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Month

July 2016

陈小马记事 – 两场大病 21

中国人对于运气不好有很多奇怪的说法:比如五穷六绝,比如流年不利。难道是真的?

这一年的5,6月份,兔爸和陈小马分别得了一场大病。猫妈是不停地感冒,感冒好了疱疹,鼻敏感,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兔爸和陈小马就好惨,平时很壮,一生病就吓人。

五月初,一天中午兔爸跑步,晚上看电视喝柠檬水时说肚子不舒服。猫妈嘀咕了一声柠檬是不是放太久了就去睡觉—–毕竟兔爸一直很健康,几乎每次说自己不舒服的时候,就已经好了……早上5点猫妈突然醒来,发现兔爸不在旁边,出去看了一下,发现兔爸躺在陈小马的游戏垫上,满头大汗,还是肚子疼,喝水也不喝。于是,猫妈确凿地认为柠檬放太久……兔爸又上了次洗手间,磨蹭到7点,猫妈嘱咐菲佣姐姐照顾好陈小马,然后拉着兔爸去看急诊。

兔爸这个人过去十几年,几乎只看牙医。这次去看急诊,也觉得没什么大事,可能就是东西吃坏了吧。我们先到了Queen Mary,只有公立医院才提供急诊。人真是多啊,尤其老年人,用担架抬进来的,戴着氧气面罩的……护士一看兔爸年轻,马上把他归于不紧急那一类。一看要等5个小时,兔爸已经疼得要满地打滚,猫妈当即决定去Canossa。以前,以兔爸怕麻烦的性子,肯定宁愿在这里等,也不愿意又去别家医院的。不过这一次,他神奇地同意了。C360_2016-05-06-08-47-43-522

又一次来到了Canossa医院,有个离家近,人气不旺的医院真是好啊。虽然小,陈小马也是这里出世的。门诊部两针止痛打下去,等了半个小时,没用,于是基本认为兔爸是阑尾炎。接下来就是入院,做CT,CT图上确诊阑尾炎,然后找外科医生做手术。可怜兔爸几十年不生病,一生病就动手术。

猫妈在手术室门外等着,到医生出来,聊他的病因。说对取出来的阑尾要做个检查,但是阑尾炎很多时候是找不到病因的。医生走了,又过了半个钟,猫妈左等右等,都没见护士推着兔爸出来,突然醒悟是不是已经推回病房去了。回去一看,兔爸已经清醒。

虽然痛苦了一晚上和一个白天,兔爸也算手术及时,第二天就似乎没什么事,喝着Canossa的米汤,羡慕地看着猫妈吃toast,吃水果。又在医院住了几天,猫妈早上上班,中午晚上去看兔爸,回到家菲佣姐姐和陈小马都睡了。周末带着陈小马去看了一次兔爸,陈小马不明白爸爸是在生病,在医院还皮皮的。等到出院,白天让菲佣姐姐做些清淡的食物给兔爸,晚上就大摇大摆地出来买零食吃。IMG_20160519_073713

所以,兔爸的阑尾炎不算什么。

陈小马这种小BB,病起来就可怕了。

其实我们整个5月都十分happy的,学校有school book day,以美国队长的形象出境,非常神气。还去了科学馆,小BB第一次踏入了科学的殿堂,各种可以玩的玩具—–其实都是一些科学实验,通电啊,声波啊,做成玩具的形式给小朋友玩。进去镜之迷宫,像万花筒一样映出好多个陈小马。

但在科学馆,陈小马就已经不太舒服,虽然还是很开心,到处玩到处皮,但拉了两次肚子。那天早上,还呕吐了一次。

猫妈当时没有觉得太严重,小BB么,出牙时到处乱咬就拉肚子。陈小马常常拉肚子,过两天就好。但当天晚上,陈小马拉肚子5次,菲佣姐姐辛苦地换洗好几次床单。猫妈开始觉得不安,同兔爸商量要不要去看医生?IMG_20160528_151550

兔爸倒是觉得可以再观察,毕竟周日的医生好少,而且陈小马全母乳的时候,一天不也拉个8次10次?

于是陈小马继续玩,虽然没胃口,但是玩性还是很大。下午带回去自己家楼下的Playground,指着秋千表示要坐。兔爸抱着陈小马荡秋千,他还对着旁边的小女孩笑。荡完秋千下来,陈小马好像累了,往前走了几步就坐在地上。于是兔爸过去抱他,觉得他好像真的累了,神情委顿地靠在兔爸肩上。突然猫妈就看到,陈小马的手在发抖。

兔爸也觉得,陈小马全身都在抖。赶紧把他从肩上放下来一看,陈小马全身抽搐发抖,眼珠子乱翻。

猫妈和兔爸一下吓得不行,脑袋里像闪电一样经过以前学的宝宝急救知识。第一反应是choke,以前经常听说有宝宝呛奶什么的。于是兔爸马上把陈小马翻过来,拍他的背。拍了几下,陈小马嘴里流出些口水。我们突然醒悟,刚才又没吃东西,其实这一天他都没吃什么东西,怎么可能choke住??再把陈小马翻过来看,已经脸色发紫,眼睛发白。猫妈顿时吓得直哭,同兔爸抱着陈小马往楼下跑。

