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过去,陈小马突然就像个大孩子。

DSC_41045月21日那天去健康院,已经5.23kg,比出生时沉了1.41kg,生长线是90% percentile。难怪每次用背巾背着他在胸前,沉得要命,猫妈都会困惑地想:生他之前我的肚子有这么大么?这么大一个东西是怎么装在我体内的?

然后去看他出生前一两周猫妈的照片,结论就是:猫妈驮他时肚子上那几十磅肉肉,正在迅速地向陈小马转移。

这个时候陈小马已经不像一开始的小动物了,“黑胖子”,“猪小孩”之内的外号也不足以形容他。兔爸给他取了新外号:“陈衙内”。因为他一副赖像,又常常露着个大尿布,特别像个鱼肉乡民欺压邻里的坏小孩。有时候又叫他多啦A梦上的“既安”,觉得这小子长大了就是又高又胖,在外面欺负别人家瘦小孩的。

不过猫妈就喜欢他这幅赖皮肥仔样,最可爱。

IMG_0547第一个月实在是过得过于混乱,到了第二个月,我们才开始有了时间和精力研究陈小马的衣食住行以及教育发展问题。

“衣”没有什么可研究的,猫妈和兔爸都是生活及其简单的人,陈小马可谓穿百家衣长大。希望他长大了不会怨爸妈“家财万贯,一毛不拔”。

“食”就更简单了,美赞臣通过我的产科医生送了陈小马三套衣服,围嘴,纱巾,包被。于是我们就帮衬他家买了一罐小罐的……作为backup。陈小马的食物来源还是猫妈。

“住”,陈小马刚回家时,睡在猫妈和兔爸身边的婴儿床上。有几次实在是闹腾不睡,不得不让他睡在我们之间。两周后兔爸开始上班,家中菲姐对着疲惫不堪的猫妈自告奋勇说weekday晚上照顾陈小马,用奶瓶喂他。于是就变成了陈小马和菲姐睡子母床,晚上喂他2,3次奶瓶。猫妈半夜起来挤奶,而兔爸就只有周末晚上需要起床了。白天则在living room的网床和放平了的high chair上小睡。算下来家里有他四张床,富贵啊陈小马:)其实都是朋友家的孩子大了以后给我们的。IMG_0679

“行”的话,中国人民的传统,满月前的宝宝是不太出门的。结果,由于黄疸,猫妈从陈小马一周多起就抱他在健康院,私家诊所, Queen Mary, Canossa之间跑来跑去。那时候用的是背巾背着他。后来大了,换了一个可以调节的背巾。再后来……实在是重得不得了,换成了一个朋友给的婴儿车。我们还用婴儿车推着他去宝云道溜达,十分神气。可惜宝云道上蚊子太多,不得不用纱巾把他包起来。真希望他赶紧学会走路,就可以和爸妈一道行山去了。

衣食住行简单,教育发展可是个难题。

至今应该没有人知道如何100%确定教育出一个聪明,健康,善良的宝宝吧。

尤其是,猫妈兔爸每天照顾陈小马就疲于奔命,什么宝宝音乐啊,和宝宝游戏啊,都没有精力去弄。唯一的训练方式就是让他肚皮向下趴会儿,听说可以训练他的颈部肌肉。

有这么不靠谱的父母,陈小马似乎也长得挺好。

让他趴着,他也能抬头挺胸一会儿,有点像在做俯卧撑,是个结实健壮的孩子。还有,表情特别丰富,每天早上见到猫妈,都会开心的笑,兔爸说:两个大奶瓶来啦!也有吃惊,狡猾,算计的表情。尤其是吃奶时,那种“谁都别和我抢!”的神态,兔爸常常叫他“小奸奸”,“奸奸的”。IMG_0640

还有好玩的是,比起第一个月偶尔发出那些“唉—–”,“啊—-”的声音,陈小马现在能发出好多声音了。有时抱着他就像在说话。

陈小马:“咿唔—-”

猫妈:“嗯嗯, I know”

陈小马:“噢噢”

兔爸:“高兴什么?小傻子似的。”

陈小马:“呱——–”

兔爸:“哪学的怪声?!”

猫妈:“等下,妈妈去喝水,等下给你奶吃。”

陈小马:“啊欧——”

陈小马一定是想说话了,才会这样和我们一问一答。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