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Li Xiaohu's Journey

陈小马纪事 – 八月的北京之行 31

八月中,一家去北京。陈二毛第一次坐飞机。

小马坐过的,前一年我们去南京过圣诞的时候,那时候还挺开心。这次就麻烦了—-天下着小雨,去北京的飞机居然晚点12个小时。香港机场里有一处Playgroup,我们买了奶昔,蛋糕什么的分散他们的注意力,二毛在机场的小推车里还睡了一下—–还真是艰难,飞机晚点又带着两个哭哭啼啼的小孩。

到北京姑姑家时,已经凌晨5点了>_<b

常常感慨为什么西人爸妈在宝宝几个月时就到处旅行—–他们还真是不怕苦累,比我们生活能力强得多。

当然到北京后,就全是开心快乐啦!

最初的目的是猫妈来处理一系列麻烦的户口问题。因为太麻烦了,最后决定销掉户口——真是最后的解决方案。不过对于两个宝宝而言,就是“疯狂玩乐”模式。

这次去了恐龙馆,动物园,结果最好玩的地方居然是金源楼下—–

恐龙馆里会动的模型吓得小马乱哭,动物园两个宝宝都热得辛苦,又害怕。只有商场里最好,冰激凌,人工沙地,波波池,色彩缤纷的泡沫城堡。。。还有给我们拍亲子照的studio。。。二毛还懵懵懂懂,小马应该是记得这个地方了。

这一次拍的亲子照非常有趣。小马同小黄鸭子拍了一组,二毛穿成小灰兔拍了一组。

最好玩的是全家福,应猫妈强烈要求,拍了一套中国风。只是最后才拍这一组,两个娃又困又累啊,哭着闹着拍玩了—–又一次感概带娃出门真辛苦。

 

 

Advertisements

陈小马纪事 – 童年就像五颜六色的游乐场 30

猫妈度过了非常颓废的半年。。。

不知道为什么,每晚9点就困得不行想要睡觉。无论睡了多长时间,白天也是一副眼肿脸肿,迷迷糊糊的样子—–简直懒得让人不好意思。

糊里糊涂之中也做了一些事情,比如9月份,小马开始上Pre-Nursery,二毛上Playgroup。人生好像又往上升了一级。二毛上得很开心,虽然是班上最小的,据说在学校很乐意跟着挥手跳舞。小马可不一样,真是哭了三个月。每天早上猫妈和菲佣姐姐帮他穿衣服都是崩溃啊。偏偏他能量又大,哭声震天,还满地打滚,真是唯恐他把头撞到墙上。

学校的老师也十分惊慌,每天打电话来谈他在学校的情况。其实不用说大概也猜到—–估计就是躺在地上,打滚耍赖。老师也打印了他在学校拍的照给我们看,笑得很开心—–以此证明他不是从头哭到尾的。。。

猫妈心里也明白,小马从小就敏感,分离焦虑十分严重。之前同菲佣姐姐一齐上Playgroup,突然间变成妈妈和菲佣姐姐把他往Pre-Nursery一放就走了。对他而言是多么大的冲击。于是,真是传说中的哭满三个月啊!!

除了一个人上学有些困难,小马的生活,就像永远在飘满五颜六色肥皂泡的游乐园里。

有时有小朋友的生日party邀请他,开心地去参加,抢着吹蜡烛。

有了海洋公园的年票,几乎每个周末都说“Ocean park!”,“I want to see pandas!”。我们总在海洋公园流连,看熊猫,看猴子,坐缆车,有时去冰极餐厅同企鹅一齐吃饭。

公园里歌声永远飘扬,到处的泡泡机源源不断地制造着彩色的泡泡,真像在梦里一样。

真希望他们能一生都这样。

——可惜,真实的世界里,爸爸妈妈要背着二毛,推着或抱着小马,满头大汗,手痛得都要断了。而小马从11月开始,就要到处面试下一年的K1课程了,这个时代作为小宝宝也很有压力。猫妈犹豫了一番,考虑要不要再多上点兴趣班什么的,最后觉得小马太累了。周一到周五,每天上午的Pre-Nursery课程,他常常念叨”I am sick”,”I am tired”,听得我都想帮他装病请假不去上学了。

