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新生儿为什么这么多黄疸和湿疹,连陈小马这么健康的宝宝也有。

说起黄疸,真是让猫妈和兔爸跑断腿。IMG_0199

在Canossa时还未爆发。当时兔爸在育婴室里看见几个宝宝照灯,回来绘声绘色地向猫妈描绘“几个瘦弱的婴儿,在育婴箱里照着紫光灯”的惨状。于是猫妈就建立了错误的第一印象—-以为黄疸是很瘦弱,身体不好的小婴儿才会有的。

出院前问下儿医,答曰:新生儿大都有黄疸,陈小马很轻微。

一周后复诊,说有点发黄,最好取脚底板血验一下。检验结果265,也还可以。

过了两天,家中陪月阿姨开始唠叨,说陈小马黄。

那时觉得阿姨又唠叨又烦,不明白什么算“黄”。他真的黄么?我们觉得他天生皮肤黑啊。最后实在被唠叨不过,打了电话去西营盘的母婴健康院登记。

猫妈曾固执地认为,公立的医疗机构必然很差,所以从未去过。结果,母婴健康院出奇地好。比如,给陈小马磅体重,把衣服尿布都脱了再磅,明显比私家精确。再如,健康院的人奶姑娘多次指导猫妈喂奶,给了当时痛苦不堪又不好意思问别人的猫妈很多帮助。

去健康院那天,给陈小马穿了猫妈拿旧体恤改的“熊猫服”,看上去又黄又黑,又疲惫,一直在睡觉。一查黄疸,就被转介到了Queen Mary医院。于是,隔了两天,Queen Mary做了和Canossa一模一样的测试,黄疸指数高了,达到280。

IMG_0220猫妈怯怯地问:怎么办?Queen Mary的姑娘中也是有一个年纪较大的,也暴凶,凶恶地回答:“能怎么样?照灯呗!!”立即把陈小马脱到只剩尿布,陈小马大哭。又在陈小马头上戴了环形的标签,把他放到了育婴箱里。然后催猫妈去买留院的尿布。

猫妈真是晴天霹雳啊,这么辛苦,每天喂奶喂奶,喂出个黄疸病孩来。

好在当时兔爸还比较镇定。或者说兔爸从小在医院里混迹,对医院太熟悉了。一点也不觉得“留院”是件多么可怕的事情,带着猫妈去楼下商店买了尿布,买了猫妈的零食,去餐厅吃了饭,就再去育婴房探视陈小马时。

这时的陈小马被一张粉红色的包被裹得特别小,特别瘦。看上去弱弱的。猫妈坐在屏风后给他喂奶,他也不太吃。

育婴房的探视时间只能到晚8点,兔爸看着陈小马。而猫妈挤了几次奶,留给陈小马晚上吃。当然是不够,陈小马需要第一次吃配方奶了。这里一个年轻的姑娘和护工阿姨特别好,批评了猫妈一次喂一个钟的“累死”喂奶法,还教猫妈如何扫风弄醒陈小马。让两个纳税人突然发现,政府医院也是不错的。

第二天的探视时间从早11点开始,猫妈和兔爸早早就来,陈小马黄疸降了,开心地带他回家。

那天是4月26日。我们没想到,这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4月28日,我们因同样的原因再次去了Queen Mary,幸而这次不用照灯,只是待了好几个小时等检查结果。这还不是结束,5月21日,健康院第三次转介我们去Queen Mary。这次猫妈很聪明,直接去Canossa检查了陈小马的肝功能,并详细问了儿医如何看这个报告。直到6月16日,给了健康院陈小马的肝功能报告,黄疸问题才让我们放下了心。来来回回抽了四次脚底板血,尤其是查肝功能那次,挤了大概10ml,陈小马鬼哭狼嚎。

——————————————————————————————————–

相对于黄疸,湿疹就不是什么大问题了,只是有些丑陋—让刚出生不算美貌的陈小马更丑一些。

IMG_0259出生不久,我就注意到陈小马眉毛附近有些奇怪,像在脱皮。当时没觉得有什么,听说新生儿都会脱皮。而且那一阵陈小马越来越好看了,皮肤变白了,因为脱水,脸也变得清秀。看起来不再是懵懂无知的黑胖子,而是一个有思想的,会想事的的小东西。

结果好景不长。很快就可以看出,眉毛附近是些厚厚的皮疹,还发黄了。严重的时候,兔爸都叫他“黄眉大侠”。而且由于眉毛显得很粗,脸又胖乎乎地鼓起来,扫风的时候,简直像蜡笔小新。

IMG_0530—-蜡笔小新真是源于生活的!

为此猫妈带着他看了几次儿医。第一次让猫妈纪录每天的饮食,看在湿疹发出前猫妈有没有吃什么特别的东西。纪录的结果就是:猫妈每天吃一样的东西……所以陈小马的湿疹和猫妈的食物可能没有关系。

如果和食物没关系就很难解决,儿医说,大概到六个月前,他都会反复发作湿疹和反复好转。

后来陈小马连头上都是,看上去黄黄脏脏更为丑陋。在香港人们叫头上的湿疹为“头泥”—-非常形象的名词。

猫妈考虑要不要给他剃个光头,但剃光头可能并不能让他的湿疹好转,反而可能更丑……真是让人泪崩!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