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12月了,小小的菲律宾,我写到了第七篇…原来自己是这么罗嗦的人。

其实最impressive的,是最后一天Island Hopping. 看字面上的意思,觉得Island Hopping大概就是坐船到几个岛上,游历一番,吃吃seafood尝鲜--现代城市宅人一族周末游.

其也不能说完全不对啦…早上我们就坐船出发了。这船好大,居然就载了我们两人和一个guide.

坐在船上真的是万里晴空,蓝天碧海。阳光到底有多明媚呢?看我们crew的肤色就知道>_<b

到达岛屿附近,没有上岛,在周围的marine sanctuary 做snorkeling。这被后来李小狐和陈兔称为“看鱼鱼”的活动,真是旅行最大的亮点。

岛屿周围的海水不深,异常清澈。 Snorkeling时可以清楚地看到水底的珊瑚,礁石上的海星,还有一群群色彩缤纷的鱼。

珊瑚大多是淡绿色,偶尔也有非常明亮的蓝紫色。像水底一丛丛灌木,也有像蘑菇一样圆润可爱的。最好看的还是鱼群,有长条形,闪着银光的,在水底像几条亮亮的带子,也有亮黄色,带着蓝色花纹,有秩序地大群游动。我们把手中面包掰成小块喂给它们,就会上窜下跳的过来抢食。

有几只肥肥的,颜色也不漂亮,貌似tuna的也过来吃。真是人为财死,鱼为食亡,tuna也敢靠那么近,也不怕我们把它们抓回去烤来吃了!

还有nemo,虽然很小但在珊瑚中间游动地很快,而且人家是Finding Nemo上的大明星嘛。

上下午各snorkeling三个钟头,精疲力尽。在经过较深的海域,会感到一股寒意。往水底也是一片幽暗。偶尔有一抹银白的光闪过,我还以为有什么震撼型的大型鱼只,再看得清楚一点,原来是背着scuba的人在更深的地方diving啊>_<b

累的时候,经过某处的海水,身上的皮肤会一阵刺痛,知道是被jellyfish给咬了,可恶得很。

我们拣到了小块的珊瑚,蓝色的海星,还有一个活的大海螺,把它放在船上还会翻身呢!玩了一阵把它们放归大海,希望它们下次运气好一点,不要那么快变成别人的食物 ^0^

在船上,竟然还看到了海豚跳跃过海面,真是好可爱啊。

 

午餐到了Olango岛边,一家水上用木条搭成的餐厅。说它是餐厅,似乎也不太合适……但这的确是为tourists准备的,除了我们还有别的蜘蛛船来。

房子搭在水上,在地板下的海水里养鱼虾,用笼子同周围海水隔开,有游客来就下水去抓。

刚一进去,李小狐还在观察这里的建筑,陈兔便叫:快来,我看到了能令你灵魂燃烧的东西—————-

于是我就看到了这家人肤色棕黑的小女孩,戴上游泳镜下水去抓prawns. 她非常地灵活,像鱼一样在养虾的笼子游动着,用网兜捕捉大个的prawn给周围的游客看。大概是因为每一只prawn被成功扑捉都会让游客中几个同龄的孩子惊呼,她非常地开心和得意,几乎是在展示着她矫健的泳姿了。

她的眼睛又大又明亮,几乎像十几年前希望工程那帧出名的film。于是李小狐觉得,这会是此行最好的照片了……摄影之魂开始燃烧!

灵魂燃烧的结果,就是我们把今天最大的两只买了下来,他们charged us 20USD for 2 prawns。加上别的seafood,又大吃了一顿……当地median monthly salary只有$400ish?? 想想在Cebu的旅程,relatively真是贵得可以。

于是在回去的flight上, Cebu之行圆满结束!

李小狐对陈兔说起:

—-我还是更想雇一艘小船,沿着Cebu岸边行驶,看一看真实的Philippines.

Cebu沿岸大部分地方,也就是一家resort连着另一家resort. 之前有租水上motorcycle,掠过 一些非resort,还有public beach,可惜真实的Philippines,看起来就像遭过自然灾害一样凌乱不堪。还看到海边玩水的小孩,肤色棕黑,眼睛明亮,但衣衫褴褛。

如果我是个environmentalist,大概会大力指责 tourists的到来破坏了环境,而且resort占有了beach也对本地人不公。不过想想我的家乡,也许没有什么远见,但大多数的人比起关注环境与公平, 不过就是想多赚一些钱,让孩子吃饱穿暖。

就像我镜头中的小姑娘,她捕到了今天最大的两只虾,卖得我们$20,还有周边的孩子一片欢呼,灿烂地笑容像清晨的露珠一样。

 

 

 

Advertise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