我们反倒不担心二毛,虽然他到了年底也需要面试Pre-Nursery。人们说作为家里第二个孩子,一出生就面临着激烈的竞争—–所以二娃往往聪明些。

可能是真的,二毛身体弱(毕竟猫妈怀他时状态已经不那么好了),长相又呆萌,总穿着哥哥穿旧了的衣服,看起来可怜吧吧的,但暗地里似乎很聪明狡黠—–

从2个月起,二毛就总是注视着小马。小马玩什么,他就一脸羡慕地看着。6个月开始吃粥,他害怕了两,三天,然后就欣然开吃了。小马有冰激凌吃,他哇哇大叫,表示他也要尝尝。于是,10个月时,二毛就会同人挥手说Bye-bye。11个月时,二毛已经会走路,很快走得不错。12个月开始上Playgroup,马上就跟着跳舞了。

我们其实不很关心二毛。养小马让人心力交瘁,到二毛时,已经觉得随便啦—–他总会长大,他总会学会走路,Bye-bye,etc.。其实也深知对他关心不够,但猫妈真是过着颓废的日子。。。

即便如此,二毛除了身体弱些,容易过敏和肠胃不好,学什么都很快,非常狡猾。兔爸总说他“蔫坏”,“阴坏”。我说家里就是这样,大的是胖虎,小的就是强强。。。。

看着他们的成长,真是让人开心的事情啊。

 

陈小马纪事 – 快乐宝宝的夏天 29

想要他们快快长大,会跑会跳,在阳光下快乐地吹着泡泡。

想要他们永远都不要长大,还是雪白柔嫩的小团子,睡在爸爸妈妈的中间。

小马的眼珠又黑又深,仰头看你的时候,就好像要溶化在了这深邃的黑里。

二毛的眼廓出奇地圆,晶莹剔透,带着喜悦的笑,像两颗水滴。

在漫长的生命里,曾有这么两个小家伙,用这么纯真爱恋的眼神看着你,三生有幸。今后为他们再怎么辛苦劳累,也觉得可以了。

陈二毛六个月开始,不再需要那么多的奶,猫妈突然觉得轻松了一些,腰酸背痛的毛病也好了不少。

二毛也大了。样子还是呆萌呆萌的像个小BB,偶尔也baba,mama地叫。还挺调皮,姿态奇特地在地垫上爬行,试图去够各种东西。

终于可以带着两个娃出去玩了!

路上通常把二毛捆在猫妈胸前,再带上小马,BB车。到目的地把二毛放到BB车上,小马就可以自由自在地玩,而二毛可以看着小马玩。

办了海洋公园的年票,打算至少每个月去一次——对于小宝宝来说,海洋公园真是好玩得不得了!陈小马去了一次,受到巨大的精神冲击,回来就总是在说:“Panda bear”,“Monkey dance”,表情还很神秘。

一直知道锦田那边的农场春天可以摘草莓,一直没有机会。复活节才第一次去,幸运地赶上了摘草莓的尾巴。

原以为陈小马不明白什么是摘草莓的。结果他很合作,提着小竹篮。猫妈用小剪刀剪下草莓交给他,就放在篮子里,大概被又红又漂亮的草莓吸引住了。

还可以喂小羊,喂兔子。第一次去小白鹭,发现那里有十几只黑色的小山羊。我们买了两把草去喂,有几只高大又进取,我们想要喂给几只小羊仔总是被抢走。陈小马一开始有些怕,不敢喂。很快胆子就大了,自己拿着草去喂羊,还示意兔爸去买更多草来。突然看到旁边有只特别高大的,被圈在木栏里,吓死了。

在锦田也有小羊,因为没有围栏,非常欢快地奔来吃草。后来抢着吃,还试图攀上人的膝盖。小马怕了,又想喂,又想躲。有一只小羊突然尿尿,小马惊奇地看着。回家的呓语就开始说“Baby goat! Wee-wee!”

