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Month

July 2012

Japan – 富良野的七彩花田 2

陈兔对富良野的expectation也很低。因为出门前,听到的大约都是flower field of Furano is too artificial…many lavender products are sold in souvenir shop , very commercial place…

Lowering our expectation 被证实是一件很好的事情。当我们看到下面的彩色strips时,明知它们很artificial,还是觉得这是个奇幻的景象。

从Sapporo出发,一个多小时后到达富良野的火车站。我们还在火车站周围逛了一下,然后发现还是人烟稀少,老太太守着无顾客光顾的鞋帽店。日本100 million+的人口都在哪?难道都挤在Tokyo?

然后就去坐Norokko慢车,logo是一只小乌龟。一只大铁皮车厢,跑起来轰隆轰隆地响,我也很久没坐过没有air conditioning的火车了。但窗外是大片绿色的田野,远处有连绵的山脉,景象十分清新。

在一片瓜田和芋头叶间下了车—-到现在为止都不像个旅游区,

穿过瓜田就到了Farm Tomita,一群包着头巾的日本妇女正在花田间栽种—-看起来就像小时候看的动画片一样,日本的妇女劳动时总是包着头巾??

现在并不算太热,但阳光很强,我都快被晒的干死了,她们还在太阳下面种花,真是勤劳的劳动人民。

然后就是看花了,五彩斑斓,绚烂缤纷的花田。

这里最著名的是熏衣草,七月中,北海道是最好的季节,草的颜色变得浓紫,大片大片地盛开着。陈兔在遥远花田的另一端,快乐地乱蹦乱跳。远离花田的地方是北方的树林,我们在宁静的枞树间走过,微风带来熏衣草的香味。

最为迷人的是这些彩色的strips,一条条色彩鲜艳的带子,像地毯一样延展到山丘上。所有的游人都在这里驻足,的确是artificial的东西,但还是很迷人啊,是不是aritificial有时也可以interpret为: manmade marvelous >_<

在这片花田上消磨了一个下午。有用树木搭建,让游人休息的cafe,我们买了ice cream, pudding还有puff作为afternoon tea,而且还都是熏衣草口味的。

陈兔坚持说,比起日本的一部分,Hokkaido更像extension of Siberia。真奇怪我们也会喜欢这样的北国风光—-两个来自热情如火的热带的人。

在lavender的淡雅香味中吃冰冰的洋果子,李小狐的日本之行又赚到了,真是美好啊。

 

 

Advertisements

Japan – 漫天海鸥的Otaru 1

Otaru非常可爱的名字叫做小樽。

去年陈兔看了风行一时的电影《那些年》,十分感慨。

李小狐:《那些年》像你的中学??十几年前的《情书》比较像李小狐的中学时代吧。灰黄阴暗的天空,闹哄哄的教室,学生们打架,还有女学生的制服 — 厚重棉布制的,膝盖以下毫无性感的,深色百褶裙都是李小狐teenager时代穿过的,真是像啊,喔耶~~~~~

于是我们就来了,缅怀李小狐失去的青春———————————————————-

从Sapporo坐他们的火车JR,就来到这个海滨小城,面朝日本海,这座小城和San Francisco相似,许多海鸥在风中轻盈地滑过.

没有《情书》上那片灰黄阴暗的天空,只有北海道七月繁花似锦的夏天。

我们从古老的车站行出,走去小樽运河。很奇怪在离海岸线这么近的地方修一道平行的运河,然而这是小樽著名的风景,差不多的零食果子都把小樽运河印在包装上。

沿着运河前行,一侧是给游人行走的通道,道旁的路灯上还有海鸥停驻。一侧则是爬满常春藤的,红砖蓝瓦的旧仓库,当然这些旧仓库已经被改装成餐厅和酒吧了。

这里同江南水乡也有些相似,李小狐和陈兔在苏州坐过山塘街的船。老房子装得灯红酒绿,可惜我们是Christmas去的,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然而现在是夏天,三三两两的游人在河边散步,还有些上了年纪的小商贩(艺术家?)在摆摊售卖自己的画作或手工艺品。

