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在雨后初霁的阳光中到了 Union Station,搭去往Arizona州的火车。

这座火车站也十分老旧。但是却让我感到一些不同于L.A.其他的地方的,杂乱和温暖。反正我就是不喜欢L.A. !!!这种不喜无关理性。这座城市像钻石一样明亮,像钻石一样洁净,像钻石一样冷洌,李小狐的感情直白而朴素—–反正我就是不喜欢钻石!!!

可能再过几年,会喜欢钻石。就像十年前的我也并不知道,会觉得香港more like home.

——————————————————————————————————-

据说 Amtrak的火车从未成功赚到钱,靠政府资助存活—- 不过火车票比飞机票到还要贵些—-可能因为是卧铺,也可能飞机太便宜,航空公司纷纷濒临倒闭>_<

空间非常狭小,和当年在天朝坐什么”动车”(好像是吧)完全无法相比,现在高级的“高铁”没坐过。

优点是有一块布帘子,隔开对面不认识的人:p

可怜的陈兔穿着羽绒服,挤在狭小的空间里,窗外掠过一望无际的,平坦的城市。

李小狐:这种古老的火车也有其可爱之处!—–笨拙的可爱

陈兔吐槽:这有啥可爱?—-可爱个毛线

还在这个可爱的餐厅吃了一顿饭,其实还挺像“一顿饭”的…..

———————————————————————————————————–

于是大清早的,我们来到这旅程中第一个好的地方—-美丽小镇William!

Easter在香港已是春天了,William的道旁还有积雪。接我们的女司机热情地说着周围树林子里的野生动物—-鹿,牛,还有熊。

于是,车灯扫过的地方我就看到了一只活蹦乱跳的动物,两只耳朵的,兔子!

李小狐:  Wayayayayaya!黄兔??灰兔??是不是陈兔你家亲戚?!

不理解李小狐的幽默的女司机:它不是黄兔或者灰兔,我们通常叫它bunny

囧————————————–

到达Grand Canyon Railway Hotel,虽然是凌晨,人家看我们来了就燃起了壁炉,于是—–李小狐的摄影之魂燃烧了!

(不要嘲笑我们没见过世面,一狐一兔是第一次看到这种真的有火在燃烧的大壁炉,激动之情溢于言表。)

天亮了就去等着坐大峡谷的小火车。

清晨的小镇William异常美丽,也寒冷刺骨。走过一些人家的时候,狗狗冲我们直吠,而且我们走到了另一边,他们还绕过来继续冲我们吠。

李小狐:吠什么吠,都要冻死了!看我把你们煮来吃了!

 

这个小镇为什么这么美丽,日出前的亮光照在冰凌的池塘,和屋顶结的霜,整个小镇像星星一样闪亮。李小狐冻到吐血了也要在外面走。(早饭在餐厅吃buffet,一个人灌下一壶咖啡)

这里是山区,群山怀抱。山上的云气流动,像被疾风吹着一般。

太阳终于出来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