香港的春天短暂,夏天转瞬就来。

夏天赶快来吧,希望猫妈少生病,兔爸的工作轻松些。娃的童年也是短暂,我们需要多一些精力带他们出去玩。

陈小马纪事 – 第一次开party 28

三月陈小马的菲佣姐姐回乡3周。

这3周向公司请了假,辛苦得够呛。晚上猫妈和兔爸轮流和陈小马睡,陈小马一会儿抬头问:Aunty? 再过一会儿又抬头问:Aunty? 早上起来,大概是觉得自己的aunty不见了,担心二毛和二毛的菲佣姐姐也不见,一大早就到处找“Jasper? Aunty Jen?”

最后一周还发烧了,半夜咳嗽个不停。听着咳嗽声,猫妈也没法睡。白天要喂二毛,累时乳腺很容易就塞住。到菲佣姐姐回来,猫妈自己也发烧了。

比起在家带娃,工作就像休假一样。

但带娃有很多快乐。因为工作时间长,猫妈明白自己可以给小马和二毛的时间太少。难得能在家呆着么久,尽可能地带他们出去玩。尤其是可怜的二毛,因为哥哥太吵,爸妈总关注不到他。

这个假期,猫妈努力想给他拍些可爱的照片。两个娃长得不太一样—-小马6个月已经很成熟状,二毛6个月,奈何还是个小BB。

也带着他们去博物馆,看“玩具传奇”。有很多可爱的玩具鸭子。我们第一次去时人太多,第二次再去终于和鸭子们合了影。

两个娃都这么可爱。猫妈觉得再辛苦,看到他们烦恼也没有了。

小马突飞猛进地成长。虽然脾气暴躁,嫉妒心强。但本事真是长了不少—–

  • 数数,从1数到11,再回到6
  • 唱歌 ,“rain, rain, go away”。有时候唱得特别快,像在比赛一样。还会唱“ABC”
  • scooter也会滑,自行车也会骑
  • 勉勉强强可以说几个整句,好像“Mommy, mommy, where are you?”一类
  • 过生日时吹蜡烛,吹了一次还想吹,于是说“One more!”

二毛虽然得到的关注少,也偷偷地在进步—–

  • 六个月开始加固体吃,一开始被米糊吓得哇哇哭—–米糊有什么可怕的??——结果很快,七个月不到就每天三顿粥,吃得比小马当初还好
  • 第一次注意到他会坐起来,是被小马看的天线宝宝给吸引了,盘着腿,昂着头看了很久
  • 开始努力爬着去抓感兴趣的东西,姿势奇特,像在自由泳
  • 天生就是个开心快乐的宝宝,大部分时候笑容灿烂。但看到小马出门玩就会大哭,表示自己也要去
  • ……

又懒又怕麻烦的爸妈,连结婚仪式都没有,这次为了给小马一个2岁生日party要努力。

在反斗城买了餐具和小礼物,从淘宝搜罗了装饰,订蛋糕,自制炒面,菲佣姐姐还从她的老家带来了气球和生日帽。最大件的,是租了一个大城堡弹床和波波池。来了大概15,6个小朋友,吃着蛋糕,上窜下跳。

唯一可惜的是会所光线不够,拍照很不清楚。这个年龄,小马大概有模糊的意识是自己在过生日。后来的两三周,每天猫妈让他拆一件礼物,希望快乐延续。

好像我们这两个做爸妈不太称职,既不太明白如何帮你进名校,也不太会和小BB玩。连唱儿歌,都是在你出生后才开现学现卖。所以,现在要开始努力让你有些快乐的回忆。

 

 

陈小马纪事 – 第二个生日 27

冬去春来,转眼就到夏天!

