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把 Banteay Srei 单独出来,因为她和吴哥别的地方都不一样。在吴哥黯淡的黑白影像中,唯有她是红色的,夏天的颜色。

Banteay Srei在 Siem Reap遥远的北面,安静地沉睡在田野和树林之间。她用粉红色的沙石建造,看上去十分精致,可能这就是为什么传说,这座宫殿是纯女性建造的(笑……)

李小狐:没有必然联系么。而且这个世界上精巧柔美的东西,大多还是男性创造的。

我小时候读那本”Letter from an Unknown Woman”,到真是打死都不信Zweig不是女性。

而且Banteay Srei是一座建给Shiva的宫殿,这也和 Angkor Wat不同。有很多Shiva坐在狮子上的装饰,还有的浮雕是 Hindu神话里Shiva的故事。

Hanuman是一只重要的猴子,在这一类故事中是将军。在很多别的地方也看到他,而且据说还是孙悟空的原型>_<

Banteay Srei就被许多猴子Hanuman的雕像守卫着。

这一日阳光也一样明亮,红色的宫殿像是涂染了朱砂一般的美。游人中有个十分年轻的女孩,她的白肤金发不染纤尘,在红色燃烧的宫殿间走过,像尘世的仙子。

Banteay Srei的外面是水池,虽然临近 X’mas,但是池塘春草,还有人坐在墙边画素描。

比较小的一处池子开满了莲花。微风过后光点在片片莲叶上闪耀。

———————————————————————————————————

来回Banteay Srei的路很长,算是第一次经历吴哥周围的乡村。她也可以被叫做”我的美丽的南方“。

我们经过村庄里一座座木楼,早晨时分每座木楼都在门口支起大锅,燃起炊烟,就有一阵阵熟米的香味传来。

经过农田的时候也看到当地的女人挽起裙子,在种水稻。

当然陈兔后来说,这样美丽的小村庄,远远地看去就可以了>_<b

原因是我们一下车,就有三个很小的小孩子涌上来,劝说我们买他们的东西,或者直接说:”I want candy”, “I want pencil”.

我们犹豫了很一下,其实也是可以给这几个小孩子一些钱的。

然而,突然回忆起上次乘坐尼泊尔航空(又是世界上最烂的航空公司之一)去  Kathmandu,同样贫穷的国家,下机前每个乘客都被发了一张像是Things to do/not to do的纸,有一条“Don’t encourage child begging”被我觉得很搞笑……

于是两人就很没有同情心地离开了。连陈兔本来在这一家很有兴趣的鼓,也没有买走。

——————————————————————————————————-

回Siem Reap的路上经过Banteay Samre。十分宁静的寺庙,这段时间里我们大概是唯一来拜访她的旅人吧。

她也是像Banteay Srei一样的砂石建造,朱红色的废墟。

于是陈兔想到了一个完全不同,但又无比神似的地方:“好像明孝陵”。Banteay Samre前一条宽阔的步道,像明孝陵前的神道。两边有大型的石狮,和七头蛇,虽然已经残破,但还看得出过去的宏伟来。

红色的石缝间长出细草,我对陈兔说,在这些石塔间的空地,过去一定是注满水的。

也许不是水而是牛奶,白色的牛奶围绕着红色的石塔,每一间窗子透出金色的太阳,石头上描绘着靛蓝的涂料,青铜的器皿泛着幽暗的青光,是老掉了的童话,童话还没有变成真的就老掉了。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