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 我的梦想之国, 我来了! —–李小狐

Siem reap, 柬埔寨火锅和辣鱼, 我来了! —–陈兔

结果还是不知道Siem reap的中文怎么念–怎么这么困难,字典上都查不到–难为了我这个文艺青年。

———————————————————————————————–

因为天生色盲,很多时候对颜色的感觉都不对,于是,总是把冷色调称为“蓝”,把暖色调称为“红”。家里的打印机,用得最快的就是这两种颜色。

陆陆续续拍了一千多张照片,于是吴哥的颜色,变得不太红也不太蓝,每一张照片都类似,像是过去那种黑白默片。

第一站是Angkor Wat。我以前常常看的那些台湾人的游记,把这个著名的场景,称为“五根玉米棒”>_<

Travelfish的书则写道,信仰Hindu的Khmers修建Angkor Wat献给Vishnu, 他们的三大主神之一,Angkor Wat 即指 “City Temple”。

因为Hindu的思想相信世界的中心是一座山: Mount Meru,Vishnu就坐在那里。Mount Meru有五座山峰,于是吴哥的寺庙会修建这样的“五根玉米棒“。

(陈兔旁白:这些人的世界观是多么狭窄……)

后来在别处,发现类似的五座塔峰以及Churning of the Ocean of Milk的雕刻随处既是,不过大都坍塌陷落。Angkor Wat大概是修复得最完整的。连我们到的那一天,前面都搭着脚手架,蒙着绿色的沙>_<严重破坏风景。

在热带正午的阳光下,明暗的对比异常强烈,千重黑白的回廊和门洞重重叠叠地矗立在那里。

我们在Angkor Wat里游荡,看许多千姿百态的 Apsara, 直到日落时漫天的晚霞,第二天又早早起来看日出。

————————————————————————————

日出时吴哥的城墙便不再黑白,纯净的金色渲染在石头上。

对着吴哥的城墙忍不住想:十年前我就该来了。

陈兔吐槽:十年前的现在你正努力血拼,通宵上网,打游戏,抄作业,怎么会想到来吴哥??

可是十年前,让我四点起来看日出,应该不至于这般地痛苦>_<b

不管怎么说,在吴哥的这些天,每一天我都非常疲惫,物理上和精神上都疲惫不堪。

一座被遗忘的城市,天上曾有浮云千万 ,之后白骏过隙,水逝云飞。

然后很多人来到。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