猫妈的一大任务,就是帮陈小马准备幼儿园的面试。

其实对于香港幼儿园的面试,猫妈一点都不反对,甚至觉得,面试比我们从小熟悉的笔试更容易看出一个宝宝的性情来。

但是,何为“性情”?何种“性情”和“才能”可以让一个长大的宝宝取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世俗的成功是否等同与人生的意义?何为人生的意义?有意义的人生是否幸福?怎样才能让陈小马感受到快乐和幸福?—-所有的宗教和哲学都在试图解答这些问题,每个人都在寻找心灵的归所。猫妈自己不明白,更没有办法帮助陈小马。

面试训练班也没有参加,也没有特地准备看上去就很贵的衣服。猫妈唯一做的就是帮陈小马拍了标准照,填表。面试日,猫妈和兔爸请了半天假,带着陈小马出现在维多利亚的校园。

我们在两个校区—-铜锣湾和宝翠园—–都有面试。其实面试形式和陈小马当前正在上的playgroup几乎一样—-先玩会儿玩具,然后是cricle time —-就是围成一个圈跟着老师唱歌跳舞做动作。

平时陈小马在playgroup也是上蹿下跳,这次到了陌生环境,更糟糕T_T。。。无论如何都不肯坐下来。猫妈和兔爸在一边看着,觉得算了吧。。。回去等据信。

话说陈小马为什么如此调皮??明明爸妈小时候都是那种乖乖坐着,听老师话的小朋友。。

不过的确,陈小马感到了大人的焦虑。在后面很长一段时间,猫妈偶尔说到“interview”这个词,陈小马都会转头很凶地朝猫妈怪叫一声“哇————”!!

以前觉得BB就是天真无邪,两小无猜,天真烂漫。。。现在才发现他们有着很多大人不能理解的焦虑和不安。

比如一岁多久开始的分离焦虑,菲佣姐姐早上去洗手间,他在门外一声一声的惨叫。

比如二毛出世后的嫉妒心,看到猫妈喂奶,扑过来试图从猫妈身上抓扯走二毛。

也许成人也有同样的焦虑。猫妈仔细回忆了童年,回想起自己十岁左右还想着亮着灯睡觉,十几岁时还担心爸妈会不见。。。这些痛苦从来都没有消失,只是人类在漫长的时间里学会了自我压抑或自我安慰。宝宝不懂得这些,他们的情绪只会直接发作出来。
于是,陈小马的焦虑,乱哭,调皮,猫妈突然都觉得可以接受。

眼看他就要过第二个生日了。

一岁生日我们是在租的房子里过的。当时怀了二毛,一切都很仓促,家里很乱,猫妈又病得七荤八素。唯一的庆祝就是买了个生日蛋糕,点了蜡烛,唱了生日歌。多么希望能给他一个漂亮又欢乐的生日会,虽然他长大未必记得。

 

 

陈小马纪事 – 农历新年 26

jojo_cny_2居然已经到了陈小马的第二个农历新年了!

去年陀上陈二毛,年夜饭吃了火锅,然后猫妈就过敏,大年初一看急诊一天。大年初二,陈小马得了“小儿急疹“发烧,再看急诊一天。农历年假期就此结束。

今年好些,大年三十公司早放,猫妈去街市买菜,回家整治年夜饭。街市明显有过年的气氛—-12点半时人还不多,就那么一会儿,人头就攒动起来。人们买金桔,买旺菜,买包起来贴上“大吉大利”红纸的芫茜和萝卜(我也不知道这两样东西谐音表示什么??)。

回家时陈小马在楼下playground,猫妈一会儿去喂下陈二毛,一会儿在厨房折腾下,顺便让菲佣帮着清理橱柜和冰箱。20170127_181415

晚上年夜饭就有了粉蒸排骨,豌豆尖,油焖大虾,蒜薹炒腊肉,木耳红枣露,虫草花桂圆枸杞汤,然后有兔爸要求的:锅贴煎饺和水饺两样。

我们的年夜饭不像四川农村那样丰盛,但对于四个大人两个宝宝也不错啦。猫妈一边炒菜,一边从外面回来的陈小马开吃。现在偶尔可以用勺子,大部分时候用手,开心地捞着锅贴吃,和第一次尝试的腊肠。

小时候过年都在乡下,最期待的事情是放鞭炮。偶尔进堂屋吃几瓣桔子,把桔子皮放在炭火上烧。后来鞭炮禁了。。。只好早早睡觉。在香港又有了两个小宝宝,睡得更早,晚上只有兔爸一个人看电视。猫妈看了一眼,春晚花团锦簇让人眼晕,8点半给二毛喂完最后一次,交给菲佣姐姐就去睡了。

