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海道神宫—-好像很多的游客都选择跳过她? why? 不过对于李小狐来说, 神宫是Sapporo的亮色—-大多数的大城市都可以replicate狸小路一样的购物街, 巧克力工厂的玫瑰园, 不过大概不会复制神宫吧, 因为这是spiritual的东西。

而且也不愿意,比如陈兔既是中国的抗日青年, 又是Christian, 对于这种异教的崇拜充满了不屑, 来到北海道神宫就开始大摇大摆, 指手画脚, 可能已经作出了十种以上不敬动作—-被日本人放到youtube上大概会被永久拒绝入境。

神道教似乎比较接近“原始人朴素的自然崇拜” —-在李小狐看来,日本的“神”实在是非常广义的概念, 集中了中国人perception里的各种非人类智慧生物, 比如妖, 仙, 佛, 鬼…..>_< 当然这种广泛的崇拜也有优点, 比如, 日本随处可见小小的神社和鸟居, 可爱的狸猫像,点缀广阔的绿色田园。

再比如,李小狐对陈兔说: 如果世上每一个人都跟随你的神,人类文明史和人类的精神世界会多么单调

陈兔: …….神原谅你这个无知的人类

 

除了我们都很安静, 树木苍翠, 一座座小巧的木结构神社掩映在松柏间。老奶奶在开拓神社里pray了很长时间。这里的神社十分简朴,未油漆的木料,白底蓝花的布幔是某家商店奉献的。

之后到达神门,门口挂着胖胖的大稻草绳。

屋檐下一盏盏菊花灯,也是李小狐所喜爱的—-相对于陈兔抗日青年,李小狐从来就是被日本文化侵略洗脑的无知少女。

 

“洗脑”真是个奇怪的词啊……会这么想,是因为香港的家长和学生们正在静坐,绝食以protest国民教育对学生一代的”洗脑“

静坐大概类似于李小狐每天在yoga studio里作meditation,但绝食也太需要persistence……

李小狐: 奇怪,为什么我没有被洗脑?都被教育了三十年了。

陈兔: ……

等李小狐从小yogi成长到guru的级别,大概三天不吃饭连续meditation也是可行的。不过那永远也不可能发生,我对这种still的运动严重缺乏天赋。

神门前还有个水池,来访的人需要在这里洁净口和手。

走进神门就看到了形状像一只大天牛的本殿。殿前同样挂着布幔,白底棕色的菊花纹。

其实我们很幸运,还看到了神社中举行的当地人的婚礼。

白衣红裳的巫女在台上跳舞,新娘一身白衣,新郎白衣蓝裳。宾客寥寥(中国的标准),音乐缓慢而哀伤 —- 传统的婚礼还真是不喜庆啊。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