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陈兔雄心勃勃地盘算着骑到喜州镇去,李小狐就隐约预感着要倒霉了…….多次旅途经验证明,虽有着一颗驴友的心,一狐一兔本质上都是孱弱的人啊——

DSC_7178

洱海可能不算惊世骇俗的美丽,但在这样温暖明亮的天气,初春刚刚生长的水田旁骑着车,常有过冬的水鸟咿咿呀呀地飞过,多么美好惬意。

DSC_7155沿着环海西路,一路有多道溪流,以及以溪流为界的白族村庄。所以路上的界石都写的是 桃溪,梅溪,灵泉溪这样的名字。

村民沿水而居,在马路左边的田地里插秧,在右边的洱海里洗涤衣服和蔬菜。

 

 

经过浅浅的泻湖,有许多褐色的水鸟自由自在地晒着太阳,随波浪晃动。有时单车在村镇的中间驶过,当地人的白色民居,都喜欢描绘些花草兰竹在上面。

听到喧闹的鞭炮声,原来遇上一家人的婚礼,好几个穿着红色衫裤,腰上银铃叮当作响的喜娘忙进忙出招待客人吃饭,主人家还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来,用蹩脚的国语说:白吃!白吃!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啊……

 

 

过了上阳溪,眼看喜州镇就在前方,但高原的太阳暴晒下已经精疲力尽,这时候终于“迷途知返”。

DSC_7194

当时觉得,骑回去怎么也赶不上4点钟的车了,不得已找了一个三轮车带我们回去—–事实又一次证明:游客永远倒霉。又一次我们被中途扔到了某处,司机收了钱就干脆听不懂我们说话。

于是两人非常努力地往回骑着,一边讨论人性到底是“性善”还是“性恶”??如果是“性本善”为什么旅游区的人民群众后来会转善为恶?如果是“性本恶”,中国的基础教育非常普及,但为什么没有起到效果?

经过一个艰苦的下午,终于回到了大理,之后回到昆明,已经是半夜了。腿用劲得都肿了,一身都是蚊子叮的包,洱海边的水草和浮萍上停泊着一只只木船,我们的行程好像又托大了。李小狐腿痛得在床上滚来滚去,我要去按脚,我要去SPA,假期好像永远都不够。

DSC_7207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