少背一点。

租来的房子真的很小,因为我们四个月后会再搬走,装箱子的纸盒也不能扔掉,只能把他们尽量压平,垒在沙发下面。菲佣姐姐可能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房子,手足无措,搬来的油盐酱醋都不知道朝哪里放。猫妈带着她一点一点整理,把大量的东西放在床下,生活一周后才整齐了起来。

难以解决的是香港标准的双人床很窄小,兔爸和猫妈睡觉非常不方便,尤其是猫妈,肚子一天天得大了起来,只能睡在外侧,但又时时刻刻担心会掉下去。家中空调和热水器也有些问题,三月初还挺冷,猫妈从第一天搬来就开始感冒。陈小马的游戏垫子没有地方放,每天晚上卷起,早上再在电视机和沙发之间打开。因为离电视机太近,陈小马莫名地感兴趣,总想去碰触。带着他在游戏垫上玩就是不停地把陈小马从电视机前拖开。IMG_20160327_120958

三月中,菲佣姐姐要返乡。这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坚持不让她返乡吧,对于在香港工作了一年的她似乎不太人道。让她回去,大肚子的猫妈和很少照顾陈小马的兔爸又十分艰难。最后决定,让她回去探亲,然后猫妈白天,兔爸晚上照顾陈小马。

那十几天十分艰难,陈小马不买兔爸的帐,晚上鬼哭狼嚎地找菲佣。好不容易睡着了,晚上又要起来喝夜奶。猫妈早上5点起来接手陈小马,和他在地垫上玩。大概上午9点时陈小马会小睡一会儿,猫妈赶紧下厨煲汤,让生活过得稍微美好一些。还好陈小马出奇地喜欢吃汤渣,中午会跟着爸妈吃一大顿,然后下午去去玩。IMG_20160501_172345

这样贫寒的生活也有快乐的时候。

我们很快在家附近发现了一处大公园,公园里的儿童游戏场有很多可玩的设施,去的小朋友也很多。菲佣姐姐几乎每天都会带着陈小马去,还认识了一些新朋友。

离家不远的社区中心还有室内的游戏室,虽然简陋,地上也铺了厚厚的地垫,下雨天陈小马就可以在这里玩了。后来天气越来越热,陈小马腿上被蚊子叮了好多包。猫妈注意到附近的商场里也有一个大的游戏室叫Fun Zone,于是买了两个月的membership——对陈小马而言,Fun Zone真是“世界上最好玩的地方“!有很大的滑梯,还可以打保龄球(虽然其实是菲佣姐姐把着他的手玩),而且还有很多小朋友,陈小马学会了在别的小朋友跳舞时跟着跺脚,偶尔还会拍手,还和小朋友交换零食,像猴子一样抓自己的头。C360_2016-04-24-17-37-42-460

陈小马也就是在这里学会了走路的。其实陈小马8个半月时就可以拉着床栏站起来,我们都以为他会很快学会走路。结果并非如此,他从慢慢可以自己走两步,到可以走四,五步。突然又退化了,可能摔倒几次,不敢再走。我们买了一架神气的scooter,陈小马也奇怪,对于坐在上面不怎么感兴趣,反而喜欢推着走,让人在前面牵着。

直到陈小马13个月时,菲佣姐姐突然同猫妈说,陈小马可以走上十几步了。猫妈一开始还不信,之后再带陈小马去社区中心的游戏室,虽然歪歪扭扭,但真的可以一次走个十几步,激动得兔爸抱着陈小马在地垫上打滚。

到了6月底,发生了一件郁闷的事情—–因为我们自己的家装修好了,兔爸买了甲醛监测仪,想要监测一下空气质量。一测之下,发现刚装修好的新家还算好,但是租的房子里甲醛浓度反而超过了中美两国的标准,唯一的安慰是还在香港的标准之下—–没有办法,香港人民习惯了污浊的空气。我们十分气愤,于是决定赶紧搬回自己的家去。在这里住了四个月,真是太对不起陈小马和陈二毛了!IMG_20160410_160834

第二次搬家在六月底。可怜的猫妈又没有从公司请到假。但是这次搬家真是smooth得多。兔爸和搬家公司的人一起行动,运送我们的箱子。菲佣姐姐带着足够的食物,和陈小马在Fun Zone玩耍,到猫妈下班后找到他们,再同Fun Zone的小朋友们说再见。

陈小马不知道是不是记得这才是家,十分的开心,光着脚在木地板上踩来踩去。我们把他哄睡了以后开始整理东西,从一个小的地方搬到大的地方,整理起来容易得多。兔爸晚上去房东家还钥匙,回家后发现猫妈和菲佣姐姐已经把家里收拾得可以生存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