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ru非常可爱的名字叫做小樽。

去年陈兔看了风行一时的电影《那些年》,十分感慨。

李小狐:《那些年》像你的中学??十几年前的《情书》比较像李小狐的中学时代吧。灰黄阴暗的天空,闹哄哄的教室,学生们打架,还有女学生的制服 — 厚重棉布制的,膝盖以下毫无性感的,深色百褶裙都是李小狐teenager时代穿过的,真是像啊,喔耶~~~~~

于是我们就来了,缅怀李小狐失去的青春———————————————————-

从Sapporo坐他们的火车JR,就来到这个海滨小城,面朝日本海,这座小城和San Francisco相似,许多海鸥在风中轻盈地滑过.

没有《情书》上那片灰黄阴暗的天空,只有北海道七月繁花似锦的夏天。

我们从古老的车站行出,走去小樽运河。很奇怪在离海岸线这么近的地方修一道平行的运河,然而这是小樽著名的风景,差不多的零食果子都把小樽运河印在包装上。

沿着运河前行,一侧是给游人行走的通道,道旁的路灯上还有海鸥停驻。一侧则是爬满常春藤的,红砖蓝瓦的旧仓库,当然这些旧仓库已经被改装成餐厅和酒吧了。

这里同江南水乡也有些相似,李小狐和陈兔在苏州坐过山塘街的船。老房子装得灯红酒绿,可惜我们是Christmas去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然而现在是夏天,三三两两的游人在河边散步,还有些上了年纪的小商贩(艺术家?)在摆摊售卖自己的画作或手工艺品。

也有用金色或银色的金属丝弯成你的名字,可以做成别针或项链。我觉得很有趣,考虑要不要让他给做一个。

后来觉得还是算了吧,李小狐的名字又不是Julie或Charlie这种一望便知,望文生意型的。要是做成别针戴在身上,别人看了还要先拼半天,然后猜是什么意思。

在运河边晒得快要干死,就去找小樽的北一哨子馆。

哨子大概指指玻璃制品,小樽的哨子店很多,我们一家家看过来,见到最多的就是这种清脆的风铃。悬挂在屋檐下和街道上方,风起时叮叮铛铛。

最后找到北一哨子馆,已经是在六花亭吃了由铜锣烧,冰激凌,咖啡组合而成的下午茶之后了。

(总之日本之行,吃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每天的lunch和dinner之间必然有tea time,陈兔带走一肚子的烤肉,李小狐带走一肚子的洋果子,和果子。这里的咖啡和冰激凌也很好,难道是因为牛奶的味道很香?)

北一哨子这样的玻璃制品馆,还有小樽的音乐盒博物馆真是,绚丽啊—-在古老的石头仓库和传统木门的背后,彩绘玻璃,香薰灯闪着光,八音盒的样式有旋转的木马,扇动翅膀的蝴蝶,古董管风琴还在演奏旧纸卷上的乐谱。

可惜,我晚来了十年,李小狐对这些精致华丽的东西已经失去了兴趣———–

现在对吃洋果子比较感兴趣>_<

———————————————————————————————————–

我们没有买很复杂的手工艺品,买了一只简单的流星兔风铃,就去看夕阳。

陈兔觉得小樽太好了,因为《情书》那部电影灰黄的天空和暴风雪把他的expectation降到最低,所以七月的夏天,童话里的小樽真是太好了。李小狐知道这里肯定不会拍出惊世骇俗的摄影大作了,就看看这时候的运河和海水吧。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