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小马出生在4月16日的凌晨。猫妈在早晨6点模模糊糊地醒来。产科医生来看我,叮嘱一定要去洗澡—-可能担心猫妈于中国传统文化浸淫多年,还很老套地坐月不肯洗澡。还叮嘱要自己休息好,吃好,再去喂陈小马。

于是猫妈吃完早餐,就兴致勃勃地要姑娘把陈小马抱过来。IMG_0154

小家伙在羊水里泡久了,全身通红,皱巴巴的,像只小猴子。一对张飞眉,明显遗传了兔爸的眉毛。只是紧闭着眼昏昏沉沉地睡着,一点吃奶的欲望都没有。猫妈和兔爸像揉泥巴似的把他捏来捏去,又抱起来照相,完全不醒。

也好,抱着昏迷的陈小马拍了第一张全家福。

没办法只好求助于医院的姑娘。来了一个比较年长的,暴凶,把陈小马坐在她大腿上,啪啪啪地拍他的背。嘴里大声问:你要食嘢的吧?你要食嘢的吧?猫妈兔爸目瞪口呆—-之前有学过扫风,但从没想到可以扫得这么劲的啊。尽管姑娘很凶,陈小马照旧一幅昏死状装睡。最后无奈,只好把他抱走。

IMG_0161这时猫妈还没有意识到,一场巨大的战争就要开始了。

当天傍晚,姑娘说因为我是顺产的,现在起自己到育婴室喂奶,不会再把陈小马抱过来。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猫妈都过的十分混乱,唯一的记忆就是在育婴室同陈小马搏斗。现在回想起来,猫妈和陈小马要共同面对以下三大问题:

问题一:如何让陈小马含住猫妈的乳房?

上过产前训练班,但在育婴室里,猫妈完全地没有技巧手足无措。唯一会做的就是笨拙地捧着他的后脑勺,一遍又一遍地硬往自己乳房上按。因为吃不到奶, 陈小马哭得惊天动地,猫妈惊慌失措。育婴室的姑娘来帮忙,可陈小马和猫妈两个人都太过紧张,也是不断的失败。几次失败的喂奶下来,陈小马越哭越愤怒,愤怒得用头不停地撞我的胸口。

忘记了什么时候陈小马第一次含住了我的乳房,可能某一次他哭得太厉害,嘴张到足够大,于是姑娘趁机把他的头往我胸上一按,他就吸住了。

于是,陈小马第一次找到了乳房,是一个好的开始。但我完全没有预计到,喂奶是一件这么困难的事情。每天要喂十几次奶,每次喂奶我们都要一遍又一遍地重复这个搏斗的过程。试遍各种动作,到最后陈小马哇哇大哭,猫妈才能趁机把乳房塞到他嘴里。

原以为这是动物世界最为自然不过的事情,但人类的自然性居然退化到了这样的地步—-猫妈频繁地跑健康院请人奶姑娘作指导,又咨询各位新妈妈的经验教训。直到陈小马两周大,学会了自己找到乳房含住,猫妈喂奶才喂得稍微顺畅了些。

问题二:怎么样才可以有足够奶给他吃?

这真是一个让人十分地疲惫和挫折的问题啊!

因为入院的时候选择了exclusive breastfeeding,所以每三个钟,以及陈小马哭起来时,育婴室的姑娘都让猫妈过去。于是,每天半夜,一个人凄凉地坐在育婴室时,猫妈几乎都要哭了。

但有什么办法呢?没有奶就是没有奶,陈小马费力地吸了好一阵也没有奶吃,不愿再吸了只是哭天抢地。

一天夜里,育婴室的姑娘见猫妈实在是疲惫不堪,建议猫妈用奶泵把奶泵出来。于是猫妈努力了半个小时,只泵出了5ml的奶。而那时陈小马一顿要吃30ml的奶。姑娘说兑一点水,兑到30ml给他喝。

直到出院后,猫妈的乳房有了胀痛的感觉,陈小马才结束了人生第一个忍饥挨饿的时期。而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见这样,你大概知道input,却完全不能估计output的任务。而且,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猫妈照样担惊受怕,每天都觉得陈小马吃了上顿没下顿。一天夜里,兔爸还慌张地出门,买了一罐奶粉回来作为 backup。

值得庆幸的是,陈小马一直都吃猫妈的奶,而且茁壮成长了。出生的时候体重是75 percentile的他,到满月时已经是90 percentile的小婴儿了。

问题三:喂奶怎么会这么疼?

对喂奶的痛的形容,我觉得有一个词再恰当不过了—-痛彻心肺。因为乳房的位置刚好在心脏上面。

可能因为猫妈一开始没有奶而陈小马在那里干吸,也可能是医院的姑娘说的,陈小马很有力气,再或者,我们一开始动作都不对,生下他的当天猫妈乳头就被吸破了。IMG_0178

之后陈小马愤怒地再吸,奶出不来但血出来了,猫妈换了好几件衫,因为每件的胸口都被血迹搞得污糟。

陈小马继续愤怒继续再吸,然后就是痛彻心肺的痛

猫妈使用了很多传说中的tricks,比如把自己的乳汁涂在上面,比如使用羊脂膏,比如用奶泵代替身喂,最后结论是:最好的办法就是忍着痛给他吸,吸上一个月,直到乳房变得皮实。

这么想来,猫妈在医院的四天,以及回家后的一两个月都是些痛苦的回忆,其实好像也不是。

在育婴室的一天深夜里,猫妈一个人抱着陈小马奋斗着。而陈小马终于睁开了眼睛。那时候他的脸还是很肿,眼睛睁开了,也是两条细细的缝。两条细缝黑黑的,透出探究和好奇的光来。

虽然我明白陈小马只有几天大,看不见东西,但无论如何,我都觉得他是看见了妈妈的。

虽然后来,陈小马有了很多清秀可爱的照片,但对猫妈来说,这一张是最可爱的了。因为目睹一个小生命的成长,猫妈所感到的惊奇和感动,把所有的痛苦都冲淡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