我们往楼下跑,心里一片茫然,一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经过管理处时看到里面有人,猫妈突然觉得他们也许懂点急救,于是大力拍打管理处的玻璃门。里面的工作人员出来,简单问了一下情况。他们也不懂急救,但是帮我们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这时陈小马的脸色不再发紫,但眼睛紧闭,陷入昏迷。

等救护车的时间十分漫长。

救护车终于来了,我们坐到了车上,救护车上的人员给陈小马测血压,心跳。陈小马醒了几分钟,哇哇大哭一阵,又继续睡过去。我们再次来到Queen Mary,及时看了医生,入院。接下来的流程非常复杂,公立医院也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医生,兔爸和猫妈对每一个前来询问的人重复讲诉陈小马抽搐和昏迷的经过。陈小马时睡时醒。医院认为他是因为肠胃的病毒而拉肚子,然后因拉肚子而昏迷,所以入院观察。IMG_20160529_162524

可怜的陈小马,在医院住了4天!每天都打着吊针,还两次抽血化验。兔爸晚上不睡觉,在病床边上坐着,白天换猫妈和菲佣姐姐。陈小马在医院的环境中十分惊慌,总要人抱。测肛温都让他害怕,更不要说抽血,公院的护士实在没有well trained,抽血都要换几个地方,陈小马抽完之后哭了一个小时,猫妈怒complain,然后医生才说抽血不是必要的,检测尿液也可以。猫妈肚子大,抱着陈小马辛苦的很,偏偏公院不让菲佣姐姐和猫妈一起待在病房,不停进来赶人。IMG_20160529_162812

这样过了4天,终于出院了!可怜兔爸3晚没有睡觉,又刚切了阑尾,整个人都瘦了一圈。陈小马经历了人生中第一次大病,精神上受到了太多的压力,抱回家洗完澡就睡。全家都是洗澡,什么也没吃,倒头就睡。

这次陈小马的生病是由Norwalk病毒引起,但也是因为爸妈经验不足,一开始没有重视他拉肚子的问题。不管怎么说,我们全家都经历了人生中一次大的挫折,以后要吸取教训。

现在要面对的……是陈小马住院之后,习惯又发生了变化T_T……十个月开始不再夜奶的,现在13个月,又喝回来了…….戒夜奶真是个长期又困难的工作啊,爸妈还要更努力才行。

 

 

 

 

 

 

 

 

 

 

Advertisements

陈小马纪事 – 与生活奋斗 20

过了清明节,又过龙舟节,连七一都过完了。

陈小马满了一岁,又过了三个月。

猫妈在忙碌中突然发现,哎呀,这孩子都这么大了!我们好久没有同他拍照,好久没有写他的成长日记。

这几个月我们一家做了很多的事情,比如说要装修我们的家,为此搬去一个临时的地方住四个月;比如菲佣姐姐放假回乡,兔爸不得不晚上照顾陈小马;比如从不生病的兔爸得了急性阑尾炎,住院三天休息一个月;还有猫妈驮上了陈二毛,这时候二毛都已经28周了。还有最可怕的,陈小马得了一场大病,把爸妈都吓坏了。

事情真是多得不可思议!

三月初我们搬家,之前猫妈和菲佣姐姐装好很多的箱子,猫妈还同公司说好在家工作,结果到了那天还是一个total disaster。 首先是猫妈在搬家途中被公司电话叫走,然后是兔爸忘记了在家中衣柜里挂着的衣服。再之后,到了新的地方,因为一团混乱中找不到地方坐,菲佣姐姐抱着陈小马,兔爸努力地想把BB床支起来。忙乱中床怎么也支不起来,陈小马在陌生的地方,一声声惨叫痛哭。直到猫妈终于从公司返回,吓坏了的陈小马已经把菲佣姐姐的脖子抓得满是血痕了。C360_2016-03-24-10-47-13-118

看到一塌糊涂的家,听着陈小马声嘶力竭的哭声,猫妈郁闷至极—–因为香港的房租实在太贵,我们也没有时间多方寻找,租的房子比自己的家小很多,各种东西没处放,看起来混乱不堪。陈小马在像废墟一样的家中放声大哭,真是一幅凄凉的景象。后來每天猫妈下班回家,都看到陈小马坐在拥挤的家中,十分可怜。