也有用金色或银色的金属丝弯成你的名字,可以做成别针或项链。我觉得很有趣,考虑要不要让他给做一个。

后来觉得还是算了吧,李小狐的名字又不是Julie或Charlie这种一望便知,望文生意型的。要是做成别针戴在身上,别人看了还要先拼半天,然后猜是什么意思。

在运河边晒得快要干死,就去找小樽的北一哨子馆。

哨子大概指指玻璃制品,小樽的哨子店很多,我们一家家看过来,见到最多的就是这种清脆的风铃。悬挂在屋檐下和街道上方,风起时叮叮铛铛。

最后找到北一哨子馆,已经是在六花亭吃了由铜锣烧,冰激凌,咖啡组合而成的下午茶之后了。

(总之日本之行,吃是一个很重要的部分。每天的lunch和dinner之间必然有tea time,陈兔带走一肚子的烤肉,李小狐带走一肚子的洋果子,和果子。这里的咖啡和冰激凌也很好,难道是因为牛奶的味道很香?)

北一哨子这样的玻璃制品馆,还有小樽的音乐盒博物馆真是,绚丽啊—-在古老的石头仓库和传统木门的背后,彩绘玻璃,香薰灯闪着光,八音盒的样式有旋转的木马,扇动翅膀的蝴蝶,古董管风琴还在演奏旧纸卷上的乐谱。

可惜,我晚来了十年,李小狐对这些精致华丽的东西已经失去了兴趣———–

现在对吃洋果子比较感兴趣>_<

———————————————————————————————————–

我们没有买很复杂的手工艺品,买了一只简单的流星兔风铃,就去看夕阳。

陈兔觉得小樽太好了,因为《情书》那部电影灰黄的天空和暴风雪把他的expectation降到最低,所以七月的夏天,童话里的小樽真是太好了。李小狐知道这里肯定不会拍出惊世骇俗的摄影大作了,就看看这时候的运河和海水吧。

Western U.S. – San Francisco 9

San Francisco的Alamo Square就像明信片一样。

尽管天气阴沉,绿茵茵的草地上还是有几个人在跑着步,带着狗狗。陈兔和李小狐十分羡慕,很是yy了一阵这几栋可爱的楼房中有一栋是自己的。

这座小城市就像我的故乡一样美好(幻想中的),我们从Ellis Street步行过来,道路起起伏伏,海鸥在红色或蓝色的砖楼间飞行,阴雨间间歇的阳光时而照亮树梢和草地。

比较失望的反而是Golden Gate Bridge,一座红色的钢铁大桥,作为这座城市的象征,没有任何迷人之处。

桥头的部分正在修建,地上扔着一袋袋建筑材料。我们还在桥上走了走,因为地面是金属,车过的时候震动得厉害,而且很吵。也许在一个晴朗的天气,日落十分可以看到红色闪耀的“日照金门”。

(陈兔:又是虚构的吧,根据“日照金山”编了一个“日照金门”)

 

 

 

一天下来,差不多都在巨大的 Golden Gate Park闲逛。我们有经过鲜花盛开的Conservatory of Flowers, California Academy of Science 前面的空地有很多长相奇特的树木,爬到Dr. Young Museum顶层俯瞰整个城市 。

不过李小狐拍了最多照片的居然是Japanese Tea Garden。

 

 

 

 

这个Japanese Tea Garden并不算如何authentic,但是这个小小的花园里,杜鹃和樱花开在苍翠的松柏间,竹林下一盏石质的灯台,湖中养着锦鲤,流水上搭着木桥。

和整个宽广空旷的Golden Gate Park多么的不一样。

 

 

 

 

 

 

 

在这个地球上遥远的,北美洲上的国家,我开始想念我古老,迷人,散发阵阵檀木的幽香的亚洲了。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