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年的冬天非常寒冷。

在农历“大寒”附近,香港这个热带岛屿都结霜。再加上空气潮湿,天空中总是下着小雨,冷得透心凉。

猫妈天生很怕冷的,生了陈小马更怕冷了。于是穿上羊绒衫,羽绒服,加绒加厚的裤子,家里开着热风机,还是只靠抖。

但陈小马真的是个健康的宝宝,在猫妈穿着这么多的时候,只穿一身连体服加毛衣就够了。而且还很活泼,天天想着出去玩。每天下午不去楼下和几个小宝宝一起玩一阵就在家里哭哭闹闹。每个周日,菲佣姐姐放假,猫妈和兔爸带陈小马出去玩。上午去公园的草地上打滚,吹泡泡,下午就在楼里的play ground,和几个小毛头一起滑滑梯,学走路,荡秋千(兔爸抱着)。DSC_6645到了农历年附近,更寒冷。大年初一,猫妈不知怎么食物过敏了。也许是吃了火锅?—–因为怀陈小马和喂奶,已经很久没有吃过火锅的猫妈,突然一吃就过敏了?反正晚上都痒得醒过来几次。熬到初二,兔爸带着猫妈看急诊—-话说大过年的看急诊真悲催。更悲催的还在后面—-看完病回家,发现陈小马发烧了。再熬到初三,39.7度,兔爸再次出发,带着陈小马看急诊,猫妈躺家里。还好那天菲佣姐姐说想加班,才没有搞得很狼狈。

从前常听别的妈妈说,菲佣姐姐是香港最好的东西,也是唯一的好东西>_<b

的确,因为有了她,猫妈上班时,可怜的陈小马才有人照料。很多年前,陈小马还没出生,外婆曾不假思索地说:带娃很容易么,陈小马出生送回四川乡下就好。现在回想,这不就是这些年媒体喜欢说的“留守儿童”么?—–留守儿童,多么沉重的话题。于是家中请了菲佣姐姐,但显著的害处随之出现—–陈小马慢慢对猫妈和兔爸不亲了。IMG_2156

陈小马以前可是很喜欢兔爸的。兔爸总是很晚起床,睡眼惺忪地从卧室出来,这时在猫妈或者菲佣姐姐怀里的陈小马,就会跃跃欲试地想去到兔爸怀里。

猫妈也一直都记得,陈小马四个月,开始有点认识人了。在猫妈胸前吃饱奶,定定的看着猫妈,脸上那欢喜,满足,幸福,爱的表情—–猫妈和兔爸这一代人,都是少年离家,居无定所,漂泊浪荡。突然有了这么一个小毛头,他是全心全意依赖我,爱我的,他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寂寞生命中闪耀的光。

后来,八个多月断奶,过了几周,猫妈就觉得不对劲。

先是有几次,陈小马在和猫妈玩的时候,突然看了猫妈一眼,就爬过来想要吃奶。拱了一阵看猫妈没什么反应,陈小马哇哇大哭。

以前周末,陈小马同爸妈一间房间,睡他的网床。有时他半夜会从床上站起来,对着猫妈嗷嗷叫。于是猫妈就会把他抱到床上,爸妈中间睡。一天晚上,陈小马的网床和我们的大床放得太近了,陈小马站起来的时候,头撞到了大床边。猫妈半夜被哭声惊醒,慌张地伸手去抱,结果笨手笨脚又让陈小马的头第二次撞到床边。

于是这一天晚上,无论兔爸和猫妈如何地哄,陈小马就像不认得爸妈了一样,足足哭了一个多小时。直到菲佣姐姐过来,把陈小马抱过去了。IMG_2139

从那个周末起就成了常态,陈小马就是不愿意睡爸爸妈妈的房间了。即使先把他哄睡了再抱进房,半夜醒来也会大哭要回菲佣姐姐那里去。爸妈也哄不睡陈小马了,陈小马在菲佣姐姐怀里乖乖的,猫妈接过来就鬼哭狼嚎。即使太累了睡着了,也是一脸痛苦的表情。

为此猫妈十分伤心—-生下来其实也很辛苦,前几个月每晚都是不眠不休,上班后天天放工就回家喂奶。就是几个周不太抱他,陈小马就依恋着菲佣姐姐,以为那是他的妈妈了。

人们都说这是必然的经历,谁让你不能亲手把他养大?人们也重复龙应台的那句话:“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是啊,我们都是这样离开家的。

所以以后,也只能看着陈小马离开我们,去自己的人生了。希望他过得幸福一点。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