大年初一出门逛,听说新界那边有许愿树。很怕吵很怕挤的猫妈背着陈二毛,菲佣姐姐抱着陈小马,兔爸拖着部BB车前往。真是人山人海!我们坐出租车去地铁站,然后转了3程地铁到大埔,再从大埔坐巴士过去。。。真艰难,不是为了让两娃看许愿树我打死也不出去。

在许愿树下,兔爸去买许愿用的桔子。猫妈把二毛放在BB车里,然后给小马拍照。jojo_cny_3

我们又贫寒又笨拙,唯一的优点是猫妈曾经想当艺术家来着,镜头下的小马和二毛可爱极了。

许愿树其实就是一棵南方常见的榕树,挂满了许愿用的桔子。林村是一个小小的村庄,有些低矮的房屋,还有家在过年时香火缭绕的小庙。因为有了游人,路边也卖气球和风车。还有临时几张桌子几条凳子拼成的食店。我们坐下来吃这里的鱼蛋,豆腐花,萝卜,猪红。二毛难得能同爸妈一起出门,虽然不能参与,坐在旁边的婴儿车里,眼睛闪闪亮。

jojo_cny_7突然就下起雨。没带雨伞的我们匆忙回家。小马坐婴儿车,顶棚可以防些雨,二毛背在猫妈身上,拿围巾勉强遮着。

回家路上也一样,人山人海,潮湿浑浊的空气。小马还好,手里拿着气球和风车,勉强可以安抚他紧张的心情。二毛大概第一次坐这么多趟公交地铁,外界刺激让他精疲力尽,一路乱哭。大年初一就这么过完了。jojo_cny_11

 

 

陈小马纪事 – 二毛 v.s. 小马 25

二毛和小马很多处不一样。

  • 小马出生53cm,3.86kg。二毛出生50cm,3.44kg。
  • 小马出生有黄疸,又胖,猫妈总记得第一眼看到他两条大肥腿和粗粗的脐带。。。所以外号“黑胖子”。二毛红红白白,皮肤在水里泡得很皱,连脐带都比小马细,兔爸叫他“小老头”,“小猥琐”。
  • 小马可能出生几天饿着了,脾气暴躁,动辄鬼哭狼嚎再加上两条扫把眉,我们叫他“angry bird”。二毛满月前睡得多,比较好带一些。
  • 小马神情严肃,有点凶相,但很精神。二毛常常笑,长相温顺。

总之,兔爸说,小马就是长子的样子,性格恶,二毛长大了应该就是跟在小马背后跑的小弟。

2016_newborn-qj-li_174p

 

他们也有很多相似的地方。

  • 两个都个子高,带出去别人总是吃一惊:“这是一岁半的娃?” “这是两个月的娃”?
  • 两个都食量惊人。小马一岁出头时已经一天三碗饭,吃得比爷爷还多。二毛吃奶量也远超育儿书上的记录。
  • 两个都长着闪闪亮的大眼睛,兔爸这个外貌协会的会长得意非凡,称他们为”高云台第一帅哥“,”高云台第二帅哥“。
  • 两个都是坏小孩,二毛表面温顺,但也是醒着就要抱,一放下就哭。猫妈在家就不肯吃奶瓶。
  • 两个都是贪玩型的,小马一天要出去玩两次,风雨无阻。二毛小小年纪,已经开始表示不想躺在网床上,要躺在high chair上,不想躺在high chair上,要躺在地垫上。

哎,带两个孩子实在太难了。真不知道上一辈人是如何养几个孩子的。

陈小马对陈二毛呢,应该是复杂的感情吧@_@。

2016_newborn-qj-li_013p
一开始明显是惊恐,嫉妒的。

猫妈第一天带二毛回家,小马惊恐地看着。后来,只要菲佣姐姐抱了二毛,小马立即鬼哭狼嚎。猫妈在给二毛喂奶时,小马神情严肃地在一边看着,好像在努力回忆自己吃奶的时候。第一次带二毛上健康院,猫妈先背着他去了小马玩的playground,小朋友们好奇地凑拢过来看小小的二毛,陈小马突然就焦急地大哭起来。

不知道对小马而言,二毛是一个有力的竞争者,还是一个小小的玩具呢?

