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ng Mealea的确不为人所知,偶遇的几个旅人也一样沉默不语。这里的废墟像是有生命,一转眼就沉睡了千年的历史,我们仿佛都能听到,她梦酣时一阵阵厚重的呼吸。

陈兔:这个地方太适合你了。李小狐,燃烧吧!你的摄影之魂!

———————————————————————————————————-

Beng Mealea 是吴哥的终点,终点即指,李小狐与陈兔要去往下一站。“终点”还有另一层意思,吴哥的繁华落尽,大概就是Beng Mealea了。

陈兔:这个地名太奇怪了,谁翻译的“崩必列”??我们坐的车一路“崩,崩,崩”,然后看到一堆石头裂开了!

李小狐:台湾人在游记里叫它“崩美丽”,是不是好点?

陈兔:>_<b

———————————————————————————————————-

最特别之处就是她还没有被修复过。浓密的丛林生长在成堆的石头上,浮雕上有重重的绿苔。中心的主塔已经非常地不明显,每一座塔尖都被树根缠绕。在树木的荫蔽下,阳光变幻莫测。我们在至高的一处待了很久,眼前的景象每一刻都不尽相同,迷雾,明媚,光点摇曳在幽深的石塔之上,春光,坍塌的石像,灌木,废墟,像剧台上的生命从开始到完结。

像李小狐的旅程从Angkor Wat开始,在Beng Mealea的废墟上落幕。

最好的一幕场景,是在离开Beng Mealea时,一转身看到的。

一棵树从支离破碎的塔尖上长出来,展开浓绿翠绿的枝干,树根紧紧抓牢了身下的石头。无数细细的阳光从树荫洒下,微风过时摇碎一地的金光。

在废墟之上,生命又活过来。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