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pporo,或者说整个日本,都是极度适合陈兔的地方。

因为每天晚上,我们都在喝啤酒,吃烧肉……“烧肉—–”,陈兔说。

当然除了啤酒和烧肉,札幌还是有一些别的东西的。我们在旧本厅舎(是叫这个名字吗??)前面的睡莲池,拍鸭子。相对中国一些古城,札幌太年轻,这座19世纪的government buidling 算是她最重要的heritage site。有大型旅行团出现,还有一些可能是本地的老年人在画画或摄影。

这种“日式欧风建筑”不算太有趣,不过里面很多的展览却可以看一看。北海道的历史,叫做“拓荒”也可以,叫做大和对虾夷的殖民也可以,原住民爱奴人不知去了哪里,也可能被同化了。最好笑的是这里面有一个类似“万人签名“的活动,本意是为日本与Russia北方四岛的争端获取民众支持,不幸的是,这个活动已经被同样写汉字的中国人破坏掉了,签名本上大都是中国人留下的骂他们的话,真是悲剧>_<

我们兴致勃勃地研究了一番前面莲池里的鸭子。札幌市里的“古迹”乏善可陈,不过城市干净有整洁,实在不像亚洲城市—-李小狐亚洲城市的standard是香港。

最吸引我的是她的书店,巨大,一排排的书。

回想李小狐的青春时代,周末下午最多常见的娱乐项目就是坐在书店里看书—-那时候还没有3点半定要抱杯咖啡在bakery里放纵一下的恶习—-那种大型化,什么类型都有的书店深得我心。后来,书店这种生意在中国的高租约环境下日渐凋敝……

还有他们本土的历史书,像讲日清战争,日露战争,太平洋战争的,唉,可惜李小狐的日语太不成器,不然研究下他们的perspective,也有一些乐趣。

还去了郊外的白色恋人巧克力工厂—-札幌很小,这个郊外也很容易reachable。这里更像个小型游乐场,花园里开了满园的玫瑰……因为已经下午三点,而且我们又很累了,再加上这里是chocolate factory…..所以就在顶楼的cafe放纵了一下……

总之,日本之行,在食物上是十分美好的。李小狐是baking mad,但真正的西式甜点经常吃得我直咳嗽(因为太甜??),而这里的dessert奶味很重,又不太甜,太适合我了。

当然我们还去了她著名的商业街狸小路。经济正当recession中,但日本人也一样热爱吃喝。每家烧肉店都坐得满满的。

第一天去的时候随便walk in一家,烧肉也很好吃,但是在金属的烧烤架上的,而非著名的“成吉思汗”烤肉。

第二天就刻舟求剑去了叫做“达摩成吉思汗”的那一家,结果门口竟然排着队!!!!!日本人,香港人都习惯排队,我们可受不了,就跑了。

再过了一天又去狸小路,找了另一家“成吉思汗”,就是圆圆的铁锅上烤肉,还有蔬菜,荞面面,陈兔很满意,一口气吃了两份—-当然在日本,陈兔每天都吃得很满意,日本实在是个很适合他的国家。

沿着狸小路往里走,可以看到“狸神”的神社,“狸神”胖胖的挺着肚子。还有年轻的学生,兴奋地去拉他神社里的钟,年青真是太好啦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