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来连续两年的Easter,都在生病中度过。

今年还是从好几个周前就开始的,持续整个的美西之行,没有一张精神的照片。不过 L.A.真的是乏善可陈啊—-

为什么会首先到这里呢?—-一个很懒的人,算了又算算了又算,觉得这个地方是飞行时间最少的—-

陈兔:Los Angeles,“天使之城”!被你被说得来没事干似的。

李小狐:补充一下,叫“堕天使之城”还差不多,字面上的意思。

到的时候是白天,上午,日光强烈,人烟稀薄。几个路人在车站等车,路旁的鸽子自由自在地觅食。看我拿起相机一个大叔还冲我笑,难道以为我会拍他??

从机场shuttle bus下来去搭地铁—-本地人厌恶的公众交通之一。里面十分老旧,而且,陈兔和李小狐不约而同深有感触地想: L.A.,一座墨西哥的城市……

———————————————————————————————————–

然后我们就到了美好的 Hollywood,著名的白色标志在路面上就看得见(虽然小了点)。

住在Highland Station边上,整个渺无人烟的Hollywood住宅区—-大部分的路上真是一个人都没有,偶有车经过—-星光大道大概是唯一繁华亮丽的地方。

我们有去“著名的” Kodak Theatre, 还有雕龙刻风的,搞笑型Chinese Theatre。陈兔高兴地在红地毯上拍照,不过—-这也太小了吧,中国一个这种 theatre常常都是万人,万人的呀。

陈兔:我们真是在拥挤的地方生活久了,到了环境优良的地方,惴惴不安的。

李小狐:我还是要在人多的地方住,呜呜

陈兔:L.A.这些住宅区,不用清场都可以拍鬼片,恐怖片!

—————————————————————————————————————

当然星光大道怎样都不会太凄凉,由于看热闹,走在路上还发生了好笑的事—-一个墨西哥小伙当街卖艺,现场抓了一个white guy, white girl, Mexican girl 上去当群众演员,然后要抓一个 Asian guy。晕……这么街头多看热闹的人就我们两张黄色的面孔。

于是陈兔就被抓上去了,和前面三个人一起 做了几个奇傻的体操动作,弯腰排成一排,等着被该街头艺人从头上翻过去>_<b

陈兔个头最大。

————————————————————————————————————

晚饭,因着对Disney的热爱,从李小狐童年时代起。放弃了陈兔想要吃的味道浓郁的墨西哥菜,去了大街上的Disney’s Soda Fountain & Studio Store。人家waiter热情地向我们两个不明究里的游客介绍这是Walt Disney开的。

进去才发现,里面都是小朋友啊,来吃雪糕,吃waffle的……

我们点的sandwish和spaghetti乏善可陈,napkin却很可爱。这里一半是餐厅,一半是卖玩具的地方,雪糕看起来肥死,小朋友们都很开心。

———————————————————————————————————–

后来的一天就去了李小狐唯一知道的Griffith Observatory。天气阴冷。

不过这个observatory东西真的很好,还有电影可看。同样的有很多小朋友来学习知识。

 

陈兔在月球的模型前面,旁边还有一块月球上的石头,是真的月球石啊。

 

 

李小狐则去了一面donation的墙壁。连donation都做成许多金色的大星星,真是太可爱了。

 

 

 

我们待了快大半天,然后要走的时候,悲剧发生了—–天降暴雨!

这对于没开车的我们是多么巨大的打击!在observatory门口想了又想想了又想,终于在它的shuttle bus来的时候冲过绿地,冲了上去,然后冲回hollywood!

这时候的我们还不知道,这雨会如影随形跟着我们,蔓延过整个阳光加州。。。。。。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