即使再郁闷,兔爸和猫妈也不得不振作。当晚发现,衣柜里的衣服没搬过来,第二天两人回到家中,自己把所有的衣服用塑料膜缠好,背在身上,叫了一辆出租车搬走。

那时候猫妈陀了陈二毛两个月,在传统的观念中,应该是平躺休息的时候。但是没有办法,我们不得不搬。兔爸尽可能得多背上东西,让猫妈少背一点。

租来的房子真的很小,因为我们四个月后会再搬走,装箱子的纸盒也不能扔掉,只能把他们尽量压平,垒在沙发下面。菲佣姐姐可能第一次见到这么小的房子,手足无措,搬来的油盐酱醋都不知道朝哪里放。猫妈带着她一点一点整理,把大量的东西放在床下,生活一周后才整齐了起来。

难以解决的是香港标准的双人床很窄小,兔爸和猫妈睡觉非常不方便,尤其是猫妈,肚子一天天得大了起来,只能睡在外侧,但又时时刻刻担心会掉下去。家中空调和热水器也有些问题,三月初还挺冷,猫妈从第一天搬来就开始感冒。陈小马的游戏垫子没有地方放,每天晚上卷起,早上再在电视机和沙发之间打开。因为离电视机太近,陈小马莫名地感兴趣,总想去碰触。带着他在游戏垫上玩就是不停地把陈小马从电视机前拖开。IMG_20160327_120958

三月中,菲佣姐姐要返乡。这是一件非常矛盾的事情—-坚持不让她返乡吧,对于在香港工作了一年的她似乎不太人道。让她回去,大肚子的猫妈和很少照顾陈小马的兔爸又十分艰难。最后决定,让她回去探亲,然后猫妈白天,兔爸晚上照顾陈小马。

那十几天十分艰难,陈小马不买兔爸的帐,晚上鬼哭狼嚎地找菲佣。好不容易睡着了,晚上又要起来喝夜奶。猫妈早上5点起来接手陈小马,和他在地垫上玩。大概上午9点时陈小马会小睡一会儿,猫妈赶紧下厨煲汤,让生活过得稍微美好一些。还好陈小马出奇地喜欢吃汤渣,中午会跟着爸妈吃一大顿,然后下午去去玩。IMG_20160501_172345

这样贫寒的生活也有快乐的时候。

我们很快在家附近发现了一处大公园,公园里的儿童游戏场有很多可玩的设施,去的小朋友也很多。菲佣姐姐几乎每天都会带着陈小马去,还认识了一些新朋友。

离家不远的社区中心还有室内的游戏室,虽然简陋,地上也铺了厚厚的地垫,下雨天陈小马就可以在这里玩了。后来天气越来越热,陈小马腿上被蚊子叮了好多包。猫妈注意到附近的商场里也有一个大的游戏室叫Fun Zone,于是买了两个月的membership——对陈小马而言,Fun Zone真是“世界上最好玩的地方“!有很大的滑梯,还可以打保龄球(虽然其实是菲佣姐姐把着他的手玩),而且还有很多小朋友,陈小马学会了在别的小朋友跳舞时跟着跺脚,偶尔还会拍手,还和小朋友交换零食,像猴子一样抓自己的头。C360_2016-04-24-17-37-42-460

陈小马也就是在这里学会了走路的。其实陈小马8个半月时就可以拉着床栏站起来,我们都以为他会很快学会走路。结果并非如此,他从慢慢可以自己走两步,到可以走四,五步。突然又退化了,可能摔倒几次,不敢再走。我们买了一架神气的scooter,陈小马也奇怪,对于坐在上面不怎么感兴趣,反而喜欢推着走,让人在前面牵着。

直到陈小马13个月时,菲佣姐姐突然同猫妈说,陈小马可以走上十几步了。猫妈一开始还不信,之后再带陈小马去社区中心的游戏室,虽然歪歪扭扭,但真的可以一次走个十几步,激动得兔爸抱着陈小马在地垫上打滚。

到了6月底,发生了一件郁闷的事情—–因为我们自己的家装修好了,兔爸买了甲醛监测仪,想要监测一下空气质量。一测之下,发现刚装修好的新家还算好,但是租的房子里甲醛浓度反而超过了中美两国的标准,唯一的安慰是还在香港的标准之下—–没有办法,香港人民习惯了污浊的空气。我们十分气愤,于是决定赶紧搬回自己的家去。在这里住了四个月,真是太对不起陈小马和陈二毛了!IMG_20160410_160834

第二次搬家在六月底。可怜的猫妈又没有从公司请到假。但是这次搬家真是smooth得多。兔爸和搬家公司的人一起行动,运送我们的箱子。菲佣姐姐带着足够的食物,和陈小马在Fun Zone玩耍,到猫妈下班后找到他们,再同Fun Zone的小朋友们说再见。

陈小马不知道是不是记得这才是家,十分的开心,光着脚在木地板上踩来踩去。我们把他哄睡了以后开始整理东西,从一个小的地方搬到大的地方,整理起来容易得多。兔爸晚上去房东家还钥匙,回家后发现猫妈和菲佣姐姐已经把家里收拾得可以生存了。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