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海鸥的San Francisco,陈兔说:我为大螃蟹而来———————————————————————————————————–

比起又大又荒凉的L.A. , San Francisco是色彩缤纷的小城市。

在微雨中到达Union Square,沿着Ellis Street找订的hotel,迅速就被这里欢乐的氛围感染了。旅行真辛苦,走了这么久,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在下午的时候下楼,坐在藤椅上拿着咖啡看一本书的城市。

旅程总是充满变数,结果我们没有在藤椅上看书,而是跑去Burger King解决午饭,甚至没有去著名的In-N-Out或著名的Macdonald。Burger对于李小狐当然是正常地难吃,不过这不重要,我们兴致勃勃去搭cable car —- S.F.的地形像我的老家一样陡,小型的cable car从山顶上驶来。真是古老得可以,到站后,司机和乘务员就下车来人工倒车 —– 车就在一个大型火锅转盘上,然后他们把车转过去>_<

游客们总是要搭这车的,虽然她摇摇晃晃,一路颠簸地开向Fisherman’s Wharf,头上的‘Ding-Ding’ 声好响,难快这里的cable car也叫做叮叮车。在最高处可以看见Fisherman’s Wharf的站下车,慢慢走到 Hyde St. Pier。

时间还是三点半而已,我们沿着pier的序号往前走,路的一侧是些漂亮的小商店,开在赭红色的古老楼房里。十字路口的灯柱上悬挂着花球,更像个欧洲小城。

一侧就是大西洋了,停泊一些巨大的船只,还有满天海鸥的叫声,在阴冷的天气里。

进去一间叫做Musée Mécanique的玩具博物馆,巨大的屋子,里面的玩具大概是一百多年前的,非常古旧。有十分可怖的fortune teller,狂笑的红发女人,还有很多复杂的music boxs,投进去50分,里面穿着礼服的人偶们就开始转动……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以前在Czech小镇看到博物馆里的玩具,一百多年前的毛毛熊,毛都掉得差不多了。

这里一个重要的destination,就是要去pier 39 看海狮。这还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多的海狮挤在一起,虽然他们肥肥的,也臭臭的,但还是很可爱啊,还会一边争地方睡觉,一边引颈高歌。所以这是整个Fisherman’s Wharf最著名的地方了,游客们都挤在岸上看他们。

海狮们:看到这么多人类挤在一起,他们肥肥的,也臭臭的,但还是很可爱啊>_<

Pier 39开船可到监狱岛Alcatraz,寒风瑟瑟中,看起来真是不怎么样。

于是我们就在pier 39流连了很久,这里的木头房子开了许多商店,卖各色各样的明信片和纪念品。有一家卖的是囚犯服,哈哈,囚犯服。

还有色彩鲜艳的旋转木马。供游人休息的地方,木桶里开满鲜花。

 

比旅途中任一站都要像旅游区。

之后就是刻舟求剑找Alioto’s吃大螃蟹—-其实吃螃蟹的地方很多,还有路边摊。不过我们看的旅游书上提到了Alioto’s—-大概这本书是他们是sponsor之一。

 

 

于是陈兔满足地吃着大螃蟹。餐厅另有搞笑之处,系在脖子上的餐巾,样子像小孩围嘴不说,还画一只大螃蟹在上面—-真是充分满足陈兔这种人的恶趣味。

其实味道还不错,美中不足之处—-李小狐不能说话很久了,感冒愈加严重T_T在餐厅要了三杯热水,连陈兔都觉得这个request无比怪异。

陈兔:waiter大概以为我在同一个哑女吃饭

李小狐:……

陈兔:是让他觉得你是哑女比较好,还是觉得你不懂英文所以假装哑女比较好?

李小狐:…….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