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19日的晚上,猫妈和兔爸带着陈小马回家。

回家前,猫妈惊讶地发现,腋下的淋巴肿成几大块。心想坏了,可能是某种并发症。不过实在是不想继续住院—-我真的很想洗澡又不惯在医院洗澡啊。于是决定先回家,明天再看医生。

可见现代人是多么地迟钝—-当时乳房硬得像石头,连着腋下肿成一片,痛得连走路都要扶着墙根—-都不明白这是谷奶。

回家的车上,陈小马待在蓝色的包被里,看起来怯怯的,又有点鬼祟。猫妈兔爸认为他第一次离开医院,害怕。很快我们就会认识到这小东西胆子又大性格又恶,根本不怕。那种鬼祟样是他经典表情—-尤其是在捧着乳房吃奶的时候。

快到家时猫妈已经痛得走不动了,这时候请的陪月阿姨刚好来了,一看便说猫妈是谷奶痛的。

事情证明还是有必要请陪月阿姨的。不然,可能的结果就是猫妈一整晚痛到发烧,而陈小马还是没奶吃。

于是,陪月阿姨下了“毒手”给猫妈推啊挤啊,陈小马也“用了吃奶的力气”在前面吸。反复几次,猫妈痛得整个人都在抖,陈小马终于吃到了人生中第一顿饱饭。而猫妈的乳房也软了下来,腋下的几大硬块也消失了。当然,第二天猫妈会发现,乳房一边淤青一边红肿。

—–总觉得我miss掉了什么重要tricks,难道人类的女性哺乳都是这样辛苦吗?偏偏那时身边没有什么人可以咨询,问我妈吧,回答是“忘了”,问婆婆吧,“喂第一个孩子因为太痛而失败,后来也就没喂奶”,问我的姐妹们吧,标准答案:“喂奶粉,奶粉好”。那时又还不好意思问同学朋友。

解决掉了第一个问题—-陈小马的吃饭问题,现在面临着第二个问题—-睡觉问题。

在医院时猫妈在病房,陈小马在育婴室。育婴室的姑娘夜里叫醒猫妈几次:“太太,BB需要你。”猫妈就抱起枕头去育婴室。当时觉得很困很辛苦,但也错误地理解为,陈小马半夜醒来的原因无他,唯吃奶尔。

19日那晚才明白,我真是太欠缺育婴知识了!

我们把陈小马放在床边的小床上,然后就认为,可以睡觉了。于是,陈小马开始哭闹不休,猫妈开始喂奶。陈小马好像吃完了,继续哭闹不休,猫妈抱起来摇啊哄啊。然后陈小马再一次要吃奶,猫妈又开始喂奶。陈小马不再吃奶,但继续哭闹,猫妈继续抱起来哄—-循环啊循环,直到我们突然福至心灵—-他是分不清白天黑夜的,所以不可能晚上只有“吃”和“睡”两种状态,他还会有一种“醒”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他要么要人抱,要么哭闹。当然还有一个原因,猫妈奶水还不够,陈小马每次只吃到一点点,所以很快就又觉得饿。

那天晚上忘了陈小马究竟什么时候睡着的,只记得他是在兔爸的手上睡着的。IMG_0190

而4月20日,他照样睡意全无,兔爸抱他在膝上,他才睡了三个钟。

接下来,我们会迅速发现,陈小马不单分不清白天黑夜,他还昼夜颠倒。凌晨1点到3点则是他的游戏时间,吃得别多,还有就是要人抱要人同他玩。而他的睡眠时间,如果没人抱着,也很难睡得安稳。

最初的两周就这样在混乱中过去了,白天陈小马昏昏欲睡,陪月阿姨来,推啊挤啊猫妈的乳房,做各种汤水给猫妈“发奶”。晚上陈小马开始号啕大哭,要吃,要抱,要玩。

猫妈和兔爸疲惫不堪,几乎没给他拍什么照片。只记得他那时还是很肿,眼睛肿成一条线,皮肤先发红再发黑,兔爸心情沮丧,骂他“黑胖子”,晚上怎么喂都不饱,兔爸又骂他“饿死鬼”,“大食鬼”,吃奶时发出呼啦呼啦的声音,又被骂成“猪小孩”。但猫妈坚决认为,陈小马是个长得很有灵气的孩子。因为我们是一体的,他就是我,我就是他,而猫妈一出生就是远近闻名的美人嘛。

每天半夜,猫妈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给陈小马喂奶—-当时对喂奶还十分不熟练,坐在床上使不上劲,没法喂。搬了个椅子坐在上面挺直了腰会好点。

一天晚上,好不容易陈小马成功含到了右边乳房,吃完,成功含到了左边乳房,吃完,再次含到了右边乳房,又吸了一阵。那时大概凌晨4点多,借着窗口的微光,看见陈小马看着我,露出了一种“馋馋的”表情。猫妈瞬间崩溃了,天哪,没有奶给你吃了啊,你个大食鬼,妈妈发奶发得快要厌食症了啊,妈妈快被你吸成人干了啊。

那时候的心情是多么绝望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