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 Francisco的Alamo Square就像明信片一样。

尽管天气阴沉,绿茵茵的草地上还是有几个人在跑着步,带着狗狗。陈兔和李小狐十分羡慕,很是yy了一阵这几栋可爱的楼房中有一栋是自己的。

这座小城市就像我的故乡一样美好(幻想中的),我们从Ellis Street步行过来,道路起起伏伏,海鸥在红色或蓝色的砖楼间飞行,阴雨间间歇的阳光时而照亮树梢和草地。

比较失望的反而是Golden Gate Bridge,一座红色的钢铁大桥,作为这座城市的象征,没有任何迷人之处。

桥头的部分正在修建,地上扔着一袋袋建筑材料。我们还在桥上走了走,因为地面是金属,车过的时候震动得厉害,而且很吵。也许在一个晴朗的天气,日落十分可以看到红色闪耀的“日照金门”。

(陈兔:又是虚构的吧,根据“日照金山”编了一个“日照金门”)

 

 

 

一天下来,差不多都在巨大的 Golden Gate Park闲逛。我们有经过鲜花盛开的Conservatory of Flowers,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 前面的空地有很多长相奇特的树木,爬到Dr. Young Museum顶层俯瞰整个城市 。

不过李小狐拍了最多照片的居然是Japanese Tea Garden。

 

 

 

 

这个Japanese Tea Garden并不算如何authentic,但是这个小小的花园里,杜鹃和樱花开在苍翠的松柏间,竹林下一盏石质的灯台,湖中养着锦鲤,流水上搭着木桥。

和整个宽广空旷的Golden Gate Park多么的不一样。

 

 

 

 

 

 

 

在这个地球上遥远的,北美洲上的国家,我开始想念我古老,迷人,散发阵阵檀木的幽香的亚洲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