20161124_182225小马坚持要和二毛一起,躺在他的小床上。不仅如此,小马还想像大人一起抱起二毛。二毛睡得迷迷糊糊,小马就偷偷挖他的鼻孔。

我们教小马出门时,要同家里人说“拜拜”。现在在例行的“hug mama, kiss mama, hug daddy, kiss daddy”后,他又自动加上了“kiss Jasper, hug Jasper”。总是要靠近二毛,亲亲二毛再出去。dsc_7159

到了二毛两个多月,猫妈快要上班的时候,小马已经和二毛很亲密了。小马20个月,不再像个BB,更像个小男孩。二毛长开了,像个女娃,十分秀气。兔爸和猫妈带他们去赤柱玩,对于两个娃,这是第一次出远门。小马第一次在海滩上玩沙子,开心得很,居然已经知道抓起沙子来撒猫妈,二毛和菲佣姐姐,吓得我们到处躲藏。

二毛躺在沙滩垫上笑—-二毛很容易满足,吃的饱饱,有人看着他,同他说话,他就开心的笑着,眼睛像弯弯的月牙。

兔爸觉得,虽然今年很倒霉,但最大的开心事就是有了二毛。两个娃带起来很吃力,却又给了我们很多的幸福和欢乐。估计明年我们就可以转运了,带着两个娃一起。dsc_7135

陈小马纪事 – 陈二毛的故事 24

总是害怕亏待了陈小马。猫妈承认,一直到现在,我们都对大娃感情更深一些,可能是带他带得太过辛苦吧。2015年的圣诞节,猫妈给8个半月的陈小马断奶。2016年1月中,可能是香港多年来最寒冷的几天,猫妈却怀上了小小的陈二毛。2016_maternity-qj-li-011

陈二毛也是可怜的娃,猫妈从怀上他起就病。那个时候,陈小马还不会走路。周末菲佣姐姐放假,猫妈带他出去玩时,总免不了要扛着婴儿车连陈小马上上下下。陈小马已经很沉,连着婴儿车,猫妈扛了两次就发现自己流血。

香港的医学始终是采取顺其自然的态度,而中国的传统观点就是躺床上不要动了,什么都不要做。猫妈自己研究了下,躺床上不动是不可能的,还要赚一份薪水养大娃呢。只能相信现代医学,同时尽量休息。

我们回家同菲佣商量,以后周末陈小马都同她睡。毕竟晚上照顾陈小马太辛苦,即使我们只有周末晚上照顾,怀着二毛的猫妈也可能吃不消。2016_maternity-qj-li-052p

三月初菲佣姐姐放假回乡。兔爸十分努力,晚上独自带陈小马。早上6点猫妈接手,煲汤做菜。产科医生讲过三个月内不要再抱陈小马。但没有办法,兔爸补觉的时候,猫妈需要把不会走路的陈小马从床上抱到餐椅,从餐椅抱到地垫,从靠近电源插座的墙角一次次抱回地垫的中心。。。下午,兔爸起床,我们一起带陈小马逛公园—-常常感慨为什么两个大人带一个孩子都那么辛苦,因为我们太笨拙了吗?

菲佣回来了,兔爸又去了上海办事。猫妈吃了一块可疑的老婆饼后,躺在床上不断呕吐。菲佣姐姐带着陈小马在卧室门外玩,同时不断进来帮猫妈换呕吐袋。

只能说万般皆是命,希望二毛健康。

三个月满,医生说二毛安全。我们松了一口气。猫妈抱陈小马的时候不再惴惴不安,二毛是个坚韧的孩子。

可能搬家,装修,带陈小马这些事让猫妈很劳累,二毛一开始个子就小。到了大概5,6个月的时候还看不太出来。跟陈小马真是太不一样了—-陈小马一直都是超高,超重的那一款。但好的事情也有—-二毛十分活泼,产科医生让猫妈注意胎动,猫妈觉得完全没那个必要—-二毛同学几乎每分钟都在运动着。

