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胡志明市回香港的班机上,看到报纸上说北韩领袖金正日死了。

李小狐:啊……真是可惜,没有游历过铁幕下的朝鲜。

陈兔吐槽:你以后再去,也是一样的吧—–陈兔是北朝鲜播音员阿姨的小粉丝,喜欢她慷慨激昂的音调,也对去这个国家旅行很感兴趣

于是李小狐反驳:世事难料。一个时代常以一件大事的发生作为完结的标志。而且,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

去往吴哥的前一天,我坐在图书馆里面看一本叫做”Khmer”的书。Khmer指修建吴哥的Khmer帝国,也指他们的语言,和他们的人。

Khmer帝国曾经盛极一时,第一代的国主自称“世界之王”,“万王之王”。

中国元朝的使者来到这里,写道当时的Angkor Thom,中心的主塔以黄金包裹。

两百年后,吴哥就被热带繁茂的丛林所湮灭,只剩下废墟里的石头。

连当地人也遗忘了曾经的帝国,在欧洲人再次发现它时,当地对这些石头的传说是:是神或者巨人修建的庙宇。

———————————————————————————————————–

无论如何,吴哥都恍惚地不似人世。或者,过于耀目的热带骄阳和过去时代的神灵呓语让我一连几天都神情恍惚。黑白的石头,褐色的石头,赤红的石头,和那些树根一起缠绕在我的梦境。在一重重残破的石门里安静地呼吸,这就是我的梦想之国。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