六月开始,猫妈进入了不停感冒的阶段。

真是做什么都会感冒:一堂瑜伽,感冒。一次游泳,感冒。这也就罢了,毕竟中国人觉得孕期本来就不该做这些。天气降温,感冒。一次走路走太急了,感冒。一天突然觉得累,感冒。。。感冒就会长疱疹,感冒就会鼻炎。猫妈十几岁时得过鼻炎,这次复发,呼吸,讲话,睡觉都吃力,搞得整个人浑浑噩噩。和医生谈为什么最近身体这么差,居然说是我年纪大了怀孕,免疫力差。。。无语。2016_maternity-qj-li-028

从那时起,猫妈开始隐约担心二毛长得不好。人人都说我的肚子怎么那么小,连产科医生也说了一次怎么没长起来。于是猫妈开始尽量多吃了。这和陈小马是多么不同—-怀陈小马的时候,因为体重增长太快,检查血糖,到后来基本绝食。。。但到了二毛,太忙,想多吃点都没有时间煮。

2016_maternity-qj-li-146p终于搬回我们自己的家,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猫妈这次决定土豪一把,请摄影师拍大肚照。今年我们够悲催了,到年底做些开心的事情吧。

九月中终于放了产假。想着二毛的预产期还有两周,猫妈开始教第二名菲佣煮饭做菜—-为了两个宝宝,家里不得不请两位菲佣。同时,努力带陈小马出去玩。记得产假第一天是周四,出门买些零食,觉得腿酸,回家需要躺下休息。陈小马好奇地想爬到我身上,被菲佣姐姐抱走。到周六,带陈小马去海事博物馆逛了逛,又回中环饮茶。全程兔爸和菲佣姐姐一起帮忙,猫妈还是觉得哄着陈小马在外吃饭好难。。。晚上回到家就觉得一阵阵的肚子痛。

那时候阵痛大约30分钟一次,很规律,但并不太疼,只觉得小腹和大腿阵阵酸痛。猫妈和兔爸都是胆子很大的,于是不管,直接睡觉。我也是够困,一觉睡到6点,醒来计数,发现阵痛已经每10分钟一次了。于是叫醒兔爸一起上医院。那是周日早上7,8点,猫妈嘱咐菲佣们照顾好陈小马就出了门。

到了养和医院,阵痛真的很轻微,一次次兔爸都以为要被医院退货了。但护士咨询了医生后,还是让我留下来住院。

到下午4,5点,阵痛加剧,但属于还能忍受的范围,于是兔爸说他去买晚饭。兔爸刚走,护士过来检查了下,居然就说要进产房了。2016_maternity-qj-li-161p

于是就在兔爸买饭的时候猫妈进了产妇,只能发信息告诉兔爸我的方位。6点多兔爸来了,医生也来了。不到8点,二毛就嗖嗖嗖地出来了!

 

 

 

陈小马纪事 – 二毛来了 23

这一年我们过得很忙碌。无论是爸爸妈妈,还是陈小马,还是菲佣姐姐,都十分辛苦忙碌。很大原因是:陈二毛要来了。

2016_newborn-qj-li_164

即使现在开放二胎,还有很多中国人自动计划生育—-精细育儿的时代,养一个娃也累得丢了半条命,何况两个?

  • 因为二毛要来了,我们需要多砌出一间卧室,所以要装修房子,要搬家,租房4个月
  • 因为我们租房的空间很小,陈小马没有地方玩,开始送他去上学
  • 和小朋友接触多了,陈小马因感染诺如病毒而晕倒,急诊入院
  • 因为二毛要来了,兔爸不得不考虑今后的职业方向和身体健康,所以工作有了很多波折
  • 因为运动太赶时间,兔爸得了阑尾炎住院
  • 因为二毛要来了,猫妈很多时候不能抱陈小马,所以照顾陈小马的重任几乎全落到菲佣身上
  • 因为二毛要来了,猫妈的身体明显不如以前,半个孕期都在生病,产后没几天就去看急诊
  • 因为二毛要来了,兔爸决定多请一位菲佣姐姐,请了两次才请到
  • 房子装修结束后还是问题多多,需要装窗格,浴室漏水,热水器坏掉
  • ……

很多次猫妈都说后悔要二毛。因为怀了二毛,全家都很辛苦,也亏待了陈小马。带二毛从医院回家后,陈小马明显嫉妒。

我们带二毛回家是在一天下午。为了节省,也为了赶紧回家洗澡,这次猫妈在医院只住了两晚。到家时,陈小马和小朋友在家playdate。陈小马看着猫妈戴着一顶毛线帽,鼻敏感又戴着口罩,手里抱着一个小小的婴儿,突然,表情就很焦虑。

接下来的几天,陈小马各种怪形怪状。但猫妈很忙,真的很忙—-刚生完奶不够不停地喂,乳头破了又痛得眼前发黑,二毛生活没什么规律,昼夜颠倒—-也关注不到他。只能完全交给菲佣姐姐。2016_newborn-qj-li_007p

大部分时候,陈小马选择忽视二毛,以表达自己的不屑。但只要一直抱他的菲佣姐姐抱了二毛,就会大哭大闹。

以前陈小马并不是个自私娃。和小朋友们玩时他自由自在地玩人家的玩具,吃人家的零食。当然也无私地share自己的零食和玩具。知道二毛出生后陈小马会闹腾,猫妈给他事先schedule了很多活动,让兔爸和菲佣姐姐到时间就带他出去。

等到二毛来了,陈小马突然就自私起来,还很焦躁。

菲佣姐姐说,带他出门时,扯女孩的衣服头发。他的玩具和零食,小朋友不许吃不许玩。最严重的是,连菲佣姐姐带他出去用的包,别人碰一下,他都会哇哇乱哭。

在家里,发展到顶峰的一天,猫妈坐在他的隔尿垫上喂陈二毛—-因为没买产褥垫,暂时征用了隔尿垫—-陈小马见了,抓着隔尿垫就哭着往外扯。

2016_newborn-qj-li_031二毛一周多的时候,约好的摄影师来家中拍新生婴儿照,陈小马也是百般不合作。和二毛的几个合影都是依赖一张贴纸,一颗糖,吸引这他去拍的。

还是给他拍了单人照。毕竟猫妈怀孕时病得晕头转向,很久没给陈小马拍照了,也没有精神带他玩,他也是很可怜的。

到二毛满月的那一天,猫妈买了个蛋糕回家。蛋糕上一块巧克力生日牌写着:”Happy Birthday! Jasper“。陈小马见了就想用手去抓,菲佣姐姐连忙制止,还说“不要抓,那个生日牌是二毛的。。。”

陈小马就像听懂了,十分伤心,呜呜地哭着走到一边去。

后来我们唱生日歌,照相,他都不愿意参加。即使蛋糕和生日牌还是给他吃了。

连一直骂他嫉妒心强的兔爸也觉得他可怜了。img_2911

家里有两个娃,其实我们花在大娃身上的精力多得多。毕竟二毛还简单,只要吃奶和抱抱就足够。而大娃需要每天出去玩,各种游戏活动。新衣服也是他先穿。

猫妈反复对陈小马说,虽然我们现在有了二毛,但兔爸和猫妈都爱陈小马,二毛也会爱陈小马。陈二毛和陈小马会是很好的朋友。今后爸妈渐老,在世上你们还有个亲密的朋友。

猫妈坐月时反反复复地这么说,兔爸同菲佣周末总带他去玩。陈小马慢慢好了起来。虽然有时,见到二毛有奶吃有人抱,还是会哭闹着表示自己也要。但还是好了很多,也开始想和二毛玩了。

天气变得凉快,猫妈坐完月,决心打起精神来带两个娃。我们一家周末会去西区公园,兔爸去游泳,菲佣姐姐带着陈小马跑跑跳跳,猫妈坐在草地上抱二毛。有时菲佣同陈小马跑到高处,会对着猫妈和二毛招手示意,十分开心。

希望这两个娃都能爱对方。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

%d bloggers like this: